善缘:“牛油面包”式的 尊师重道——拿督林水檺教授

两人合照的背景是《廉颇蔺相如列传》的作品,也是全靠林教授给予的推动力而完成。

两人合照的背景是《廉颇蔺相如列传》的作品,也是全靠林教授给予的推动力而完成。

如果要做一份调查报告,关于谁是第一位教你握笔写字的老师,相信绝大部分的人都会选自己的母亲。从幼稚园开始,我的母亲对我的教导从不间断。我就读的宣道小学是一间教会学校,“A man and a pen”是那个年代的香港小学生读的第一句英语。

当时以妈妈的英语水平,要她教我做家课还算能应付,但是直到我升读中学,情况就不一样了。记得初中一开学前那个晚上,我准备收拾书包时才发现自己连时间表都看不懂,什么Mathematics、Physics、Biology没有一个字是我认识的。除了中文和中国历史,唯一看得懂的就是Bible!所以第一天上学就把那些厚厚的书全扛到学校去,上课时看旁边的同学拿什么书就赶快把书本搬出来。

补习老师如救命恩人

我的困境令母亲担心不已,她顾不了家里经济状况,想办法替我和哥哥请了一位补习老师。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真正感觉到一位老师对我有多重要,简直像救命恩人!

老师是位年轻人,印象中的他是当文员的,下班后来到我们家已经是傍晚了。母亲每天都会替他预备一些点心,以我们的能力,也只不过是牛油或花生酱面包罢了。但是看老师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可能他真的饿了吧。母亲对老师的心意,在现今社会来说可能是微不足道,但是这小小的动作,看在我的眼中却意义重大深远。我对尊师重道的了解不是从课本,而是从母亲身教体会的。

我一生中遇过很多好老师,与拿督林水檺教授认识时间最短,他却是我最敬重的。

以唐代僧人寒山的禅诗赠林教授作为纪念。

以唐代僧人寒山的禅诗赠林教授作为纪念。

讲课前茶会热身

林教授从2013年开始,每月一次在贤情学堂讲课。在邀请他来讲课之前,我务必将学堂的情况告知他,包括学员的年龄和资历以及课程的内容。其实当时也不太清楚学员的吸收能力,所以建议先以只有81个字的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作为第一课的题目。书法班的同学各自以不同的书体书写此文,贴满课室的大小墙壁,以表示欢迎首次在贤情学堂开讲的林教授,更借此表达我们对这课程的学习态度与精神。很多人都会认为一位七十有三的中国文学教授定是严肃又古板,林教授却完全不一样。他风趣的教学方式,广受学员喜爱。偶尔还会将中国文学配以马来俗语来演绎,南辕北辙,更是充满地方色彩,引来笑声不绝,掌声响起。

过去一年多,我们所读的如〈墨池记〉、〈超然台记〉、〈白马篇〉、〈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章。再延伸至司马迁的《史记》,更促使我完成了一幅长达20多米的书法长卷《廉颇蔺相如列传》。曾在上海博物馆看过此卷真品,是明代四大才子之一祝允明的草书。当时未想过自己会有勇气尝试临摹,若不是教授选了这文章,我也不会下决心一口气写完。

每个月的林教授讲堂是同学万分期待的,加上讲课前先来茶会热身,温习上回提要,课后聚在一起浅尝两杯, 贤情学堂果真如此令人痛快淋漓!这让我想起以前牛油面包的日子,现今物质亨受虽然丰富多了,但是一切安排都是源自同一个道理:尊师重道。这是永恒不变的。

林教授将从本月20日开始,为我们准备“诗词对联欣赏与创作”新课程,为期半年6次。对我来说,这绝对是新鲜感十足,又富挑战性。希望年底完成这课程后,我写的对联或替画作题的诗会是自己的创作。

潘斯里陈秋霞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