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爆震撼弹

全球股市因为希腊公投倒地。虽然不论任何一个成绩出炉,大家都已经心里有数,但公投成绩一出,还是要象征性的“演演戏”,往下滑落,这才像话。

倒是我们发现之前所谓的势均力敌,被10%的游离票全面倒向反对一方,带动另10%票数一起倒戈相向,导致38.5%赞成和61.5%反对的巨大票差。

大多数选民拒绝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方案,希腊人可说是豁出去了。

这种选择了自由民主,捍卫了尊严,却放弃了协商和诚信的举动,对欧盟各国来说,无异是投下了一个震撼弹。

很有可能,希腊从孤立独行,结果是先破产后,被世界金融机构唾弃,然后沉疴多年才言振作。

就让我们看其国民为了捍卫国家尊严,能走多久?

两任首相决裂

在我国,本以为国际评级受到惠誉肯定之后,经济能稍洗颓气,但希腊这个定时炸弹,可能冲击我国,导致股市重新回退。

与全球各国不同的是,我国上周中了两枚震撼弹,而非一枚。另一枚,是亚洲华尔街日报对我国首相涉嫌过户7亿美元(约26.7亿令吉)的负面报导。

国内对此传言反应两级化,信者言之旦旦,不信者嗤之以鼻。

而这是两任首相交恶之后的进一步决裂。

但是,不论纳吉如何指责敌手的政治逼害,我们觉得,清者自清,无理的诬陷,应该毫不犹豫加以反击。

如果是马哈迪执政时代,或是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生,面对如此指责,必当即刻起诉,贯彻“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到底。

希腊公投是要找回尊严;我国首相通过法律诉讼行动,也是要找回国家的尊严。

一国之首,如果没有错的话,岂可容忍旁人随意污蔑?

汇市跌至16年新低

遭受双重打击,我国股市和汇市再一步败退,汇市甚至跌到16年新低,那可是马哈迪时代施加资金管制之前的事。

资金管制将令吉锁定在3.80令吉兑1美元,长达10年;当开始恢复自由浮动时,国内许多商家很不习惯。

这之后令吉逐渐增值,由不习惯到慢慢适应到最后接受,如今我国经济体理应比十几年前更巩固。

货币却在短短两年内贬到比资金管制时代还低,让商家很难信服,民间很难接受,却是不争的事实。

到底哪里出毛病了?话说回头,当年前首相马哈迪一声令下,令吉立刻奉行固定兑换率,是利是弊,历史自有定论,姑且不谈,但这何尝不是一种挣回国家尊严的作法。

我国把向外国求助的门关起来,一切自救,还好我国资源丰富,不愁没人和我们做生意。

至于说到落后邻国十年,如今国家看来经济欣欣向荣,朝向先进国之路迈进,但人民就是觉得不对劲,似乎越努力却越穷了。

华尔街的警报,如是子虚乌有,首相应该不惜一切追究到底;不然的话,人民那“不对劲”的感觉,似乎有了着落。

陈金阙 专业财务规划师

陈金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