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感激普罗旺斯

练葵芳曾任记者、杂志主编、电台创意经理、瑜伽老师。嫁到普罗旺斯,洗手作羹汤。

练葵芳曾任记者、杂志主编、电台创意经理、瑜伽老师。嫁到普罗旺斯,洗手作羹汤。

你连话都说不出,要怎么让人知道你是个有思想的人?要怎么让人知道你很聪明很了不起?自我所承受的打击,够重的。

来到普罗旺斯,转眼进入第六个年头了,法文一直没学好,要找借口,理由当然很多,但何苦,没学好就没学好。

对普罗旺斯,我的感激难以表述,常常一个人走在田野中,心念一动,立正,面向空无鞠躬,没说出口的一句话是:“谢谢您收容了我。”

产后忧郁神经兮兮

6年前离开马来西亚的时候,我状态很不好,产后忧郁,神经兮兮。

我半生神经兮兮,本来就不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人,但那重度忧郁的状况快超出我能够承受的范围,可能要疯了。

法国老公的签证刚好出了事,不能逗留,我嫁鸡随鸡跟他远走高飞,来到想象中以为很浪漫的普罗旺斯,它的苍茫和荒芜叫我大吃一惊。

当时我不晓得,那是我心境的苍茫和荒芜投射出去的影像,我几乎绝望。

一眼望去,仿佛没有尽头的葡萄园,小规模的麦田,大规模的向日葵花田,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是,真的很美,但是夏天会过去。

但是美丽有尽头。

语言隔阂变聋哑

更多时候,普罗旺斯纯粹安静。

我不习惯,不习惯天大地大,不习惯西伯利亚刮过来的西北风会吹得人头痛,不习惯感觉自己既聋又哑,听不懂半句话,也说不出半句话。

我心性如此高傲,整个被挫败。

懂得了华语、马来语、英语,干嘛会来到一个讲法语的地方,把我变成猪。

你连话都说不出,要怎么让人知道你是个有思想的人?要怎么让人知道你很聪明很了不起?

自我所承受的打击,够重的。

我没有办法了不起了,我只能沉默,终于学会沉默。

多年以后,我感恩。

我的神经官能症,终于在静默中渐渐疗愈。

普罗旺斯真正的力量,那广袤,那纯净无染的空气,人心不复杂所以空气中流转的讯息也不让人累,协助我慢慢找回了自己。

年近50,我没什么浪漫故事可说了。

剩下的,是一颗火炼过的真心。

我想与您分享。

 

练葵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