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爸爸的有机农场

趁着假期回乡探望双亲,抵达家门时约莫清晨6时,天空还在露出角肚白呢!

见到妈妈道声早后,问妈妈父亲人在哪儿?因为记忆所及,父亲很早起床,约5点左右,就起床在屋前运动了。

妈妈告诉我,父亲到“农场”种菜去了。这里虽是小地方,可许多园地都发展成住宅区了,哪还有地方种菜呢?起初,我还以为妈妈在开玩笑,敢情是爸爸迷上“开心农场”之类网络游戏,还对妈妈称赞爸爸跟得上潮流,懂得玩网络游戏。

妈妈听了之后,笑骂我胡说八道,然后妈妈引路,让我骑摩多到“农场”去见爸爸。

我们转入一条羊肠小径,两旁是一些花草灌木,小径尽头豁然开朗,只见爸爸在那里为所种的作物除草施肥。

租地种植当运动

爸爸见我到来,非常高兴,放下锄头带我参观他的“农场”。我问爸爸怎么会在这里开垦,爸爸一边擦干汗水一边说,自从乡村搬来花园住宅区后,因为没有种植劳动,身体弱了许多,常常生病。一日,在诊所里遇到同住宅区的马来邻居,谈起自己的困境。马来邻居告诉爸爸在住宅区不远处他有一块空地,反正空着,因此献议让爸爸种菜。爸爸听了很高兴,以每月200令吉租了这块地,开始在这块地上种上蔬果和花朵。

爸爸采取有机种植,完全不用化肥和杀虫药,因此,开始种的时候吃尽苦头。冒出的蔬果苗却被虫儿和蜗牛们先尝为快。好在爸爸种菜并不太在意收获,旨在运动身体,才不被这些害虫气坏身体。

不美但吃得安心

爸爸辛苦耕耘,慢慢研究,才渐渐理出有机种植的窍门,现在总算有了一些收获,虽然蔬果的外表并不美观,但是胜在吃得安心。

问爸爸哪一种蔬果最难种?爸爸说苦瓜和火龙果。因为苦瓜结出小苦瓜后,就得一颗一颗的用袋子套住保护,以避免里面生虫。至于火龙果,至今都种不成功,爸爸怀疑是因为没施放杀虫药和化肥所致。

我笑问爸爸在这个农场里亏了多少钱?爸爸笑说不很多,半年里花了千多两千令吉,这当然包括租地。也有邻居笑爸爸花钱买罪受,自讨苦吃,还得七早八早起来。可爸爸告诉我,他不觉得是吃苦,虽然两千多令吉可在菜市场买到很多蔬果,但是却没有比自家种的更令人吃得安心。

更何况从耕种中,爸爸得以和土地和大自然接触,呼吸早上的新鲜空气,并且从耕种中运动,身心愉快,身体健康许多。而且自从种菜后就没有在生病。这些是再多钱也买不到的快乐呀!

佩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