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十四:脱绑

《花开》——艺术要脱绑,百花才有机会齐发。1984年5月21日摄于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大门。

《花开》——艺术要脱绑,百花才有机会齐发。1984年5月21日摄于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大门。

花开Blossom(1984)

1984年5月21日,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搬新址,李健省再次受邀为新艺术馆的开幕仪式呈献现场装置艺术。

这一回,他在国家艺术馆大门正中悬挂一幅大画布,在画布上横画一根绳子。在画布上有两个小洞,一根绳子从画布的背面,穿过两个小洞,绑着一个鲜花彩球。这根绳子从左右分开,绑着艺术馆大门,使人不得进入。剪彩者必须剪断穿过小洞的绳子,让鲜花彩球脱绑,绑着大门的绳子随即落地,观众因此可以移步进入新馆。

(欧阳文风 稿于纽约 )

李健省(LEE Kian Seng)以卓越的形态享誉马来西亚艺术领域。在1966年,只有18岁时,他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记得第一次会见这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是在1969年他第一趟游学日本之前,假吉隆坡沙玛画廊《李健省个人峇迪画展》会上,当时他穿着峇迪服装,甚至连脚上的帆布鞋也是峇迪织成的……

李健省多才多艺的创作,丰富及贡献了马来西亚艺术。每当需要李健省在艺术上的服务或艺术同僚需要他时,他必然积极反应,虽然他要从老远的巴生赶到30公里外的吉隆坡,他还是带着满脸笑容与精力充沛精神。

在3种场所中——1980年“马来西亚艺术家协会”成立晚会上,他呈现冰雕杰作;1982年第一任首相主持国家艺术馆“25年马来西亚艺术”开幕礼及1984年首相为国家艺术馆新馆开幕礼时,李健省亦被邀为这几个重要艺术事件贡献特色艺术创作。

李健省的创作不只给观众带来美感上的满足,也进而刺激及带动观赏者的思维活动。

这名艺术家的作品经常以深奥的哲学内涵传达信息。李健省的作品,展现了创造力,识者的内涵与高水准的专业素养

★节录自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馆长拿督赛阿末佳马尔(Syed Ahmad Jamal,Dato)1987年在李健省画册里的文献《Notes on the artist – 3D works by LEE Kian Seng》。 

李健省与馆长Tuan Syed Ahmad Jamal ,1988年8月16日摄于国家艺术馆。

李健省与馆长Tuan Syed Ahmad Jamal ,1988年8月16日摄于国家艺术馆。

饱学现代艺术教育与艺术史的艺术家Syed Ahmad Jamal(Dato)熟悉解读我的作品,当年他有时载家佣回瓜拉雪兰莪住家,路经巴生有空时都会到我的工作室歇脚。他当上艺术馆长时(1983-1990),行政团队人手短缺,有重要策展时都会找我义务为艺术馆出点力。他常为艺术辩护,不刻意阻挠他人的新思维,君子风范与早年留学英美熏陶的文化素养息息相关。

记得有这么一回笑话。

曾有一位多重身分“艺术家/艺术史家”的某某极力反对国家艺术馆收藏我的作品。

“为什么? ” Syed Ahmad Jamal无奈地问他。

“因为我无法理解李健省的作品。” 上述仁兄回答。

“国家艺术馆必须收藏超越你所能理解的 作品!”Syed Ahmad Jamal当头棒喝。

——李健省口述

网址:www.leekianseng.com

本报获李健省授权刊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