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以希腊为借镜

希腊公投成绩出炉,接近62%选民拒绝接受国际救助方案,这个频临破产的国家将如何在欧盟自处,以及它该如何面对债权国,是其总理齐普拉斯眼下的两大挑战。

领导希腊反对党的新民主党主席,64岁的萨马拉斯在获知公投结果后,第一时间宣布辞职,展现了泱泱大度,尽管希腊国人未必喜欢这位曾经担任该国总理的反对党领袖。

公投之前所展开的民意调查,跟事实有相当大的出入,当时没有任何民调显示,会有超过六成的希腊人民将支持总理齐普拉斯的主张,而今这位现年才不过41岁的左派人物在取得人民的委托后,必须开始展开其政治生涯中的一场豪赌。

不管希腊用什么托词,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之事,至于还钱的方式和期限,或许在齐普拉斯获得63%希腊人的支持后,会出现新的谈判筹码,但希腊所欠下的款项,不可能像粉笔字般被轻易抹掉。

其实,难以抹掉的,还有世人投向希腊,掺杂着同情和失望的眼光,这个时候希腊人若继续因为公投结果而壁垒分明、势不两立,则希腊将更长时间处于经济颓势,甚至连国家的稳定都会面对大问题。

希腊今日的处境,世界各国皆应引以为镜,任何国家要活得有尊严,就必须自强不息,尤其在经济面对困境之际,国人更必须团结一致,内讧不止,只会让局势更为恶化。

马来西亚如今正遭遇马币疲弱的困境,不断往下跌的汇率对国家经济造成极大伤害,可是,此际国内政坛却逢多事之秋,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件、人民信托局(玛拉,MARA)置产“干捞”丑闻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指银行户头多了一笔巨款疑云,一次又一次地伤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这个形势若持续不断,国人难免担心马来西亚沦为第二个希腊。

这绝非杞人忧天或危言耸听。当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及政府旗下的公司或机构面对负面传闻的困扰,外资断然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场,而没了外来投资的助力,任何国家都很难在经济增长上取得良好成绩。

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5日发文告表示,所有针对首相纳吉的不实指控,都被视为犯罪行为,政府当局将不姑息。

他以不点名的方式指出,过去数月,有人企图破坏民选政府及国家经济,这是对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

随着内长的这项严正声明,相信执法当局很快就会有所行动,我们希望政府坐言起行的同时,也为种种困扰着纳吉政府的传言,尽快找出能够让国人信服的答案。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