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须突显公正 否决票使用当谨慎

 

简称“亚投行”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已于上周在北京举行协定签署仪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会见各国及地区的代表,一般预料,亚投行可望最快今年底投入运作。

亚投行受到注目,原因在于其带有与美国及日本为主轴的亚洲开发银行别苗头的意味,是中美较劲的具体反映。

因此,未来亚投行一举一动,都会在美国及日本迹近显微镜式严密监视之下进行,倘有闪失,便会成为指摘中国的弹药。

特别在众所关注的否决权方面,中国在使用上必须极为谨慎,否则易招话柄。

众所周知,亚投行带有极为浓厚的地缘政治色彩,中国意图通过亚投行开辟另一条战线,通过亚投行的设立,组合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金融俱乐部,制衡在区内称王称霸多年的亚洲开发银行(亚行)。

国际政治勾心斗角

中美之间在区内的博弈近年升温,中国另辟蹊径组建与北京友好的联盟亦很自然,而区内外国家亦会欢迎多一个组织协助融资开发。

因此,当亚投行开展组建,这种意味跃然而出,因此才有美国及日本一些人语带酸意的讲话,质疑运作透明度以及否决权的使用,这些都是美日大做文章的方向。

诚然,国际政治就是如此勾心斗角,但只要专心致志不带其他色彩,自会是“树正何愁日影斜”,经得起考验。不过,行事操作上,亚投行的否决权必须用得小心,勿让亚投行沦为另一个类如联合国的政治角力场。

根据亚投行认缴股本的组成,中国认购297.8亿美元(约1128亿令吉),是各国当中最多,占总数大约三成,是目前亚投行的第一大股东,分列二、三位的是印度及俄罗斯。

据此,中国拥有26.06%投票权。由于亚投行决策须有75%支持才可通过,这意味中国现阶段拥有一票定生死的否决权。

须知道,否决权一直是外界关注亚投行的焦点,今年3月,外国传媒报导中国有意放弃拥有否决权,以交换欧洲或西方国家加入。

中国财政部对此迅速否认,并指中国放弃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但这项霸道与中方的反应折射出一种情况——否决权是亚投行的软肋,处理不好,随时会让他人有可议之处以及可乘之机,丑诋亚投行,造成中国在形象上的创伤,影响亚投行运作。

否决权的使用,毋庸讳言是中国保障本身及亚投行利益的最终招数,但由于亚投行设立过程中的复杂国际政治,这场争斗难免会伸延至亚投行内部,中国使用否决权的机会是存在的。

否决权使用争议大

不过,否决权的使用必然带有极大争议,以四分之一的投票权推倒四分之三投票权,难免引起瞩目。

以联合国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5个战胜国中、英、美、法、俄(苏联)都有否决权。

冷战年代以迄后冷战的今天,否决权使用满天飞,尤其是中东战争时期,美苏频繁否决,不但拖沓了议程,更阻碍和平。

本来意图在战后为和平服务的联合国,倒过来变成和平的妨害者,可谓讽刺之极。

因此,如何使用否决权,在国际社会尤其受到关切,中国在处理此事时必须极为小心,无谓跌入被指“霸权”的圈套当中。

亚投行的特色在于共同繁荣,中国的出发点亦是如此。

不过,在美国与日本眼中,这是挑战美国战后在亚洲的政治及经济秩序,因此出现语多讥讽的情况,可以预料的是,亚投行以后一举一动,美国及日本都会瞪大眼睛监视。

某程度而言,这也可以算是鞭策亚投行的一种力量。

今年底,亚投行将开始运作,如何青出于蓝,做到真正为各国服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做出成绩,公正不阿,才是反击非善意批评的最佳做法。

香港《明报》社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