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模式翻版 越南恐陷债务危机

150703X08_C1115-0

过去数十年,越南实现经济增长的方式与中国颇为相似,以国企带动经济、靠廉价制造加工业支持增长。同时,越南也和中国一样,正在面临由此带来的债务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越南国民大会经济委员会副会长阮德坚称,越南的国家债务规模上升非常快。他还预计,到今年底,越南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将从去年60%上升到64%,达到创纪录水平。这些债务包括有政府担保的、但连评级公司也不考虑评级的高风险债务。

阮德坚表示,为帮助陷入困境的国企重组,越南国家债务规模从2010年到2014年平均每年上涨20%。而且经济增长放缓时,债务增长的速度往往最快。他认为,政府应该仔细监管这些债务的使用情况。

越南的经济增长模式与中国相似。过去数十年,中国依靠出口廉价商品、扩大投资,为经济增长提速,但眼下中国也正面临经济放缓,政府债台高筑和企业利润不佳的困境。

与前述越南官员的预计不同的是,评级机构标普3月份表示,越南今年债务规模增长不会超过5%,债务占GDP比例将会从46%下降至43%。

惠誉公司估算的这一比例截至2014年底为49%,穆迪的估算则更低,为45.5%。

尽管具体数字有些分歧,但这些估算的比例均显示,越南债务占GDP比例已远高于周边国家。

惠誉公司称,印尼债务占GDP比例为24%,孟加拉的这一比例为29%。

未提及详细措施令人失望

越南总理阮晋勇将日益严峻的债务状况归结为低效率、缺乏管理的项目,无效的投资以及官员腐败,并要求在2020年将债务占GDP比例控制在60%。

越南财政部长丁进勇上月向国会做报告时表示,将改善公共债务管理,更好地监管政府担保债务的使用状况。

但这份报告中并未提及详细的措施,不免令人失望。

越南计划与投资部长裴光榮向彭博社表示,比一个总体债务规模的数字更有意义的是,每一年的债务量,以及每年的债务偿还方案。

汇丰银行经济学家阮纯表示,越南应该采取坚决的改革措施,以稳定公共开支,扩大税收来源,以及改善债务管理。

微企陷发展窘境或难撑复苏大旗

曾经被世界银行等多家世界经济组织寄予厚望的越南经济,在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发展日渐乏力,通货膨胀、国企危机、财政赤字等问题不断困扰着越南政府和老百姓。

近来,情况似乎正在发生这改变。尤其自2014年第三季度起,越南经济在多个方面发生积极变化,越南经济界和媒体纷纷发文表示,经济已明显复苏。

29.4%至少停产半个月

然而,就在越南经济出现复苏迹象的同时,另一个现象却令不少越南业内人士担心,那就是占企业总数94%的小微企业正越来越面临着发展的难题。能否解决好这一难题,将对越南经济持续发展带来不小挑战。

日前,在河内举行的越南企业论坛上,越南贸易与工业协会会长武进禄表示,小型和微型企业非但不能对越南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反而阻碍了越南私营企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

之所以如此表示,是因为越南中小型企业规模小、非正式性质强、管理水平低、科技含量少、难以吸引投资、难以面对市场。这一表态,无疑是对越南私有经济发展的无情否定,尽管这确实是越南私营经济发展正面临实际情况。

根据越南贸易与工业协会统计,今年前4个月,越南小型、微型企业营业额、订单、利润大幅下降,裁员现象严重,然而相对小微私营企业,越南中型企业营业额、订单、利润等指标增长。此外,有29.4%的小微私企由于市场黯淡,至少停产半个月。

微企缺少政府政策支持

实际上,越南小微企业面对的困难远不止这些。这些企业在成本控制、投资渠道、管理者能力上都无法与大中型企业相比。

特别是对待通货膨胀问题上,由于缺少政府政策上的支持,很难克服这一难题。

越南计划投资部副部长阮碧达也认为,相比大中型企业来讲,越南小微私企更多的只能“守株待兔”等待机会到来,很难主动出击寻求发展。

但是,从经济发展规律来看,小微企业似乎正是解决越南经济发展复苏的一剂良药。

大中型企业虽然掌握国家经济发展命脉,但小微企业发展才能够实现国家经济发展的活力。

基础建设需加速前进
越南须照顾少数民族

30年前的越南还饱受饥荒困扰,如今,这个东南亚国家已经在脱贫上取得了巨大进展。不过,越南在这一领域依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如今前往越南的游客,能够注意到城镇或沿海地区的越南90后一代往往比他们的父辈或祖辈高出一个头。这也许就是粮食供应情况改善的鲜明写照。目前,越南人口达9400万。

亚洲事务专家威尔说,越南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进步却并没能覆盖所有地区、所有民族;尤其是中部山区以及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

威尔强调,相比扶贫政策,更重要的是给予贫困民众以经济机会,让他们可以自食其力。他认为,目前,贫困民众并没有这样的机会,国家所做的,最多也不过是一些经济补偿。威尔还指出,当前的少数民族正日益受到人口快速增长的多数民族挤压,被排挤到相对贫瘠的土地上去。

在这位亚洲问题专家看来,越南要在抗击饥馑的斗争中获得长期的成果,就必须让经济增长率达到年均7%。而目前该数值为5.8%。越南经济现在主要依靠的是劳动力密集型低附加值产业,正是这一经济模式让越南基本脱贫。而经济进一步发展则需要更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更好的教育体系。

威尔说,越南必须实现从量变到质变,但是该国领导层似乎还没有这个意识。他认为,越南现在急需再来一场1986年那样的充满勇气的变革。

2018年或陷能源危机
电供不稳外资怕怕

越南年度中期商业论坛内所发表的一份报告指,约65%在越南的外资企业对越南电力供应不稳定表示担忧,其中三分之二的企业不得不使用备用电源。

越南之声广播电台引用该报告称,“外国直接投资企业对电价不太关心。它们每年的电力成本可以再增加15%左右。”报告指出,对于那些消费大量电力的企业,越南政府可以提高电费,但要确保供电稳定。

韩国商会主席在论坛上表示,越南南部由于工业园区较多,电力需求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但是,电力工程建设缓慢将导致越南在2018年出现严重能源危机,这也是许多在该国的外资企业所担忧的。

明年调整电费

越南工贸部部长武辉煌在论坛上指出,供电不稳定主要是由于一些地区传输系统出现问题。

越南电力公司已经得到指示,要确保对改善传输系统的投入。他认为,尽管有预测认为2017至2018年的越南南部将出现电力不足情况,但已经有9个在建电力工程,将为该地区提供额外的电力供应。

武辉煌还说,2016年初将对电费进行必要的调整。

越南总理阮晋勇还在会上承诺,将确保经济发展所需电力,同时将实行动员社会资本投入电力领域的政策。

世界工厂廉价劳力
对越南未必是好事

有越南经济学家表示,对越南来说,借助廉价劳动力而变成世界工厂对越南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结果。这些学者认为,“廉价劳动力”就意味着“低端劳动力”。

澳新银行经济专家表示,未来的10到15年的时间,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将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对此,越南富布莱特经济学教学计划讲师田安俊称,低劳工成本一定不能被视作越南发展经济的杰出力量,它可能是把双刃剑。他解释说,低劳工成本意味着低生产率和低技术工人。

他说道:“靠充分利用其廉价劳动力来发展经济只会掉进发展陷阱,他们将会发现摆脱劳动密集型生产模式是困难的,更不必说挤进全球高值供应链”。

难摆脱劳动密集型生产模式

他说:“当其他国家正在建立知识型经济时,越南正在努力吸引劳动密集型制造商,而这些制造商们还在使用着过时的技术生产着低附加值的产品”。

他认为,由于逐渐增长的高劳工成本而撤出中国市场的企业都是那些没有竞争优势的企业,或者说是二流三流企业。他说,这意味着越南只能吸引二流或三流企业,而这些企业是不需要高技术人才的。

150703X08_C1076-0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