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AC与一带一路

今年,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将落实,届时10国将成为单一市场、单一生产基地,可实现货物、服务、投资、技工和资金的自由流通。

随着经济共同体的落实,这个区域不再是分散的经济体,而是一个综合的投资整体。

虽然不少专家学者,甚至东盟国家官方的说辞,都认为大部分东盟国家政府机构、企业界以及普通民众尚未做好准备迎接经济共同体。

不过作为一个潜能相当大的区域,东盟政经整合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而且不但将会影响东盟国家,也会对其他亚太地区,甚至全球有一定的影响。

和东盟经济共同体息息相关,目前相对来说却较为少出现在媒体报道的是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aster Planon ASEAN Connectivity,简称MPAC)。

这项规划是东盟的旗舰项目,目的在于让东南亚地区的关系更为紧密与融合。

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在2010年10月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17届东盟首脑会议通过,是一个战略性和行动计划,旨在增强东盟地区的基础设施、机构和人民之间的关系。

MPAC对东盟影响深远

在实质上,这项规划将连接、提高东盟地区的基础设施,而这也是实现东盟经济共同体货物、服务流通的关键点。

在体制上,这将有助于降低政策和体制上的障碍,并协助统一东盟的法规、规章和标准。

由此可见,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在实现东盟经济共同体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从这点看来,MPAC和中国所提倡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尤其是“新海上丝绸之路”有些相似;除了上面提到的,两者都包含设想运输连接,以此拉近成员国或参与国以促进贸易、投资、旅游和民间交流。

和“一带一路”一样,MPAC提倡设立公路和铁路系统,以链接公路和铁路系统连结相邻的东南亚国家,以及滚装(roll-on roll-off)船港口以连接东南亚岛屿以及大陆地区。

既然MPAC和“一带一路”有一定相似性,那么两者之间有什么其他异同,或是会不会互辅,甚至是互相竞争?

互补优势创造共赢

首先,和“一带一路”相比,MPAC的成立年份比“一带一路”

还要早4年,在这4年里东盟各国已经有多次的高层次讨论及会议。

目前东盟高速公路网路、新加坡-昆明铁路等项目,还有东盟宽带走廊是这个规划具体的重点有限项目,和“一带一路”相比显得更成熟一些。

毕竟,“一带一路”才提出不算久,具体路线图并不明确。

另一方面,MPAC也有其战略的含义。作为东盟主导的规划,MPAC申诉的是东盟的核心性,视东盟为这个区域的主要推动力,遵循包容性的框架,且涵盖这个地区的其他利益相关者。

相反地,“一带一路”是以中国为主导,虽然强调与参与国互惠互利,让尽管一些参与国也想藉由“一带一路”增加和中国的贸易投资,却担忧中国的势力扩张。

亚投行积极参与

对中国而言,参与MPAC也有其经济、政治的战略作用,因此中国对MPAC也有一定的兴趣,尤其是像新加坡-昆明铁路这样贯穿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寮国、缅甸至昆明的铁路系统。

这对中国而言,有利于货物运输和促进与东盟经济体整合。

这个项目的一些部分已经完成,不过基于经费、技术问题,整体上铁路仍未能投入运作。

过去中国对这个项目曾表达兴趣,部分东盟成员国却因为担忧中国变成区域的主导者而拒绝中国加入。

现在随着亚投行的成立,东盟国家相对地更能接受亚投行参与。

发挥更大作用

东盟想要实现经济共同体,就必须在互联互通方面做好建设工作,而这方面需要加强基础设施。

传统上,东盟在基础建设方面主要参与者为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与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

如今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开始在东盟方面积极参与不同的项目,且将会在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发挥更大作用。

至少在部分项目里,我们将会看到MPAC将会有更多和“一带一路”中的“一路”有更多接轨。

 

谢祥锦(马来西亚安邦智库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