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何处去系列3(完):女大生弃高职投身社会 “椰浆饭计划”救济街友

街友何处去系列3(完):——专访“椰浆饭计划”创办人兼负责人玛苏拉

据多个关怀及协助街友的组织指,自“禁止在吉隆坡市中心施舍食物予街友”言论后,年轻参与者有显著的增加,左为玛苏拉。

据多个关怀及协助街友的组织指,自“禁止在吉隆坡市中心施舍食物予街友”言论后,年轻参与者有显著的增加,左为玛苏拉。

去年直辖区部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发布“禁止在吉隆坡市中心施舍食物予街友”措施,一度引起轩然大波,此措施虽最后在大众压力下而收回,不过却对向来属“非主流”的关怀街友运动带来了正面效应。据知,自上述措施宣布后,成功把众人的目光投射在大马街友的课题,当中最为明显是,不少之前从不了解街友的青年纷纷加入晚间派食活动,甚至长期留守在岗位,协助街友,减缓社会问题。

《街友何处去》系列到了最后一篇,本报找来“椰浆饭计划”(The Nasi Lemak Project)创办人兼负责人玛苏拉,讲解年轻人如何参与关注街友活动,及尝试以新格局来进行计划。

玛苏拉(25岁)毕业于国际回教大学(UIA)后就任职于一家石油及天然气公司,但为发展其创办的“椰浆饭计划”,毅然在今年1月辞职,全职义务发展计划。

盈利除半自济自足

与其他关怀街友组织不同的是,玛苏拉在2013年创办的“椰浆饭计划”至今还算新,但却经历好几次的变化及重新定位,如今已定位为一家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

“社会企业的意思是,我们每日把售卖椰浆饭的利润,其中50%扣除购置食材、聘请街友工作及租金等费用后,另50%是作为我们救济街友的经费。”

她解释,每日凌晨他们开始煮椰浆饭,然后把刚出炉椰浆饭送往附近的商店售卖,并于逢星期二、四、六及日烹煮饭菜,供晚间派发给街友之用。

“每包椰浆饭零售价2令吉50仙,都可在峇都急一带油站及店面找到,虽目前盈利仅有40%,希望日后能增加。”

她解释,星期一至五的销售利润可达逾5000令吉,因此当中逾3000令吉利润作为活动经费,而逾2000令吉作为运作经费。

缺赞助商经费有限

询及为何采用社会企业制运作组织,玛苏拉苦笑坦言,因为经费非常有限,每星期运作费用为3000令吉以上,加上没有大赞助商,所以在别无他发下,选择社会企业制。

“起初这只是一项计划,虽我们2013年获得美国大使馆赞助1万令吉费用,但只是9个星期就用完了,我当时想就此停止,但在义工的劝说下,这项计划才得以继续至今。”

除有志愿义工协助“椰浆饭计划”运营,玛苏拉也聘请多位街友,以每日支付50令吉薪金来帮忙煮椰浆饭。

“这样做法是因为我们不希望单纯派发食物,对街友作单向沟通,反之希望能聘请他们,训练他生活技巧及纪律,协助他们日后找一份正职。”

培养长期服务义工
工作3个月颁奖状

与其他关怀街友组织相比,“椰浆饭计划”注册义工成员相对年轻许多,当中年纪最长的是玛苏拉及其他几位管理层,他们年仅25岁,年纪最小只有17岁,可说义工多是学生。

但比起其他组织,要成为“椰浆饭计划”义工条例较严,即每星期至少来服务6小时或整天,并陆续进行3个月后,才能得到一份由美国大使馆认证的奖状。

玛苏拉指,这是要鼓励及培养能长期服务及有纪律的义工。

“我刚进入大学一年级时曾参与援助难民的义工团,我发现很多时候大家做了一场活动义工后就能获得奖状,但之后就没再来,因此创办‘椰浆饭计划’宗旨之一也是要培养能长期服务的义工。”

她也说,在创办该计划初期,就在大学的面子书群组询问是否有人愿意参与,但没想到反应相当热烈。

“我们都会上载大家合作进行工作情景的照片,以显示我们是个有趣的组织,后来当义工们亲自接触及街友后,对街友产生同情心,之后就会一直参与计划。”

玛苏拉并不认同现代年轻人并非不关心街友或贫困问题,只是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机会或平台,让他们能亲自接触这些群体。

“椰浆饭计划”义工派发食物地点多在较少人地点,如国家文化宫天桥附近一带派发食物予街友。

“椰浆饭计划”义工派发食物地点多在较少人地点,如国家文化宫天桥附近一带派发食物予街友。

与克切拉香积厨
隆市做街友调查

除了派食及聘请街友协助煮食,“椰浆饭计划”也连同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在吉隆坡市做街友调查行动。

玛苏拉透露,据她所知,这些调查的数据都交给吉隆坡市政厅,后者也设立3大措施协助街友。

“第一个是在秋节路一带设立单亲妈妈及街童的收留所;第二个是在吉隆坡中央医院附近设立能容纳200人的街友收留所,以及另在美丹端姑(Medan Tuanku)设立另一个街友收留所。”

询及她对国内各政府机构帮助街友政策时,玛苏拉坦言,她知道的并不多,但她认为政府应进一步与非政府组织合作。

“我不认同救济街友工作全由政府负责,因这除会造成大众对这些课题更感冷漠,一些政府机构官员也未必能长时间参与工作。”

一盒盒刚出炉的椰浆饭出售后的部分盈利,除了用作维持基本开销,还作为街友关怀活动费用。

一盒盒刚出炉的椰浆饭出售后的部分盈利,除了用作维持基本开销,还作为街友关怀活动费用。

盼未来5年不靠捐款生存

玛苏拉希望未来5年其组织不再依靠他人捐款就能生存,并且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组织,继续为街友提供服务。

“若日后还是有人要捐款给我们,我们会把这些捐款交给一些较小的组织,并教导他们该如何做到独立自主的组织。”

至于短期计划及目标,玛苏拉希望能在年尾购置一辆货车作为流动餐车(Food Truck),以便能在人潮多地方售卖椰浆饭。

欲了解“椰浆饭计划”的公众,可到上面子书搜寻thenasilemakproject,或致电联络玛苏拉013-466 7833询问详情。

采访手记:亲身参与认识街友问题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来自某大学学院的学生在受访时指,街友课题向来都被社会忽视,甚至当看到街友出现在面前,都不会感到他们是极需帮助的一群。

笔者必须坦承,若非东姑安南早前发布禁令,笔者也不会意识到街友问题,他们在一个被逼选择流浪街头的背后,隐藏着许多悬而未解的社会问题,日积月累,形成今日的局面。

在这3篇的系列报道中,不能期望能为街友课题带来什么改善,仅希望读者晚间有时间的话,不妨亲身与这些非政府组织走一趟,以认识街友的问题,并承认此问题存在,再通过本身的能力,帮助他们。

仅此利用此空间,感谢多位受访者抽空接受访问,也希望你们能秉持精神,继续协助,甚至将来能改造街友的命运。

 

独家报道:岑建兴 摄影:王宥文、苏汉成、部分受访者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