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穷山现玛瑙 村民冒死挖矿求富贵

(成都4日讯)四川贫瘠的大凉山区近年发现玛瑙矿产,给这里的村民、地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村民无视塌方危险及当局阻挠,不断挖矿令大幅土地塌陷。利之所在,挖矿者虽随时命丧土石下,但前仆后继者络绎不绝。

《新京报》报道,凉山州美姑县2009年起发现新矿床,令“南红玛瑙”价格一路飚升,当地人也开始疯狂地采挖矿藏。

美姑县境内山顶遍布数不清的玛瑙矿,矿井顶端是两米见方的洞口,山里的彝族人用镐直挖下去。

7人遭活埋

玛瑙商人祝康称,表层的玛瑙原石早已挖光。

“为了找新矿藏带,当地人继续向下挖。多处坑深达10多米,且没一丝固定装置。他们一发现玛瑙就横着挖,很多矿就是这么塌的。”

塌矿夺命事件在美姑一带已不算秘密。有当地人透露,在最严重的一次塌矿中,有7人被活埋身亡。

家里死人也照挖

在九口乡的矿区,最大的塌坑足有两三个足球场般大,光秃秃的塌矿区中仍残留着挖矿的镐头和手推车。

祝称,即使家里死了人,其他成员仍然会继续挖矿。他们不清楚塌矿区不能再挖的道理,只知道玛瑙能卖很多钱。

e7

冲击村民生活 酗酒赌博吸毒

玛瑙挖掘活动对凉山的生活方式造成冲击。彝族居民井子伟机称,南红玛瑙出现这几年,当地有了一些富翁。

“当中一些人搬到市区西昌并在那购屋。另外一些人则守在当地酗酒、赌博甚至吸毒。他们没有花钱的渠道,任何刺激对他们而言都是诱惑。”

九口的矿区上满是碎啤酒瓶,酒精对挖玛瑙者而言是祛除恐惧与疲劳的良药。到了中午,不时会有挖玛瑙者在山顶上赌博,每一轮的牌局结束,都伴随着么喝和大笔甩出的钞票。

政府禁令无效

美姑县当局早在2012年就已发出禁令,整治南红玛瑙的私挖盗采。

一名政府职员向《新京报》透露,禁令依据的是矿产资源法,无论地上物归谁所有,地下矿藏均属国家所有。

滥挖破坏土地生态

“更现实的问题是,因为长期的泛滥采挖,土地生态已被严重破坏”。

美姑县截至2014年底共驱逐3万名盗采者,但盗采仍然继续发生。凉山的崎岖而连绵不绝的山峰,更令执法变得困难。

务农仅够糊口

大凉山村民一直以来靠天吃饭,年复一年耕种马铃薯、苦荞,只有在个别海拔低的地方,才能种上玉米和水稻,一年到头收获的粮食仅够糊口。

凉山区彝族居民井子伟机说,一些男丁外出打工,年收入不到人民币5000元(约3050令吉)。“玛瑙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大家应该很清楚。”

四川凉山南红玛瑙价格暴涨,令许多村民冒死盗挖。左为数名妇女用锄头下坑采探。右为一名收藏家展示的南红玛瑙石。

四川凉山南红玛瑙价格暴涨,令许多村民冒死盗挖。左为数名妇女用锄头下坑采探。右为一名收藏家展示的南红玛瑙石。

南红玛瑙10年涨价千倍

南红玛瑙价格在10年间升千倍,而被称为“疯狂石头”。

2009年在凉山发现的南红玛瑙,按照色彩优劣,分为樱桃红、柿子红、玫瑰红等,因少有裂纹和杂质,被视为比保山南红更好的材料。

中国2011年的一篇报道提到,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首次举行高规格南红玛瑙展,成为南红玛瑙重回市场的起点。

翌年,一名古玩商在重庆市文化宫展销南红玛瑙时,30多件作品3天内被抢拍一空,最贵的一件达人民币5万8000元(约3万5400令吉)。在2013年,原本1公斤只售数百元的南红玛瑙,在产地凉山已被“炒”至3000至3万元(约1831至1.8万令吉)。

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南红文化专委会主任孙力民认为,南红价格一路高升是拜文化底蕴所赐。

与人为推广有关

凉山南红发现者之一刘仲龙承认,南红价格上涨与人为推广有直接关系。孙亦透露他在数年前不断告诉人家南红很有价值,但当时没人取信。

为了推广南红,孙自掏腰包耗数百万元制作7部电视片,在多次电视台的节目现身时,又自己承担一笔费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