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全球货币统一的美梦

World Money Museum in Seoul

希腊的危机因属欧元区一员而恶化,这已是陈腔滥调。理由是希腊没有自己的货币,无法藉贬值提升竞争力与成长。

贬值固然是珍贵的工具,但我认为,假如不仅欧洲,连全世界都使用单一的货币,大多数国家都会受益。

今日支离破碎的金融界并不公平,一边是丹麦,本国和外国币氾滥成灾,央行基准存款利率降至负0.75%,企业考虑多缴税,因为税务部对溢付税额支付1%利息。

另一边是希腊,资金严重吃紧,ATM每日提款额以60欧元(约250令吉)为限。

2008年金融海啸前,金融业全球化(定义为国际资金流动跨越国界)逐渐兴起,部分因素是投资者低估风险。

次级房贷市场崩盘后,投资者才明白信评机构评估不管用,需在地、特别知识才能做明智决定。欧债危机更确认这点。

减少投资者需忧虑

尽管有关全球化与其负面效应说法甚嚣尘上,资金并未为了逐利而在全球乱窜,大致仍待在本国。就连一些登记为国际的资金流动,其实仍是透过境外避税天堂进行的国内投资。

为确保金融资源更均匀分配至世界各地,降低国家层次风险是合理的。

从个别国家手中接管货币政策,对达此目标大有助益,因为各地都使用相同货币、汇率风险将消除、利率环境也会一致,至少可减少投资者需担忧的因素。

全球央行由谁来管?

当今全球约有140种货币之多,有时让跨国流动变得危险。假如全世界都用同一货币,欧元不经意引起的麻烦将不会重演。

德国的银行将乐意贷款给欧元周边国,不仅因为他们觉得可以信赖单一货币俱乐部的成员,也因欧元使投资欧洲几乎毫无摩擦。

这将牵扯出全球央行由谁来管的问题。美国挟著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地位,势必当仁不让,但可能遭其他国家反对。

当然,这种计划只是天真的理想国之梦,面临的障碍和涉及的技术复杂性难估计;但这正凸显欧元计划有多艰难和复杂,急着断定欧元失败的人并未给它足够的尊重。

欧洲单一货币的确遭遇障碍,某些国家也许会中途退出,但参与者正持续累积资料,有朝一日或许能协助我们想出办法,把全世界更紧密的连结在一起。

柏席茨基(彭博专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