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倾情:城市居大不易 成全球趋势

150705X05_C1858-0 copy

房价飙涨,有人欢喜有人愁。

买到的,当然赚翻了;没有买到的,自然捶胸顿足望楼兴叹,更加是买不起了。

当大家还在说,大马的房价已经很高时,吉隆坡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投资热点——吉隆坡城中城(KLCC)周边附近一带的百万公寓楼价却一栋比栋价高,从每平方尺1500令吉,一路飙涨至3500令吉不等。

此等天价公寓,当然非一般人买得起,主要都是非富则贵的外国投资者。

但是,大马的房价楼价都太高了吗?这种涨势,也只有大马才这么高吗?

答案当然不是。

全球产业市场总值屡翻新

根据全球一项报告显示,在去年,全球的房地产市场总值屡屡翻新,同比增长4%,达到13.6 兆美元(50.59兆令吉)的创新纪录。

随着投资者纷纷涌入全球产业市场,单在去年,投资者在房地产的交易经已达到了7710亿美元(2.87兆令吉),投资净值增长达8%。

尤其是亚太地区,增长率更达10%,达到5.1兆美元(18.97兆令吉)。其中,就以中国最高,高达21%,傲视全球。

全球产业市场如此火热,其主要原因是,在目前全球超低利率下,产业投资依然是许多资金充裕的投资者热衷追逐、投资回酬高,并且可以抵御通胀的投资工具。

住房开销负担最大

房价楼价飙涨,影响所及的,当然是城市居民的住房成本问题。

根据报告显示,目前世界各大主要城市居民,每年住房开销超出的负担能力,达到6500亿美元(2.42兆令吉)。

现代化吸引乡镇人

而这其中,尤以纽约、东京、伦敦问题最为严重;而北京、圣保罗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则属于收入较低城市压力最大的城市。若以住房成本占家庭收入比例比较,显示这些城市的居民面临的财务压力最大。

纵然城市居大不易,但乡镇人对城市的向往,导致城市人口日益膨胀。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全球逾一半以上的人口选择居住在城市;这个创新纪录,预料到2050年还会更进一步提高至三分之二。

而在大马,根据大马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字也显示,大马近70%人口都集中在城市,说明城市的现代化、时尚化,加上无限的发展机会,常常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乡镇人涌来居住。

3.3亿家庭缺合适住房

随着城市住房成本加重,连带地也直接冲击城市家庭的住房开销。

根据报告,在世界各地预计将有3.3亿城市家庭缺少合适的住房;有些甚至为了维持现有的居住水平,不得不减少基本开销,以应付日益加重的住房成本。

这个数字,预计到2025年,也将更进一步提高至4.4亿美元(16.37亿令吉),估计占全球城市人口的三分之一。

补贴或增建中低价屋

面对如此窘迫的城市合适住房缺口,如今世界各国政府也莫不致力采取行动,为中下阶层兴建更多的合适住房或提供住房补贴。

好比大马,根据“2014年财政预算案”,我国政府与私人界就计划在今年,兴建大约22万3000单位可负担房屋。

其中国家房屋局获分配5亿7800万令吉发展的“人民住屋计划”(PPR),就计划兴建1万6473间房屋。

同时在“人民住屋和综合人民住屋计划”下,国家房屋局也计划耗资1亿4600万令吉兴建600间房屋。

另外,一个大马人民房屋机构(PR1MA)也计划拨款10亿令吉,兴建8万间售价低于市价20%的房屋。国家房屋公司(SPNB)也计划兴建2万6122间可负担房屋。

此外,在政府推出售价介于4万5000至6万5000令吉的“亲民房屋计划”下,政府也将为每个单位提供1万5000至2万令吉的补贴。

除了政府努力外,在“私有可负担房屋计划”下,政府也鼓励私人界参与兴建更多中低价房屋,并给予私人界每个单位3万令吉的补贴。

地价暴涨建筑成本高

对发展商而言,城市土地价格暴涨,也一样苦不堪言。

这不仅加重发展商的开发与融资成本,而且也使发展商想要在寸土尺金的城市寻找一块合适、价格相宜的开发用地,以降低建筑成本更感艰难。

根据报告指出,全球各大主要城市的土地成本占建筑成本的60%,若非发展商早期储备大段土地库存,或与政府联营合作,释放更多的城市开发用地,一方面单由发展商单挑昂贵的城市土地成本,一方面却又迫使发展商兴建更多可负担的合适住房,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总之,城市居大不易,城市住房成本加重,是全球发展趋势,也是城市居民、发展商与政府三方共同面对的城市居住难题。

拿督林景清(怡克伟士(Ekovest)董事经理、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