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虫

我上学第一年有很多回忆。我有很多不同种族背景的朋友。

有一次,有宗教老师来班上上宗教课。他叫非回教徒在课室外排队,到别的课室上道德课。我看见朋友离开课室,我以为他们去某处玩乐,而我必须留下。

虽然我前一年上过宗教幼稚园,我始终不明白他讲的课。

到了上宗教课的时间,我跟随非回教徒在外排队,想与他们到别的课室上道德课。宗教老师还要带我回课室。这时,我从未想知道朋友填写个人资料时,在宗教栏下的哪个格子打勾。

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们应该善待对方,分享事物,并在任一方有需要时提供帮助和支持。例如,当我没带铅笔到课室时,我有超过20名各种族的朋友很乐意(也很有诚意)借我他们的铅笔。

那时,我是色盲。我的意思是,对肤色的色盲。

爱上比南利音乐与电影

我和一些朋友曾在全校师生面前表演英语儿歌“one two buckle my shoe”。我记得,因为不敢抬头面对观众,在表演动作时,我只看着双脚;我身边有讲中英语的朋友,我就模仿她。那时,我英语不好,当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就参考她,因为她在家讲英语,很乐意提供帮助!

在学年结束时,我也和同班同学表演舞蹈,跳比南利“Tiga Abdul的吉他声”。我们7岁,必须在一周内学会扭动!我的舞蹈动作可能不是最好,但穿卷毛裙很好玩,竟让我们克服了登台的恐惧!

那是我首次知道比南利,此后对他永不腻。首先,是他的音乐;后来,对他的电影上瘾!

我最喜欢的是“Pendekar Bujang Lapuk”。

“Alif mim nun wau, sarkis!”(电影中名句。4个阿拉伯字母应拼成巫统UMNO,戏中一个角色却拼成“马戏团”)

哥哥和我从未正式听过睡前故事。通常是,我们整夜看电视累了,晚上10时或11时上床。有时留下陪父亲看城市电视(Metro Vision)由史威士(Schweppes)赞助广告的《六人行》(Friends)。从那时起,那是我最喜欢的连续剧,它也帮助我改善和掌握英语。

政治机遇一夜致富

舅舅或母亲朋友来访时,母亲会与他们谈到深夜,我会躺在他们附近,听他们对话。我很着迷,大人简直无法停止说话,有那么多话题。大多数时候,10%是流言,20%是家人近况,70%是政治。那时,巫统和46精神党敌对正火热。对,政治是我的睡前故事。

我记得有一晚,母亲说到一个政治关系很好的家庭成员“发现黄金”,因遇到机会,财务状况几乎在一夜之间上升。我曾经见证我家的挣扎。所以,天真8岁的我,知道我家也可利用机会。根据事实推断后,我走向母亲,对她耳语,让她难以置信地跳起。

我说:“妈妈,加入巫统吧。”

(详祺译)

黛安娜索菲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