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签约的瑕不掩瑜

 

中国主导的亚投行6月29日签约。人们注意到,在57个创始成员国中,有7个国家没有签约,分别是菲律宾、丹麦、科威特、马来西亚、波兰、南非、泰国。人们注意到,没有签约的国家中有4个亚洲国家(其中3个为东南亚国家)。相关机构给出的理由的是,7国将在年底亚投行运行前予以签约。

因而,亚投行实现年底正式运营并无任何问题。然而,由于美日尚未加入亚投行,7国没有签约的情况还是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揣测。尤其是菲律宾等国的没有签约,难免会让人想到中菲在南中国海的岛屿主权之争——现实的博弈让亚投行签约出现了问题。

也许这只是技术问题。因为成员国各国情况不同,相关国内程序处理也不一样,自然会出现一些国家批准滞后的问题。何况,没有签约的国家毕竟是少数,并不影响亚投行的大局。即便是亚投行签约的小瑕疵,也是瑕不掩瑜。

简化救助及放贷效率

亚投行本来属于被美国看扁的亚洲穷国的抱团取暖机构,但现在却成为中国主导下的全球性经济治理机构。因为,美国的西方主要盟国,除了日本和美国站在同一阵线外,其他几乎都导向了中国。这是美国和日本所未曾预料的,当亚投行成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可抗衡的国际机构时,全球经济秩序主导权已经分野。

考虑到亚太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人们对此有所揣测也是正常的。即以菲律宾为例,既要考虑美国的立场,也担心中国的在亚投行的主导权。这就是国际政治复杂的现实,无论亚投行还是世界银行,最核心的内容都是利益。美日不加入亚投行是基于全球经贸主导权,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则是因为要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中分一杯羹,印度和俄罗斯加入亚投行则是希望在全球经济新秩序中获得一定话语权,其他亚洲国家加入则是希望节制亚投行的资本为本国基础建设服务。

在复杂的利益博弈中,亚投行最需要的是平衡各方立场和利益的治理秩序。西方国家的加入,也将先进的治理经验带到亚投行的治理机制中来。当然,新组织也也有超越国际货币积极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地方,即简化救助程序和提升放贷效率。

内部争议分歧很正常

因而,从利益场的因素分析,亚投行内部有争议、有分歧很正常。在亚投行没有正式运营前,签约的先后与态度犹疑也值得理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签约的国家,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攸关本国核心利益的机会。即使是菲律宾,也不会“始乱终弃”——在美日反对亚投行最激烈的时候,菲律宾义无反顾地加了进来。现在美日两国对亚投行态度软化了,菲律宾会不签约?这当然不合逻辑。即使有些国家出于各种原因退出亚投行,也无法阻遏亚投行的预期正式运营。

亚投行签约,只是一个仪式,仪式的不完美,让人有了一些联想。但亚投行作为一个全球治理机构,几个国家延迟签约的小瑕疵不必过度解读。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张敬伟(本报特约)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