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德希达追忆德勒兹

上个世纪的法国,根本就是哲学的星光熠熠。德希达活得比他同世代的哲学友人够久,他以活人写逝者,逝者又活了过来。

“我将继续,或再开始,阅读德勒兹为了学习,我们曾经一起长久的思辨讨论,而如今我将一个人孤单的漫游。”

哲学,就是智慧之友。

 

杨邦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