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经济很希腊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案越闹越大,最近甚至传言一马公司曾资助国阵在第13届大选打选战。据说一马公司通过向一家企业收购发电厂,再把一笔钱转手输送到一个基金会,以充作纳吉的竞选资金。

这个传闻不知是真是假,如果属实,那手段就太高超了。通常善用这类偷天转日手法的,非龙的传人莫属,除此之外,犹太人也大有可能。

犹太人的聪明天下闻名。话说一国准备进行太空登陆计划,欲聘请太空飞行员。一德国人前来应征,负责人问他要什么待遇。他提出的要求是三千美元:其中一千自己用,另一千给妻子,剩下一千充作购屋基金。

另一以色列人则说:“我的要求是五千美元,一千是给你的,一千归我自己,剩下三千用来雇德国人开太空船。

储备金不用变死钱

无巧不成书,当初一个大马概念推出时,曾被人指是抄袭“一个以色列”。

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会赚钱的民族,他们认为一个人有学识还不够,还要有赚钱的智慧,才是真正的成功。

同样道理,一个“英明”的政府,就算多么廉洁务实,管治能力良好,领袖爱民如子,“你帮我,我帮你”终日挂嘴边。若是不善理财,导致财政窘迫,民不聊生,也算失败。

“前民联”治理的槟州本就富庶,稍微强化管理,经济便趋稳健,该州多年来招商表现不见突出,政绩只能说中规中矩。雪州也是一个富饶的地方,州政府迄今累积的储备金,高达35亿令吉,但是不懂灵活运用,也是毫无意义的死钱。这笔钱目前兑换新币可得10多亿,过不久或许只剩5亿。

破落户奴婢长工成群

回看国家财政状况,国债竟然高达6千亿令吉,3千万人口平均每人负债2万令吉,可说活在寅吃卯粮的梦魇之中。这笔天文数字甚至逐年增加,许多人担心会步希腊后尘,国家面临破产厄运。诗人余光中曾说:今天的天空很希腊。大马的经济状况何尝不是!

纵然如此,我们仍然打肿脸庞充胖子,豪爽派发一马援助金、大方收容缅甸难民,更教人拍案叫绝的是,还打算引入150万的孟加拉外劳。

以大马当前财务状况看来,外劳是多余的。就像一个家道中落,只靠典当度日的大户人家,屋内长工和奴婢成群,岂不闹笑话?接下来的日子,相信不少企业会撤资或裁员,让这些失业人士取代外劳,填补人力短缺正是两全其美,何必舍近求远呢?

林应泰(自由撰稿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