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债风险压抑令吉

150704X32_C841-0

大马经济近年面对众多纠缠不清的负面因素,令吉汇率节节败退,尽管市场不乏财经数据方面的积极消息,却遭一波又一波负面消息掩盖,单单一个一马公司(1MDB)债务问题,就已经闹到沸沸扬扬。

上半年结束前,大马依然忐忑不安,等待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三大天王之一的惠誉(Fitch)给我们打分,这机构高阶主管过去不断警告大马,说这评级有超过50%机率会遭调低。

结果,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周三却捎来好消息,大马主权信用评级保持“A-”,展望则从“负面”改为“稳定”。

这消息令当天股汇两市大起,政府高官也迅速为自己高歌颂德,把纠缠不清负面因素,再度扫回地毯下,令吉兑美元汇率,看来还得在每美元兑3.80令吉范围打转。

7月初这第一周很不平静,表面上已经渡过惠誉主权信用评估,但是持续保持这评级还须努力不说,接着周末过后,又得看希腊债务危机公投结果,搞不好大马还会遭受池鱼之殃。

变相外债风险不低

根据野村证券分析,希腊倒债对亚洲影响不大,坏就坏在这不大的影响依然会冲击大马。

它的影响来自欧洲银行可能需要出脱持有债务,很不幸的是,大马为香港、新加坡之外,对欧洲银行曝险最多的亚洲国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经历1980年代外债危机后,大马政府举债时,就开始小心翼翼,对外币为单位 “外债”高度戒备。

反之,以令吉为单位的“内债”,就很放心大借特借,联邦政府官债节节上升,并曾经一度触及国会容许的最高顶限55%。

这些以令吉为单位的债务,其实并不是全部由国内机构所承购,外国机构购买数量蛮显著,单单以大马政府证券为例,截至今年5月杪,接近一半或46.9%是外资持有。

由于是外国机构持有,这些“内债”其实已经是变相的外债,因此风险并不能算低。

去年,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鉴及这种以本身货币掩护的外债,风险同样高,而重新诠释国家外债,将外国投资者拥有的这些本币“内债”,全都列为外债,公诸于世。

国家外债逾7000亿

这么一来,大马国家外债就因此突然膨胀,在还没有重新诠释前,我国截至2013年杪的国家外债总额为3240亿令吉。

重新诠释后,截至去年杪,国家外债总额摇身一变至7475亿令吉,足足成倍,截至今年首季杪,这外债总额进一步增加至7681亿令吉。

这变化,也让很多外国银行成了我们的债主,根据截至去年底数字,此次面对希腊倒债风险的欧洲银行,所持有的大马债务,就占我国全国生产总值17.7%。

这些债主在欧洲有难时,套现抛售手头所持有的大马债券或其他负债证券与票据,大马所面对的压力会比惠誉调低大马主权评级还要严重。

大马这些“外债”,约半数是真正外币负债,其余半数其实是令吉,令吉负债风险没有比外币负债高。

但是形势比人强,惠誉调高信用评级,无法扭转人们对外债潜在风险的担心,不管这是本币债还是外币债。

大马外汇存底已经从2011年高峰期的1552亿美元(约5872亿令吉),逐步下降至截至今年5月杪的1064亿美元(约4026亿令吉),跌幅高达约46%,流失接近一半。

政府高官在为自己高歌颂德之后,莫要忘了好好清理门户,整顿国家财务,避免令吉汇率跌落深渊。

杨名万(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