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美国将升息 新兴市场挺得住

现在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财务状况比10年或20年前健全。

现在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财务状况比10年或20年前健全。

美联储今年将开始从零利率政策退场的展望,令人愈来愈担心新兴经济体的股、汇、债市波动将再起。

市场担心,美国升息和美元持续升值,可能重创新兴市场政府、金融机构、企业甚至一般家庭,因为过去几年来他们举债数兆美元,如今面临债务和偿债负担加重。

然而,尽管美联储升息展望可能造成新兴国家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但爆发全面危机和灾难的风险有限。

首先,美联储早在数月前就表明今年升息意向,况且升息时机和步调可能比前几个周期更晚、更慢。

另一个不必恐慌的理由是,与2013年相比,当时许多脆弱新兴经济体的政策利率很低,如今各国央行已大幅紧缩货币政策;宽松的财政和信用政策也已收紧,降低了经常帐和财政赤字。

外汇存底充沛

大多数新兴市场也已从2013年过高的货币、股票、商品和债券价位回档修正。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财务状况比10年或20年前健全,不像昔日财务脆弱导致货币、银行和主权债务危机。

如今多半采取浮动汇率,不再轻易受联系汇率制瓦解的冲击。且有充沛外汇存底,足以抵御本国币贬值、政府债务升高和银行存款流失。

美元债务相对于本币债务的比率也低于十年前,有助遏制本币贬值导致债务负担增加的幅度。

事实上,若干新兴经济体(特别是石油与大宗商品生产国)之所以出现严重的金融问题,主要是受中国经济减速影响,与美联储的举措无关。

今年面临衰退和高通胀的巴西,问题大都咎由自取,导因于总统罗塞夫第一任内采取宽松的货币、财政和信用政策,如今到了必须紧缩的时刻。

俄罗斯经济不振则是因油价下跌,和入侵乌克兰遭国际制裁。南非、阿根廷、土耳其面临的经济与金融压力,也肇因于不当的政策与国内政局不稳。

简言之,美联储自零利率退场,首当其冲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将是对内和对外举债需求庞大、背负大量美元计价债务,以及总经和政策脆弱者。

其他许多新兴经济体拥有较强的总经和结构性基本面,因应美联储升息的恢复力较强。当美联储真正启动升息时,未必会发生普遍的灾难和危机。

罗比尼(纽约大学史登商 学院经济学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