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杯:新世界的新世界

150704D03_C1340-5

有些产酒国会对某个葡萄品种情有独钟。如果意大利是桑娇维赛(Sangiovese),西班牙是添帕尼尤(Tempranillo),智利是佳美娜(Carmenere),阿根廷是马尔贝克(Malbec),澳洲是西拉(Shiraz),那么,纽西兰便是白苏维翁(Sauvignon Blanc)。

在发展成为新世界产酒国早期,纽西兰能够找到一种代表性的葡萄是梦寐以求的事。凭此,纽西兰迅速攀上葡萄酒出口强国前列位置,其他新世界产酒国只有羡慕。

1860年代世界各地的冒险家登陆纽西兰,目的是淘金,白苏维翁成为了纽西兰新一代的液体黄金,投资者蜂拥而至。马尔堡(Marlborough)是白苏维翁早期战场,纽西兰超过六成的葡萄园均在那里开垦。

积极开发

不过,世界潮流以红酒销量为主,以白葡萄为武器难免有点吃亏,纽西兰没有被优势冲昏头脑,不忘积极开发其他葡萄品种的可能性,而且不但民间实验,国家政府也有协助。其中中部奥塔哥(Central Otago)生产的黑比诺(Pinot Noir)红酒,便取得理想成就。事实上,中部奥塔哥的发展只有20年历史,1996年全区不足100公顷葡萄园,现在面积已经激增十多倍!

到了今天,纽西兰的足迹又走远了一点。刚刚纽西兰贸易发展局在香港举行的酒宴,选的酒已经不再是理所当然的Marlborough Sauvignon Blanc和Central Otago Pinot Noir,酒单包括的是Waimea Gewurztraminer2014、Vidal Reserve Hawkes Bay Chardonnay2014、Babich Irongate Cabernet Merlot Franc2013、Trinity Hill Homage Cabernet Merlot2002、Elephant Hill Reserve Syrah2012、Craggy Range Fletcher Family Vineyard Noble Riesling2009等等。

两款黑比诺红酒:Ara Resolute Pinot Noir2012及Villa Maria Taylors PassPinot Noir2010,均产自马尔堡而非中部奥塔哥。

为了强调开拓新世界的决心,Trinity Hill、Elephant Hill、Ara等酒庄的代表都飞抵香港,亲自推介他们多元的一面。年前去访Trinity Hill的时候,已经被酒庄在Gimblett Gravels酿造的Homage彻底击倒,难以在冷气候地区取得理想成熟度的波尔多红葡萄品种,竟然绽放出温暖又优雅的美貌,这趟有机会一尝十三岁的老酒,更可肯定她的陈年潜力。向前走的时候,也得向后望。

红酒白酒大不同

从前葡萄酒世界以白为主,但80年代后逆转,红酒已经成功抢夺王者地位。以澳洲为例,90年代前仍以生产白酒为主,现在红酒占总产量超过一半,智利的红酒更接近总产量六成。

最近看到一个研究报告,找了2000个成年统计,发现喝红酒和喝白酒的人是不同的,结果非常有趣。例如喝红酒的人比喝白酒的人更多拥有大学学位、已婚、收入较佳、花费更多、酒量更好,又会更向往到外国旅游。喝白酒的人则更思家,对事业较保守,如果是单身的,会十分享受独来独往,其中85%更表示不打算找寻伴侣。

好介绍:诗人的酒

Champagne Cattier在2006年推出Armand de Brignac香槟,一个闪闪金樽成为名利场焦点,去年Jay-Z更斥资收购。意大利也有回应“莫使金樽空对月”,Bottega的Il Vino dei Poeti便穿上耀眼金装。

Bottega是最懂得包装之道的意大利酒庄,Prosecco天生是热衷于社交聚会的人,穿得浮夸不足为奇,亮点是酒庄原为这酒命名“诗人的酒”,玩乐不忘文学,现在则强调金身,酒标来一个“Gold”的大字。

诗人也要吃饭的。虽然为了看人及被看的派对而设,但余糖不高,清、爽,淡淡花香及苹果味,吸引到的应该不止拜金女。

●Bottega Il Vino dei Poeti Gold Prosecco Brut
●年份:NV
●产地:意大利Veneto Treviso

 

刘伟民, 现为自由撰稿人,专栏设于多份香港及中国内地杂志,着有《倾倒葡萄酒》、《说葡萄酒的语言———法国篇》、《世味葡萄緣》及《酒为上着》。

刘伟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