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何处去系列1:助脱离留宿街头日子 流动厨房用食物关爱街友

克切拉香积厨志工在出外派发食物前,需进行食物分配及包装。

克切拉香积厨志工在出外派发食物前,需进行食物分配及包装。

街友又称露宿者、流浪汉,是社会的边缘人,他们无家可归,隐藏在闹市中某一处角落,彷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在吉隆坡市中心的街友各有不同的身分背景,惟同样的是,他们多数都是大马公民。

究竟是什么逼使他们流落街头?他们的亲人在哪里?

为了解与帮助他们,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发起派发食物予街友运动,让他们得以温饱,但这运动背后,更是希望通过食物来接近街友,帮助他们脱离留宿街头的日子。

去年7月3日,联邦直辖区部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宣布,禁止在武吉免登路乐天广场(LOT10)方圆2公里范围内的流动厨房组织(Soup Kicthen)施赠街友,并要求这些组织搬离隆市中心,否则将面对惩罚。

这项宣布,引起社会大众反对声浪,此课题最终在斡旋一段时日后总算圆满落幕,也引起社会的目光短暂投射在流浪汉身上。

目前吉隆坡市中心内街友问题依然存在,但要如何减少流浪汉数量?

这是棘手的难题,因为这牵涉社会多层面及复杂的现象,加上每位街友都有不同的背景与情况,不能单凭热忱帮助的心就能成事。

创办于2006年的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也认知到此问题,因而从2009年至今进行4次普查(Bacian),以确保掌握的数据都与时俱进。

谢国良(中)向记者展示中心内各项物品库存记录表。

谢国良(中)向记者展示中心内各项物品库存记录表。

谢国良:大学生协助普查
了解街友生活背景

克切拉香积厨项目总监谢国良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普查原是为区分谁有资格领取食物,但现在已成为更深入了解街友生活背景及选择流浪街头原因的重要资料。

“几乎每隔数年就可看到吉隆坡市中心有新面孔的街友;克切拉香积厨并非是单纯派发食物的组织,更准确来说,是利用食物来接近街友,了解他们的需要,再设法帮助他们。”

谢国良早前参与另一轮普查行动,他当晚除如常在秋杰路一带派发食物,也让一班来自各大专院校的大学生协助普查。

他指出,志工要求及协助街友先填上普查表格,并且需拍照片后才能领取饭,以确保他们不会拿了饭就落跑而没参与普查。

这间房间除作为医药用品库存,也是街友辅导房。

这间房间除作为医药用品库存,也是街友辅导房。

收集数据仅反映现象
97%街友是大马人

据克切拉香积厨志工莫哈末尤梳及其孩子哈山合著的《饥饿无疆界》(Hunger Knows No Barries)一书中,引述克切拉香积厨过去所收集1224位街友的数据中发现,这些街友中有高达97%(1188位)是马来西亚人。

单是数字看似惊人,但该书多次强调街友流动性大,以致不可能会有准确的数据,换言之,所收集到的数据只能反映现象,而非实际的数据。

流浪街头因素多

谢国良说,上述数字与他现在所观察的现象符合,即在隆市中心中的街友,绝大多数是大马人。

至于什么原因造成街友流浪街头,他坦言,原因很多,包括涉及黑帮纠纷、寻找工作机会落空及没钱交房租等,但普遍来说,街友的教育水平都不高。

谢国良也透露,据他了解,许多街友小时都在父母离异的背景下长大,当中有不少街友有被扣留的经验。

建议政府探讨根源
推己及人伸援手

2006年,一批詹杜固拉仁波切的学生凭着仁波切的教诲,开始在吉隆坡大街小巷派发食物,而随规模扩大,他们于2008年注册,正式成立克切拉香积厨。

“饥饿无疆界”

以“饥饿无疆界”为口号的克切拉香积厨,自创办以来都在无宗教、种族及政治背景下,向吉隆坡市内需要援助的人提供协助。

谢国良自2007年加入,并从志工做起到今日担任全职项目总监,他自嘲多次在派饭时被误以为是街友的谢国良有感而发,他指出,若公众对街友关心,也可说是为自己买一份保险,因每人都有可能会成为街友。

询及目前我国政府对待街友的制度,谢国良建议政府尝试从街友的角度制定相关政策,并探究造成街友流浪街头的原因。

他也揭露,有的老板聘请街友工作时,并没有发出聘请信函,以致有些有意拖欠薪水的老板,推说街友并非他们的雇员,而拒绝支付街友薪金。

明日预告:明天的街友何处去(二)系列报道,让我们从参与制定我国协助街友机构Anjung Singgah收留所的Reachout慈善团体创办人彼特尼可尔口中,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独家报道:岑建兴 摄影:张胜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