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行业:制水粉

150703D07_C2278-5

16世纪开始,亚洲人就已使用磨成粉状的稻米敷面,俗称“水粉”,马来语则称为“Bedak Sejuk”,即凉粉的意思。当时,人们用水粉来保护皮肤免受日晒的侵害,同时防止皮肤老化。依据槟城客家人的风俗,他们不仅以米水洗身解暑除燥气,还会用茉莉花的叶子磨成汁,搅入水粉后,涂在水痘患处止痒及促进病愈。

150703D07_C2279-5

师傅:杨景明

杨景明师傅生于1941年,早期捕鱼维生,也曾从事养猪、制作峇拉煎等事业。31岁那年,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制作水粉,而且自立联成水粉公司,至今经营逾有40年。他每天可生产约20公斤水粉,累积到100公斤就装瓶待售。当时,市场对水粉的需求颇大,他的产品除了在槟城销售,也批发到吉隆坡、马六甲和柔佛。但渐渐地,各类的品牌保养品的出现,也让水粉产业变成夕阳行业。

然而,杨师傅并没因此而放弃水粉业,反而是默默地耕耘,每个步骤都投入细心与耐心地将之完成,他说,从没想过要退休,因为只要家人能开心就是他最大的动力。

过程耗时费力

水粉的制作极为耗时费力,杨师傅成功改良了磨米机器代劳,但其余工程还是得靠手工。首先,他用50公斤装的碎米来制作水粉(图1)。将碎米清洗5或6遍后,以井水浸泡10至20天,每星期必须换水一次。碎米浸泡几天之后就会开始发酵,在水面形成一层泡沫并发出一股酸臭味(图2)。发酵完成后去除泡沫,将碎米和水磨成米浆,滤掉水分,然后装在布袋里吊起来沥干,形成米糊,再让米糊通过筛板形成颗粒状(图3、4、5、6)。他将自家的门前屋后的空地打造成晒水粉的地方,水粉颗粒在太阳下暴晒1小时后放到室内,隔天再重复暴晒3至4天(图7)。最后,放到室内风干至完全凝固后才入瓶。

游客参与制作

杨师傅会在日晒三竿的空地上曝晒水粉,下雨天就急忙收起水粉粒,用最原始的方法重复同样的劳作,他早已认命,接受当下的生活。他从未期待这夕阳行业会重新受关注,直到槟城乔治市抛起护古风,其技艺顿时变得珍贵。

随着游客量的增加,杨师傅转型开放让游客亲自体验制作水粉过程。为了不影响日常工作,杨师傅一家人也前来帮忙父亲安排接待事项,让这门夕阳行业开始蓬勃起来。

(以文字、图像记载传统制造业的光辉岁月。 [email protected]

●陈永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