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暹(上篇):福建暹不离不弃中华根

传统福建暹3母女,在门前楼梯口坐着,门上贴有对联。

传统福建暹3母女,在门前楼梯口坐着,门上贴有对联。

吉兰丹土生华人,也称为“福建暹”(Hokkien Siam),扎着“华人”的根,注重华人文化礼节,虽然是泰国和福建人的“混血儿”,但始终对华人文化的根不离不弃。他们皮肤黝黑,用手抓饭吃,年长的一辈不会说华文,只会说马来文或福建方言,连居住的屋子也受泰国及马来建筑风格所影响,但是他们坚守中华文化。

福建暹居住在大马与泰国边界,是大马男子跟泰国女子通婚,在马来西亚土地上生活,因为生活环境的关系,产生了“福建暹”的特有文化。

无论是在语言、居住建筑物、饮食方面都以中华文化交融着泰国文化和马来文化,却坚持保留中华文化的情操,因此虽然居住在马来人居多、泰国人居多的泰国边界吉兰丹,也不被其他族同化,反而在种族文化交融中绽放文化色彩。

比华人更加华人

早期,福建暹虽然丧失了理解方块字的能力,但崇拜中华图腾,比多数的华人更坚持传统中华文化的信仰、伦理和礼仪。

犹如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黄保俊所言:“他们比华人更加华人”。

或许大家都熟悉马六甲的峇峇娘惹文化,但少人得知吉兰丹也有土生华人“福建暹”。

根据历史书籍记载,从中国迁移至吉兰丹的土生华人早在中国明朝年代,约12世纪,就定居在吉兰丹河边。他们沿河而居,主要是务农为主,引用河水灌溉大地。

丹州华人人口只占州内人口的4%,哥打峇鲁的华人祖籍也以福建为多,这些华人中,其中一部分是“福建暹”。福建暹在西海岸的吉打、玻璃市、槟城及北霹雳也有。而丹州的最有特色,尚保存浓厚的传统习俗,如今已经是第7代或第8代了。

谈及福建华人男子为何不要与吉兰丹马来女子通婚?这主要是因为宗教关系。福建人不舍得遗弃他们的文化“根”,华人信仰佛教,与泰女一样的宗教,因此,他们都选择跟泰女通婚,而这选择伴侣的首要考量已经显示出福建暹对中华文化重视的程度。

“倘若跟马来妇女通婚,就不可以保留自己的中文姓名,并且会跟马来同化。”

以自称华人为傲

吉兰丹华人历史及文化协会会长黄崇锐以及夫人谭丽屏专门研究吉兰丹华人历史,对于“福建暹”的文化历史也颇有研究心得。他们表示,福建暹对于自己有非常强烈的华人意识,他们认为他们就是华人。“一些甚至会介意被称之为‘福建暹’,他们以自称华人为傲,要获得华社的认同。”

日前,吉兰丹福建暹多数已经“城市化”,而散布在吉兰丹北部一带的40个华人村(Kampung Cina)里,他们居住的特色建筑物、生活习惯以及信仰等等都有“泰文化”,讲的也和丹州华人同样的闽南语。他们跟华族选择通婚,除了一些还居住在华人村之外,已经分不清楚是福建暹还是华人了。

黄保俊说:“华人村虽然是马来名,却纯粹是华人的聚居地。例如Sabak、Senang、Salor、Danang全部只有马来名,但却是吉兰丹华人村庄。”

语音掺杂泰文发音

由于过去都以马来名字命名,地方名字也不能换了,如今,也没有中文译名。

华人村一般跟马来甘榜靠近,周遭环境以马来人居多,也跟马来同伴一起嬉戏,都会说马来话。但老一辈福建暹没上过华校,因此不会写华文。“他们说的福建话,语音也掺杂了马来文及泰文发音,许多外州人都听不懂,因此他们干脆与外州华人以马来话沟通更顺畅。

“虽然老一代懂华语的不多,但在为孩子取名时,坚持要使用中文名字,并且要‘有名有姓’,所以就用拼音。但新一代都念华校受教育,都会讲华文,书写华文,可以这样说:30岁以下的福建暹都会说中文,因为有接受教育,40岁以上则只会讲福建方言。”

神案前的供桌系红彩布,表达福建暹对华人红色好意头的文化意识。

神案前的供桌系红彩布,表达福建暹对华人红色好意头的文化意识。

对联情意结

吉兰丹丹那美拉的巴西巴力华人村,还保留住百年的福建暹特色居家,其建筑物是高脚式的木屋,但又跟马来高脚屋有所不同。

据说是福建暹模仿马来高脚屋,掺上暹罗色彩建筑屋以及华人福建的建筑风格的屋子。

黄崇锐表示,约在250年前到达吉兰丹的华人应该没有经济能力建造有规模的房子,多居住在简陋的木屋。

一列6个香炉,一个香炉代表一代祖先。

一列6个香炉,一个香炉代表一代祖先。

香炉敬仰神明

根据口述历史,这些传统福建暹屋历史多数都已有百年。

记者参观了屋主黄文树(57岁,农夫)了解其福建暹传统屋宅的格式,在屋子正门口有楼梯,拾级而上,就可以进入大门,黄宅大厅进采取斗拱的做法,应该是比较明显的闽南建筑风格。二厅是狭窄的空间,中间的墙壁像一道屏风,左右两侧各有一道后门。

对着大门正门则设有神案,简单的木制神案上供奉着关公以及祖先香炉,神案下则是“虎爷“。

最特别之处是大门两旁用红漆、金色漆涂字粉刷成对联和横匾。神案也是用红漆、金色漆涂字粉刷神明和横匾,对联刻画出对神明的敬仰。这很明显的透露出福建暹对华人文化的保留。

红彤彤的春联则贴满了整个大门及神案,神案前的供桌系红彩布,眼前尽是一片红彤彤,传统点出福建暹对华人红色好意头的文化意识。

尤其是在屋子贴满对联的重视程度,表现出他们对中文字的一种执着情怀。

除了黄文树的屋子,其他福建暹的屋子也多贴对联,即时是没有过农历新年也如此。

黄文树表示,该屋子是公公遗留下来的产业,原本是贴纸对联,后来由于纸张容易损坏,索性漆上墙壁,对联会比较耐久。

福建暹重视祭拜祖先,供品非常丰富。

福建暹重视祭拜祖先,供品非常丰富。

请教供奉礼仪

据了解,一些在吉兰丹唐人坡发迹后的福建暹会从中国雇佣了一些秀才书生,帮他们打里生意兼教导孩子念书。

乡村的村民不仅向这些秀才们请教各种供奉神明和祖先的礼仪,还把他们的对联,字画带回村子去,收集了一些对联样本,每次都可从中模彷。

或许,因为不认识方块字,反而让他们产生要保留中华图腾的意识,一年356天都贴着对联。

人才向外发展

另外,屋檐下的走廊空间供他们休闲,通常他们摆几张沙发在走廊下乘凉、休息。

屋子的右侧空间辟成小客厅,屋子后方则是厨房,再往后院走去,都会有一口井,作为他们日常用水用途。

不少福建暹古老传统屋子皆被丢空。根据当地村民表示,巴西巴力年轻人到城市里就业,并在那里购置新屋子,华人村面对人口流失的问题。

另外,记者观察到某间店屋所设的神案,祭拜着泰国佛,却也张贴红色的对联,彰显出泰国宗教与中华文化交融的情景。

祭拜祖先注重礼节

福建暹饮水思源的观念根深蒂固,他们尊重祖先,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挂着祖先的肖像。

他们也设香祭拜祖先,而祭拜祖先的方式很特别,祖先灵位上多没有祖先牌,而是摆上多个香炉祭拜。

土生华人佩丝家的祖先灵位,竟然有6个香炉排成一列,佩丝指出,一个香炉代表一代的祖先,她家已是第7代,所以有6个香炉。

福建暹在祭拜祖先时,祭品也非常讲究,在祖先面前甚至要跪拜,相当虔诚。

黄崇锐(右)及谭丽屏对“福建暹”研究颇有心得。

黄崇锐(右)及谭丽屏对“福建暹”研究颇有心得。

墓碑刻马来文

黄保俊指出,福建暹依然保留着清明时节祭拜祖先的传统习俗,他们的清明祭品非常丰富,且会跪地祭拜,手持香烛,非常虔诚。

此外,土生华人的古墓更具特色,华人传统式的墓碑,在墓碑刻子女的名字却采用马来文。“碑上刻画出生和去世的年月日是采用中文,有些古墓的名字,连亡者的名字都是用马来文书写。”这主要是子孙不懂得书写中文,就用拼音来注明,拼音也就是按照马来文的拼音方式。

报道/摄影: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