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摄录代驾名车过程 商人遭交警围殴扣留

陈先生(左起)向张菲倩及萧瓦展示还有手指印勒痕的手臂。

陈先生(左起)向张菲倩及萧瓦展示还有手指印勒痕的手臂。

(安邦2日讯)商人欲拍下交警代驾豪华名车过程引发误会,遭五六位交警围殴,更以阻差办公为理由扣押一天,身心迄今依旧饱受惊吓。

这位来自班丹英达的商人陈先生(34岁)指出,上月28日凌晨1时30分,与友人在谷中城聚餐后,带着女友驾宝马3 Series回家,在赛布特拉路交通圈遇路障。

配合做酒精测试

“当晚喝了酒,交警问我也如实告知,但自认清醒及配合做酒精测试,检测为110。交警叫我坐后面,把车交给他驾往警局调查。”

他直言是爱车之人,询问交警为何代驾,是否有权这么做?心里更担心接下来会遇上什么事?但交警没回应。

“为保障本身利益,我启动手机摄录功能,在下车时,用国语指交警驾我的车,结果对方一见摄录,即往后跑向交警群中。”

他提着手机往人群走去了解情况,一位交警责问他拍什么,他也试图解释,惟有人用脚踏在他的脚,他初以为对方不小心,往后一退,依旧遭对方上前踏脚。

出席者有莲花苑区州议员张菲倩及行动党黄金花园支部主席萧瓦。

用布套头 围殴1分钟

陈先生突被一人扯着头发,过后有数人把他压在地上,遭围殴约1分钟,女友还看见有人用布套上他的头。

他说,交警更指示删除短片,然后送往吉隆坡交警总部,在那里发现官员对他有明显敌意。

“他们没教我如何做酒精测试,待我要求重做也不给,只说测验错误,须到医院验尿及血。”

他说,还以为前往医院后可回家休息,交警告知还有另一案需调查是否阻警方办公,所以将他送往增江扣留营。

他称,查案官在法庭要求扣留4天调查,幸好遇上律师协助,只扣留一天。不过,只扣留数小时就被下令换回扣留服,遭警方用手铐押回达卫斯警局,期间的等待,更不允许他坐椅子。

没吃晚餐没提供水

“回家后,我发现手腕有手铐勒红肿的痕迹,身体被压部分如颈部、手肩和脚都有明显淤青,心里一直处在恐惧中。”

他说,从27日晚开始没吃晚餐,被扣期间也没提供水,整整一天没有吃饭,直至获释为止。

遇路障可要求警方出示证件

张菲倩提醒民众遇路障时,有权要求警方出示证件证明身分。

她说,若警方认为有必要代驾,基于轿车是私人财产,须先征询同意;并且在要求民众回警局调查前,须说明犯了什么法。

“如果警方要扣留,民众有权拨打电话寻求法律咨询。”

她炮轰,陈先生个案如同活生生的港匪片,不允许喝水、被上铐、被殴等,显示大马警方的权力过大,陈先生个案更是冰山一角。

“因此,民主行动党早在10年前就呼吁成立独立的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制衡。 ”

基于陈先生是商人,她将致函要求警方归还手机,以及报告案件最新调查进展。

为保障利益备案
女友表哥遭查案官警告

陈先生为保障利益到班丹英达警局备案,女友表哥接获查案官来电,警告是否要搞事!

陈先生说,在这起案件完全不懂程序,也不懂有权质问警方扣留原因及要求打电话求救,直到在庭上遇到大马律师公会一位代表,才知悉本身遭警方无理对待。

“对方有劝我报案及验伤,保障自已,但案件还没处理完,当晚协助女友和警方接洽的表哥即接获来电,责问是否要闹事?令我有感官官相护。”

他说,女友当时在警局等待时,还有警察不停责问女友是否已删除短片;不过手机内的短片虽已删除,但录相已在拍摄时,自动连线储存。

他惧怕警方的权力,加上报案过程故意拉长处理,让他倍感受不了,决定不追究此事,但希望本身遭遇可作为借镜,提高民众觉醒,捍卫人权。

陈先生被扣过程 (6月28日 )
1.30am:遇交警设路障
2.00am :在吉隆坡交警警部调查及接受酒精检测
7am :送往医院验尿和血
9am:送往扣留营,文件不足,折返达卫斯警局
10.30am:上庭,法官认为陈先生个案无需扣留4天调查,只扣留一天
2pm :警察突叫他外出,换回自己的衣服,用手铐压往达卫斯警局
6pm: 获准回家,惟7月11日需到达卫斯警方报到及月28日到交警处报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