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豪感与危机意识

马币跌跌不休,马老爷与纳大人为了1马发展公司闹得沸沸扬扬,而玛拉(MARA)子公司的弊案,伊斯兰党与行动党抵不过七年之痒,沙巴地震让我们醒悟原来马来西亚不再是地震安全区。人民为了该穿什么烦恼,当官的也忙着救自家后院的火,现在是马来西亚的幸福旱季,好消息就好比一场甘霖,大家苦苦盼望。“乱”是当今马来西亚的最佳写照。

这个时候,如果说身为这个国家的子民有自豪感,无疑是哗众取宠的说法。我们能自豪什么?比双峰塔还高的国债?还是为槟城炒果条沾沾自喜?

自豪与自大就一字之差,自豪是为了某项成就而感到光荣,并对成为社会的一分子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自大的本质是无知,是安于现状,裹足不前。大马坑坑洞洞,增强自豪感又能怎样?

习惯对坏事深信不疑

当你还在觉得马来西亚一无是处时,其实就普遍反映出了我国人民现今的自豪感低落,总是拿放大镜看国家的劣势,对优势视而不见。顺手拈来,世界经济论坛报告指出,马来西亚的全球竞争力在六年跻身世界二十大、美国《国际生活》杂志选出最适宜退休夫妇安享晚年的国家,我国排名全球第三,亚洲第一、根据澳洲经济学与和平研究所,我国是和平安全指数世界排名第19。这些可以让我国咸鱼翻生的机会为什么大家视若无睹呢?

讽刺的是,随着政府的种种弊端一一浮出台面,人民已经养成了对坏事深信不疑的习惯。公积金局有财务危机,MH370事件有政治阴谋,天价直升机、“浮水艇”都成了嘛嘛档的闲话家常。当危机意识已经凌驾于国民的自豪感时,就出现了大马人移民海外的人数4年里翻了100倍的情况。很显然的,这些人出走时认为马来西亚前途茫茫,他们解决了问题吗?或许解决了个人的“钱途”,但是马来西亚的依旧百孔千疮。

并肩战斗救国家经济

事实上,自豪与危机意识必须平衡的根植在每个国民的心中。若只是一味的对国家挑战忧心忡忡,杞人忧天,甚至绝望,放弃,造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才外流,越来越多的人到对岸捞新币。国民的自豪感是扮演着一股希望,让人民设定共同的奋斗目标,一起朝向目标迈进。

98年的金融风暴席卷韩国,大韩民族与国家共进退,捐出黄金来拯救祖国经济,他们意识到了危机,他们与国家并肩作战。这样的精神,是当今马来西亚最迫切需要的。

从3‧08到现在,人民经过了一次次的集会,发出了一声声的不满,大家都累了,无力了。

现在,我们缺的不是骂的人不够多,而是相信骂后有用的人太少。对于国家,我们的自豪感停留在东姑阿都拉曼高喊“MERDEKA”的画面、国油广告里三大种族小孩天真无邪的笑容、羽球场上的李宗伟激动夺冠。

遗憾的,第一种已成历史,第二种只是幻影,第三种是短暂的。现在我们急需的是一个更大的奋斗目标,凝聚大家,只要我们相信还有希望,我们可以办得到!

王程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