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看希腊

始于2009年末的希腊债务危机,来到了2015年,经过了多次的借贷后,情况依然没有改善,反而进入了倒债阶段,最终期限到达前还是无法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无法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的发达国家。当然,希腊和其他国际债权人的谈判还将继续,结果如何,还要再等。希腊的天空依旧蔚蓝,但人民的心恐怕早已蒙上层层阴影。

我不是经济学家,深奥的经济理论我不懂,广大深远的影响可能也不是我看得清的,但是以一个小市民而言,我知道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欠钱不还就会被追债,而欠债人就得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可能去筹钱还债,想当然尔,自己勒紧腰带减少开支肯定是免不了的,更别说什么要享受生活之类的话,这些全都不能有了,直到你还清债务为止。

担心大马庞大债务

当然,这只是我这个小市民的心态,一个国家当然不能和个人相比,首先债务的数额那就是天差地别了,还债的方式更是截然不同,有许多谈判的空间,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钱最终还是要还的,只是以什么方式用多久的时间,那就另当别论了。个人的话,受苦的可能就一个小家庭;国家的话,可能全民一起背负债务,就连未来的几代人可能也得为之负责。如果说要削减人民福利减少开支还债,肯定会引起反弹,但是难道未来几代就有责任在还未“享受”之前就先背上一大笔债务吗?

不管怎样,希腊的债务危机对我这个小市民而言还是有些距离,但看到希腊这种水深火热的情况,我不得不担心,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身处这样的国度里?希腊在2009年末承认多年以来一直低报赤字数据,引发了债务危机;我们的政府这几年来究竟有没有如实禀报赤字情况,我不知道,但每每市场低迷,人民经济负担明明越来越重,官联机构深陷庞大债务,而政府却依然粉饰太平,直说一切都没问题时,我就会忍不住担心,总有种深深觉得“这就是问题”的感觉。如果总是不肯承认问题,又该怎么解决问题呢?

烂债太多纸难包火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日前上修了我国展望评级,是项喜讯吗?说真的,这项评级或许对投资者有信心作用,但我也担心,这会成了对内的一种安抚说法。只希望高官们不要以此来安抚民众对经济前景的担忧。希腊绝对是大马的最佳借镜,就算再多的粉饰,最终也会有纸包不住火的一天,倒不如早早的说明真相,或许还能有转机。当然,身为大马的一分子,我绝对不希望看到大马成为第二个希腊,否则,苦的还不是自己?

周秀洋·自由撰稿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