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在前

希腊的倒债危机,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白武士们的抢扶烂泥上壁,也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光景犹如身负巨债,但现金枯竭的1MDB,每逢一单债务即将到期,银行或被拖了又拖,或者市场在观望究竟又从哪里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仗义还债,几次下来,终究是惊险万分,但皆能不按牌理出牌解套。

上周大家还寄望在一众白武士们因为一荣俱荣,一枯俱枯的共存心理,最终会继续奋勇救希。可是,有持无恐,以为把自己的计时炸弹和白武士们绑在一起,白武士们就不得不永无止境地将自己一甲子修来的功力反吸星大法源源不绝地输入早已虚脱的希腊。结果,事与愿违。

现在希腊银行已限制提款,再下来,已习惯养尊处优,吃香喝辣,逍遥安逸的希腊人,马已死,不落地行也不可了。但那双长期犹如中风病号,拄杖而行的双腿,如何弃杖行走前面岖崎坎坷的蜀道呢?我们生当“双油”泉涌,“双电”闪烁全球的世代,并未直正经历国家破产的惨状。因此,还是难以想象,国民党在陆败溃前夕,货币每小时狂贬,一捆钞票罝一合火柴的恐怖状态。

国债越增越多

我们的透明国债,已近上限。连同隐藏得并不巧妙的债务,按世界银行的估计,已达GDP的70巴仙。这当中,1MDB和9家关联公司向公积金局借的频800亿令吉,贡献不小。部长虽信誓旦旦,每年都强调要减债,可是国债却是越减狂增的越快。

债务在GDP的55巴仙之下,还易控制和减低;到了70巴仙,下坡雪球效应下,还能控制吗?

看希腊人排队到银行提款,并不同情这些好逸恶劳的民族。

但看到1MDB以及9家官联公司的800亿,可以不揘冷汗自哀吗?在成群毁国败家狼豺横行狂嗥下,能不祷告上帝怜悯我们这些自力更生从不拄柺杖的百姓吗?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