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求医 再寻生路

史岳龙:我们的生命交给了医生,我们做病人就接受现实,放心地去接受治疗就好了。

史岳龙:我们的生命交给了医生,我们做病人就接受现实,放心地去接受治疗就好了。

活下去就有希望。

常听人道:我不怕死,不在乎活在世上时间长久,而在乎过程精彩。然而,癌症的突然光临,让人措手不及,挣扎生存并非怕死所为,而是还有许多“未完成”。

活下去,是我们的权利。只要一口气还在,一切都可能。

病例————●姓名:史岳龙●●癌症:食道癌●●●岁数:62岁

在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址:www.moderncancerhospital.com.my),我们看见许多抗癌勇士,他们飘洋过海来到这里,就只为了寻找活下去的可能。从他们身上,仿佛看见一道光,那是勇气之光。

就在我们到访的第二日晚上,医院的会议室内进行着每月抗癌勇士颁奖礼,我们有幸赶上观礼。

每月,院方都会根据患者病情进展,挑选5位抗癌勇士,肯定他们抗癌的勇气和努力,也给其他患者作为榜样,将抗癌勇士的正能量发放出去给每一名患者。

向抗癌勇士致敬

当晚,患者们站在台上分享一路抗癌故事。他们当中不乏为寻找治疗而经历多番波折,比如因医生误诊而在早期未发现、被判绝症而不得治疗,几经曲折才来到这里。

他们来自印尼、越南、泰国、也有马来西亚的患者。他们操着各方语言诉说各自故事,观众通过翻译明白内容。席上偶尔传来抽泣声、哀叹声,患者踏破铁鞋寻治疗的故事让人不禁鼻酸,但看见他们能够站在台上中气十足的发言,有让人为他们此刻的健康忍不住呼声喝彩。那夜,会议室内时而悲伤,时而欢笑,向抗癌勇士致敬。

当晚颁奖台上,其中一位勇士正是我们的同乡。他是史岳龙,来自沙巴亚庇,是一名食道癌患者。颁奖礼后患者还需休息,匆匆与他约好隔天做访问的时间,第二天我们才到史岳龙的病房拜访他。

还未踏进史岳龙的房间,便听到里头传来了一男一女快乐的交谈声,还有扑鼻的饭香。他的妻子欧阳玉娇也在房内,她刚下了米煮了一锅粥,给史岳龙和自己当午餐用。

太太陪伴在旁

小小病房内有两张床,一个厕所,还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明明是病房却像家居套间,厨具、食材……都是生活的痕迹,毕尽他们已在这个房内住了1个多月,这次是住院时间最长的一次。

“这次来住(的时间)最长,因为这次做放疗嘛,时间需要比较长。”

史岳龙坐在靠窗的病床上缓缓地向我们解释这几个月中来回广州和亚庇的故事,而太太则坐在另一张病床上,看着丈夫,偶尔也会搭上一两句。

从亚庇到吉隆坡,从吉隆坡到新加坡,在从吉隆坡到广州,这一路抗癌,太太都陪伴在身边,对他不离不弃。一路曲折,其实前后只有短短7个月时间,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为难了这对夫妻。

去年10月,史岳龙终于对自己久咳不好的情况心生怀疑。咳了好几个月,偶尔还在半夜咳到醒过来,吐了一口白痰。眼看情况不对,决定找医生检查。

在亚庇看了好几家诊所,中西医也看扁了,情况也不见好转,咳嗽情况越演越烈,他决定到西马的专科医院检查,他想毕尽西马专科医院多,医生也多,还是得跑一趟。买了机票飞到吉隆坡,医生给他做了食道和肛门内窥镜检查。检查结果是肺发炎。医生给他开了一些抗生素,让他回家跟着指示服药,便打发他走了。

回到亚庇,抗生素吃了一段时间,咳嗽还是未见好转,半夜睡醒仍是咳了一口白痰。情况还变本加厉,不只咳嗽,胃口也不好,难咽固体食物,只能吃液状食物。

食道内长肿瘤

史岳龙在新加坡的女儿见状,建议父亲到新加坡的医院再做检查。在新加坡,这次检查报告显示,史岳龙的食道内长有一粒7公分大的肿瘤。新加坡的医生给他的建议是做外科手术把肿瘤切除,但此后进食得用导管。

史岳龙乍听这点便不肯了,这样依赖导管生活实在难受啊!手术胜算不高又加上手术后遗症,另外新加坡医药费昂贵,而且新币兑马币又高昂,种种隐忧让夫妻俩一时也没办法做决定。

他们告诉新加坡的医生需要再三考虑,便回到亚庇,考虑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新加坡医药费贵对我们来讲很负担,我们本来想去吉隆坡治疗好了,但是那家医院的医生连肿瘤也检查不出来,我们也犹豫该不该去。”当时,夫妻俩也迷茫了。

“当时我的一个好朋友来我家看我,他建议我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治疗,告诉我他的朋友也是在那里接受肿瘤治疗的,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家医院。”

后来他也打听到了有几个朋友也曾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接受治疗。一个是前列腺癌患者,治疗后现在已经健康状况已好转;另一个是舌癌患者,也活了下来。

听到了他人成功抗癌的故事,他决定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在吉隆坡办事处咨询。那时是去年12月,他和妻子飞到吉隆坡,咨询吉隆坡办事处专家的意见。当时,专家看了他携带去的检查报告,告诉他当地医院有方法可以治疗他的状况,并给他大略讲解治疗发方法。

欧阳玉娇一路陪伴着丈夫史岳龙,对他不离不弃。

欧阳玉娇一路陪伴着丈夫史岳龙,对他不离不弃。

局部化疗副作用小

“当时专家说他们医院有做咨询冷冻治疗、粒子植入治疗和介入治疗,尤其介入治疗是比化疗效果高出30%的治疗,这种治疗是一种瞄准肿瘤进行的局部化疗,精准杀死癌细胞,不会影响周围的正常组织,副作用小。”

专家向他提供的方案,再加上友人的例子,他决定了到广州一试。一切琐碎事务如申请签证、入院手续等都交由吉隆坡办事处帮忙处理,很快地在今年一月初,他和妻子第一次到广州当地医院,那次一去就在广州呆了10来天。

首次到医院,先是接受各种检查。然后医生根据他的病情,为他制订了治疗方案。医生决定为他进行介入治疗和生物免疫治疗。 “这里比较特别的是,不是一个医生医你,而是几个医生一起讨论怎样治疗,他们会针对个别病人的情况决定治疗,这点让我比较放心啦!”

入院两天后,史岳龙接受了第一次介入治疗。问他感觉如何?他表示,由于治疗前医生有详细向他讲解介入治疗的原理和应注意事项,所以他也做好了面对治疗副作用的准备。

介入程对付肿瘤

除了介入和生物免疫治疗,每次疗程都包括化疗。

“化疗并没有听说般那么恐怖,我听到很多在马来西亚的病友,他们化疗的情况很惨,我不觉得很辛苦,可能这里有放那种保护肝、保护胃的药所以副作用没有那么严重吧?或者可能是我自己的体质还可以接受化疗吧?”

介入治疗最辛苦

这次他入院主要接受放射治疗。让他比较介入、放疗和化疗哪个比较辛苦?

他毫不犹豫道:“介入最辛苦啦,放药进去时,真的感觉到药物在血管内跑,热热地,一阵子后温度才慢慢下降,然后就没有那么难受了,而且做介入时胃口比较不好,口感觉很淡啦!第三次介入治疗时,有反胃!

“但是我觉得自己比较幸运,我虽然有吐但是没有很严重,我看到其他病友的情况更很严重呢!”

治疗虽然辛苦,但看着这几个月来见情况好转,症状减少了,感觉自己精神更好,心情也变佳,治疗再苦也无所谓了。史岳龙透露,3个疗程后,检查发现肿瘤缩小了许多。欧阳玉娇说:“他现在整个人心情也变好了,刚开始的时候他很焦虑,心情也不好,现在我看他也比较放心了”

史岳龙表示,很多人都会说好心情有助病情好转,可是人在生病时心情还能怎样好起来呢?“我也知道要放松心情,但是我们做不到,真的笑不出来啊!只是做了治疗,看到有效果,觉得身体比较好了,心情才较好一点了。”

除了介入、化疗、放疗和免疫治疗,他也接受了中医治疗。由于接受治疗期间身体虚弱,他要求医院的中医检查身体,并给他配了药,药物一包包分装好,给他带回亚庇服用。史岳龙前后来回广州5次,接受了5此介入治疗,前后医药费大概花费了20万令吉。由于没有购买保险,所以医药费都得自付费。

不要放弃自己

他表示,自己比起他人还算是较幸运的一个,毕尽有能力负担越洋到广州治疗的花费,治疗的副作用也不大。因此,他希望其他癌症病友也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治疗,不要放弃自己。

“我们的生命交给了医生,我们做病人就接受现实,放心地去接受治疗就好了。”

后记:艰辛路上有爱相伴

“当时新加坡的医生说他只有4到6个月的寿命了……”欧阳玉娇掩面痛哭,抽泣着艰难地继续说:“我和女儿一直瞒着他,现在已经过了6个月,我也敢讲出来了……”

在访问途中,欧阳玉娇首次向史岳龙透露当时医生的话。我把纸巾递给哭成泪人的欧阳玉娇,目光转向史岳龙,他听着妻子的话,头微微点着,但并没转身看妻子,只是嘴角微微扬着,继续向记者讲解治疗过程。看着他故作镇定的样子,让我这外人看了,心也抽痛。这夫妻俩,共同走过了多少艰辛路,那是旁人说无法理解的。

这样的情况,相信,同样发生在许许多多癌症患者和家属的身上。家属面对的矛盾,患者面对的辛苦,这些都是他人所无法体会的痛。愿,全天下的癌症患者都能赶快好起来,天下所有患者家属也赶紧快乐起来!

知识补充站:介入治疗 

介入疗法是以医学影像设备为引导的微创治疗,主要分为2大类:血管性介入治疗及非血管性介入治疗。只要开一个1至2公分的切口,在医学影像设备如CT扫描引导下进行穿刺,将特制的导管、导丝等精密的器械直接引入到人体,对病变进行诊断,或抽取其组织进行局部治疗。该治疗在肿瘤诊断和治疗方面的广泛应用。其最大好处是不开刀、创伤小、恢复快、效果佳。

在医院遇到的另一名马来西亚的口腔癌患者张雪珍。

在医院遇到的另一名马来西亚的口腔癌患者张雪珍。

广州直击报道:周季鋺 图:受访者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