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暴冲的希腊经济急救不能拖

希腊经济已经送入加护病房,一些零件已经停摆,尤其是银行体系;等出病房之后经济规模将大幅缩小,且今非昔比。

但如果迅速做出重要决定且一以贯之,长期将仍有繁荣的潜力。

债务谈判破局,希腊社会立即陷入恐慌。政府决定关闭银行数天,并实施资金管制,雅典股市也休市;接下来将呈现一片企业关闭、物资短缺、债务违约及秩序混乱现象。

希腊经济将遭逢更深度的萧条。国内经济活动将明显减缓,或是停摆。

国际贸易将萎缩,债务将迅速堆积,政府将被迫发行“欠条(IOU)”,等于是实施平行货币。

各行各业将难以得到物价供应,也无法还钱。人民将大举移出,到欧洲其他国家找工作。连观光业也将大受影响。

政客一昧推托卸责

经济与社会“突然停摆”,人道成本将莫此为甚。贫民将增加、失业率提高,政府只能扩大社会安全网,社会网络更加紧张。

政客更加丑陋,只会一昧推托卸责。

此种演变将使希腊极难再维持欧元区的会籍,如此希腊经济当然会萎缩且更加脆弱,但也可能从此脱胎换骨。

既然希腊与债权机构无法防止“希腊暴冲”,现在的挑战就是对非常糟糕的情况做出最佳的因应。

由于支付系统突然停摆,连环倒闭已难以避免;但能够、且应该做些事来控制伤害,并把经济带上一条更能持续的成长道路。

政府必须迅速且全面地重组银行体系,将大部分银行转为公有。

重新发行本国货币

由于银行股东与债权人都遭受严重损失,因此唯有在新的货币管理体系下银行才能重建资本,最可能的作法之一就是重新发行本国货币。

同时政府须改革预算流程,将社会部门列为优先支出对象,扩大税基及防制逃漏税,并乘机打破寡头垄断及妨碍希腊经济发展潜力的陋规。

尽管希腊可能脱离欧元区,但无论基於社会及地绿政治的理由,希腊都不能脱离欧盟,这是欧洲伙伴国家的重要责任。

如果不能维持希腊在欧盟的完全会员地位,也须迅速与希腊订立某种形式的联盟协定。

没人希望见到“希腊暴冲”;但却已发生,且代价异常庞大。

现在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以确保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还能得到好结果。

伊尔艾朗(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