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个违约发达国家 IMF确定希腊倒债

希腊陷入债务违约,当局实施资金管制,规定希腊人提款上限。然而,有不少老人家及退休人士没有提款卡,银行关门令他们无法到银行提钱。希腊政府因而重开约1000间银行,让老人家提款。惟由于人数太多,不少银行分行门外情况一度混乱,拥挤的人潮挤满银行门外。(欧新社)

希腊陷入债务违约,当局实施资金管制,规定希腊人提款上限。然而,有不少老人家及退休人士没有提款卡,银行关门令他们无法到银行提钱。希腊政府因而重开约1000间银行,让老人家提款。惟由于人数太多,不少银行分行门外情况一度混乱,拥挤的人潮挤满银行门外。(欧新社)

(华盛顿、雅典1日讯)希腊于周二正式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简称IMF)成立70年来首次对其违约救助债款的发达经济体。

IMF发言人格利里斯在声明中证实,希腊政府未能在截止日前偿还16亿美元(约60亿令吉)的欠款。

该国违约债务正值希腊反紧缩政府和其债权人处于对峙局面之际,这种情况已将该国推向金融崩溃和潜在退出欧元区的边缘。

格利里斯表示,IMF已通知其执行董事会希腊正式处于违约状态,在还清欠款后才能再次获得IMF的资金。

该组织表示,希腊所提延长原订周二到期的还款期限的请求,将在适当时机交由IMF的执行董事会表决。

从技术层面来说,IMF的董事中若有70%同意这项请求,IMF便能允许该国延后还款。不过,这家借款机构已表明,自1982年以来便不曾同意过此类延期,这次也不太可能对希腊破例。

支持希腊留在欧盟区的希腊群众周二集聚在雅典的国会门口,摇动希腊和欧盟国旗。

支持希腊留在欧盟区的希腊群众周二集聚在雅典的国会门口,摇动希腊和欧盟国旗。

拒绝延长救助计划

此外,欧元区财长会议亦拒绝希腊在周二较早时提出的延长现有救助计划要求,但表示考虑向该国提供新援助。

换言之,历时5年的希腊救助计划如期在周二午夜届满。

在一场仓促组织的电话会议中,欧元区各国财长也对齐普拉斯意外提出的第三轮纾困请求反应冷淡。

希腊对国际债权人提出新的救助方案,并准备重组债务。不过,提出新的两年期救助方案,建议动用欧洲稳定机制ESM,全面应付希腊财务需要,而希腊会重组债务。

希腊并表示仍然准备谈判,寻求可行办法留在欧元区。

荷兰财长暨欧元集团主席戴松布伦周二表示,希腊对债权人的立场必须改变,之后其欧元区伙伴国才会考虑额外的金援。

他说,任何新计划所附加的条件可能都要比先前的计划更加严苛。

德拉加萨基斯

德拉加萨基斯

官员:若有好协议
希腊考虑取消公投

两名高级希腊政府官员周二稍晚表示,若有好的救助协议,希腊将考虑取消公投。

希腊副总理德拉加萨基斯告诉该国电视台,政府可能决定采取不同于公投的行动。

“公投除了是一项政治举措之外,希腊政府这么做也是为了达成协议。”

重开部分银行 方便提养老金

希腊财政部表示,从周三起到本周结束为止,将为没有使用自动柜员机提款卡的养老金领取者重开1000家银行分行。

在本周实施的资金管制措施下,希腊银行对其他目的提款者将继续不开门营业,直到7月6日为止。

方便无提款卡长者

希腊是在欧洲中央银行冻结维持银行运作所需的金援后,为防止银行体系崩溃而实施资金管制。

虽然自动提款机在周二下午重开,但许多没有使用金融签账卡或信用卡的希腊年长者,却无法领到他们的养老金。

一位老人家成功从银行提款,惟每次最多只可提取120欧元(约500令吉)。

一位老人家成功从银行提款,惟每次最多只可提取120欧元(约500令吉)。

惠誉降评级至CC

惠誉评级机构周二将希腊的信用评级下调至更深的垃圾级,并警告称,该国潜在的退欧过程可能会处于无序状态。

惠誉将希腊信用评级下调一档,至CC级,并称该国很可能违约由私有债权人持有的希腊国债。

此前一天,标准普尔评级(Standard & Poor’)才将希腊评级下调至CCC-。

齐普拉斯意外让步
准备有条件接受协议

根据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周三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准备接受6月28日的救助协议,但是需要满足一些条件。

据彭博社获得的希腊政府致债权人信件显示,政府希望延后2012年退休金改革至10月份,而不是立即执行。

针对养老金改革问题,齐普拉斯还要求给更加贫穷的养老金领取者一个特殊补助,但同意到2019年12月份停止该补助,停止补助的时间超过债权人的要求。

尽管希腊救助协议在周二已经结束,这意味着延长救助协议并不在谈判桌上,但齐普拉斯新提案的能够基于未来几天新的救助计划。

欧元区官员称,希腊新救助计划理论上在7月20日希腊对欧洲央行最后还款日期之前可以完成。

获9980亿援助
政府仅10%入袋

希腊在2010及2012年共获超过2400亿欧元(约9980亿令吉)财政援助,但当中只有不足10%落入希腊政府库房,大部份贷款都用来在金融危机前借钱给希腊的金融机构,令论者质疑这类救助的成效。

希腊政府2010年因无法继续为其3100亿欧元(约1.29兆令吉)贷款融资,向欧盟及IMF求助;两年后又获得第二次拯救,并令私人贷款者取消了1000亿欧元(约4159亿令吉)债务。

但这并非无偿减债,希腊仍要支付340亿欧元(约1414亿令吉),由希腊退休金埋单。

另一方面,希腊银行业因减债受损失,希腊又要花482亿欧元(约2004亿令吉)注资银行。两次援助中,1400亿欧元(约5822亿令吉)用来支付原有债务及利息。

换言之,只有不足10%的援助金额留给希腊政府用作改革经济及为低下层提供保障。

经过两轮财政援助后,希腊目前仍负债3200亿欧元(约1.34兆令吉),其中78%的债权人为欧盟、欧央行及IMF。有论者便质疑,希腊金援其实只是拯救欧洲金融业界,债权人由私人金融机构变成公营机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