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也是最坏的

董总乱局,是华社胸口的痛。两派斗到今天,各自表述各自护主。斗个天昏地暗、斗到没完没了。坚韨不拔的斗志,势均力敌。

甲说:这是华社之耻,让华人抬不起头来。

乙说:老马天天闹,两代首相隔空舌战,马来人也笑不出来。

丙说:国大党老大闹双胞,你说我是非法党员,我说你是非法主席,印度人同样没眼看。

五十步莫笑百步。这是口舌之争的多事之秋,政经文教各领域乱象丛生,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开头这么写着:“那是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坏的时代;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任的时代,那是怀疑的时代;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奔天堂,我们都将直奔地狱……”。

《双城记》并非全面反映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小说,而是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巴黎和伦敦之间的故事。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中发展出来的人权思想,在美国和法国大革命中第一次得到政治表达。但是,尽管有良好的初衷,人权还是被压缩了,因为革命的核心既包含人类最好的思想和行为,也包含最坏的思想和行为。

从乱局中找出希望

如果人们像小说中描写的一些人那样以恶抗恶,以残忍对抗残忍,以愚蠢对付愚蠢,那就只能造成恶性循环,使人类在绝望的冬天里徘徊,并最终走向毁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很多人看来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可是《双城记》警告人们:“只要种下的仍然是掠夺与压迫的种子,那么结出的必然是同类的果实。”(第15章)。

与其一再批评两派的不是,不如从乱局中找出希望的曙光。

丁说:华社的力量有多强,单看董总两派怎么斗都斗不倒对方,就可以看出端倪。两派人马加起来不就是一个强大的华社吗?

两派同心,其利断金。这是可以理解的。反之,两派过招,动辄殃及无辜。有人差点没粮出,有人险些不能考统考。可是当挑战越大、危机越迫近眉睫时,偏偏就奇迹般出现转机。要叫嚣的继续叫嚣,要建设的继续建设,在诸多破坏的当儿,也悄悄地推进建设, 争取统考受承认、争取关中生报考统考,这些正面积极的行动远比大布条上批斗的字眼更受落。

每一出戏都会有落幕之时。华教这场闹剧,祈愿有人尽快华丽的转身、潇洒的谢幕。

沈小珍(媒体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