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德勒兹论傅柯

古云 :“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成了一句轻蔑的话。可是,在西方那里,当德勒兹还活着的时候,战友福柯(预)言:或许,有一天这个世纪将被视为德勒兹式的世纪。

福柯死后的两年,德勒兹写了本《论傅柯》,他说:“我真的须要写这样的一本书。当你钟爱和羡慕的人死去,你须要为他画一幅画。”

相惜与友爱的见证。

杨邦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