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再成全球焦点

希腊的债务再一次祸延全球,全球股市闻风倒地。虽然分析员表示,欧元区的经济形势自从2011年已经改善,因此欧元区整体应该可以承受这个风暴。

但是,随着6月30日到来,如果希腊无法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偿还到期的16亿欧元(约67.6亿令吉),将面临债务违约的危机。

在这关键时刻,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向国会提出,就国际债权人延长财政援助期限的条件进行一场全民公投,马上得到国会通过议案,将在7月5日进行。

那么,这篇文章见报之日,我们已然知道希腊是否违约。

理论上来说,希腊根本没有能力还债,如果不是欧盟几次网开一面,它不违约才怪。

因此,公投不公投,只是一种政治形式上的安排。

自古以来,债权人和欠债者本来就有不成文的潜规矩:债权人永远觉得欠债者做得不够;而后者却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

水深火热

如果双方关系不能割离,那么,我们看到的是,欧盟只会一再的对希腊债务让步。

在2011年时,这说法或许正确,鉴于本是同根生,同时全球以一体会来看待欧盟,如果其中一个盟国宣布破产,对其他欧盟国家的冲击不可说不大。

就如我国十三州,如果有一州破产,对其余州属乃至联邦政府,可说是全脱不了关系。

但是,如果希腊实施的撙节和紧缩政策,不能有效的解决问题,那么,欧盟不可能永无止境的延长对它的援助。

由2010年至2011年,欧元区为希腊提供了2400亿欧元(约1兆令吉)的纾困贷款,给希腊争取一些时间,以稳定其财政状况,同时平息市场对欧元区本身可能分崩离析的担忧情绪。

只是,纾困贷款主要用来还清希腊的国际贷款,并非直接注入该国的经济,因此,希腊经济至今依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也难怪人民会怒吼。

退欧破产几率高

希腊的债务,除了6月30日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16亿欧元贷款到期,7月10日有20亿欧元(约84.5亿令吉)短期国债要偿还;7月20日和8月20日各有35亿欧元(约148亿令吉)和32亿欧元(约135亿令吉)债券要还。

到了这个地步,它还有讨价还价的地步?

希腊人民在上周已经排长龙在银行提款,希腊政府证实希腊银行本周将关闭一周,并实施资本控制,每天只允许提现60欧元(约253令吉)。

所谓“不见棺材不流泪”,希腊为自身的信誉再次下了很大的赌注。如果欧盟绝不让步,那么,7月1日起,希腊面对违约,而后退出欧盟—宣布破产的可能性将成为事实!

由于德国一向的强势务实作风,以及欧盟年前建议采用量化宽松政策,如今可能弃卒保车,将之用在保护经济较弱的盟国如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以让希腊违约引起的冲击降至最低点。

话虽如此,欧洲股市风声鹤唳,莫不崩跌了几个百分点;而亚洲也借势套利,把今年来的涨势打回原形。

马来西亚呢,友人在盼望1000点,未免太过残酷了吧。

 

陈金阙(专业财务规划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