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波士系列6:自学研发助听器 简翠琼助失聪儿展欢颜

中五毕业离校后,因家境贫穷而没有继续深造的简翠琼便出来社会打拼,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助听器中心当员工,从而接触助听器,渐渐产生兴趣,经多年自修,最终由普通员工晋升“女波士”,成为全马拥有10家分行的好助听机中心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

现年49岁的简翠琼向《南洋商报》透露,本身并没有相关方面的大学学位,一切都只靠她每天在网页或书籍吸收有关方面的最新资讯、与耳鼻喉医生交流,也曾到英国助听器公司工厂接受训练。

简翠琼向记者展示该公司曾获得的奖项,由美国总公司所颁发。

简翠琼向记者展示该公司曾获得的奖项,由美国总公司所颁发。

每天上网看书吸收资讯

被问及为何对该行业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她说,以往还是员工时,接触许多听觉有问题的小孩,从而觉得该行业深具意义。

“有些儿童天生失聪,非常可惜,他们的父母带着孩子来就医时也不知所措,我们的行业不但帮助病人听得见,也需辅导他们的家人。”

辅导听障孩子家人

她以最基本的态度面对自己的工作,只要能帮到病人及其家人就很快乐,也是她愿意付出时间、心思来研究相关方面知识的动力。

“听不见的人,仿佛是一个傻子,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不能和别人沟通,我们为他们配上耳机,让他们能重新生活,以及与家人有好的沟通。”

“不过,以往,我一天可以花上好个小时,在网上阅读和研究有关助听器的最新报道,或参加与助听器有关的研讨会,现在工作忙碌则减少了。”

派传单办展览
传达护耳资讯

声音是很奇妙的,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因有些声音他听得见,有些则不能,虽然年纪会让人听力下降,但婴儿到100岁的老人都有面对耳聋的风险。

她指出,工作环境噪音大,服食不当的药物,或喜欢带着耳机并把声量调得大大声来听音乐的人,长久下去都会影响听觉能力。

她指出,如今资讯发达,越来越多人对耳机已有一定的知识,该行业有一定的市场,其需求也在不断增长着。

“我们经常会举办街头活动、派传单、在学校和商场举办展览会等,将助听器和如何保护耳朵的资讯广泛地传播给大众。”

她披露,耳机的种类繁多,其功能和科技不一样,价钱从2000至1万3000令吉不等。

简翠琼(站者)向记者解释员工如何为调整有问题的助听器。

简翠琼(站者)向记者解释员工如何为调整有问题的助听器。

全马开分行方便病人

该公司创办于1995年,是怡保第一家提供全面服务,包括检查、佩戴和修理的助听器中心,之前怡保是没有如此设备完善的中心。

简翠琼披露,以往只有在吉隆坡才能找到设备齐全的助听器中心,病人需周车劳顿往来。于是,为了方便病人,当她开始自己开店时,就选择在怡保落户。

“后来,我与合伙人慢慢在全马各州开分行,方便他们无需到吉隆坡就能配助听器,包括槟城、巴生、哥打峇鲁、山打根、古晋及麻坡等。”

简翠琼(站者)在旁协助员工检查病人的听觉能力。

简翠琼(站者)在旁协助员工检查病人的听觉能力。

培养耐心成为多语高手

对于女性当“波士”,简翠琼的看法是好处多,现代社会男女平等,此外,经营助听器行业的女性比男性多,因需要很多的耐心和勇气。

“我们经常许多面对失聪的病人,有时他们也不清楚自己需要些什么,前后矛盾,需要很大的耐心与他们沟通。”

顾客口耳相传

公司的顾客繁多,不分种族,为了更容易地和病人或其家人沟通,简翠琼成为语言高手,懂得华语、英语、国语、广东话、客家、福建话,以及简单的淡米尔语。

她透露,该公司的顾客,多数是口耳相传,或医院所推荐给病人。

庆幸家人包容理解
工作忙碌不忘交流

身为公司董事兼3名孩子的母亲,家庭与工作的时间要如何分配?简翠琼表示,自己是幸运的,因有家婆能为她打理三餐,也有聘请工人帮忙家务,孩子的课业则由补习老师指导。

“家人都明白我的工作,特别是孩子,他们都很乖巧,他们有来过我工作的地方,看过听障的病人是怎样的情况,也了解妈妈的工作是帮助他们。”

她说,每天早上9时上班,下午5时30分下班,范围包括会诊病人、督促员工检查助听器等,有时则会有开会或活动,工作虽忙,但每天放工都会和家人交流,不会忽略他们。

陈金玉经商格言:助人为快乐之本。

报道:梁美琪 摄影:陈泗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