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能治疗师 走入灾区服务

150630D08_C1577

大学毕业后,许多人都以为我将会成为一名按摩师。这使得我父亲感觉很羞耻,而他甚至还语带责备地说:“我供你念了4年大学,结果你只是当按摩师,给别人按摩?”每次要跟别人介绍职业,我都觉得很困难,因为大部分人都会误解。某一次媒体报道也注明我是按摩师。

——派娜法兰西亚(Penafrancia E.Ching)

究竟是什么样的职业,如此让人摸不着头脑呢?

来自菲律宾的派娜法兰西亚,其实是一名职能治疗师(Occupational Therapist),早前与来自泰国的素查妲(Suchada Sakornsatian),特地来马举办职能治疗讲座。而所谓的“职能治疗(Occupational Therapy,OT)”,正是一种针对短暂或永久性身心障碍者的康复治疗。

职能治疗师们会应用职能科学与理论,设计出一套具有治疗性的活动,同时运用环境改造、支架及辅助用具:

1、协助或治疗生理或心理上的各种疾病;

2、改善病患的发展障碍或社会功能障碍;

3、训练病患能重新投入社会与日常生活,恢复独立性并提升生活品质。

但很多人就会把它误解成物理治疗(Physical Therapy,PT)。

派娜法兰西亚在接受访问时说:“实际上物理治疗只着重解决疾病或伤害带来的动作问题,所以他们的治疗活动就只是朝此方向去设计,就不会照顾到病患在生活和社会上的独立性。但同一种病患,职能治疗的做法就不同了。

“我们会设计另一种治疗活动,以病患在日常生活中会进行的活动为基准,达到改善动作上的问题之余,同时使他能重新投入社会和日常生活轨道。所以说职能治疗照顾得很全面,而且由生理疾患、心理或精神疾患,乃至学习和发展障碍都能治疗;另外,较少人知道的还有灾害和紧急事故的领域。”

派娜法兰西亚(左起)、纳登、素查妲。

派娜法兰西亚(左起)、纳登、素查妲。

永远不会放弃

而原来素查妲一开始就是物理治疗出身,且还当了6个月的物理治疗师,之后获得政府的奖学金到美国继续深造;毕业回国之后,她应泰国公共卫生部的安排,任职心理疾患的职能治疗师,直到退休为止。现任高级顾问的她说:“在我踏入这一行之后,我就清楚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放弃职能治疗。”

当素查妲还未退休时,她就跟派娜法兰西亚一样积极投入灾害领域,派娜法兰西亚回忆道:“当年发生九一一事件时,其实我就住在美国夏威夷,当时的我开始警惕了起来,因为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离我不远的珍珠港!所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但这时我才惊觉自己并没有足够的技能去应对。

“那时候,我才开始边学习边投入社区服务,老实说我更喜欢社区服务的模式。因为当你走进病患的家里时,你才能亲眼观察到他们的居住环境或家庭状况等,再去分析这些因素以找到更适合他们的治疗活动。”

素查妲也表示赞同并补充道,在诊所就会受到很多的限制,毕竟病患不会什么都告诉你。

挨门挨户探访

那在灾害发生后,职能治疗师又能做些什么呢?

派娜法兰西亚说:“我们通常是在10至15天后前往灾害地点,一家接着一家去探访,看看损坏的严重程度,再看看受难居民们在哪一方面需要帮助。而一般前往救灾的医生和护士们,他们都是集中在一个营地里,然后等待受难居民送到他们面前。

“但你知道吗,那些真正需要治疗的受难居民们,根本不可能自己走到医疗营地去,因此我们才要一家接一家去探访。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23岁女孩,去年12月的黑格比台风(Typhoon Hagupit),有一栋高楼很不幸地倒塌在她住的屋子上,导致她的脊椎受损并无法自行活动。

持续治疗病患

“由于她居住在山顶上,我们就带当地医生去给她医治伤口,然后才以职能治疗的方式去帮助她,让她能够独立地生活;最让人心疼的是预定要在5月结婚的她却被男友抛弃了。而在亚洲家庭的传统观念里,身为长女的她理应要背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但她母亲却被迫放弃工作留在家里照顾她。

“现在她只靠身为木匠的父亲在支撑家里的生计而已。但对我们来说,最具挑战性的还是需要持续治疗的病患,因为我们必须定时去跟进她的发展状况;而她还很年轻,我们也还在想办法去帮助她。每次有什么灾害发生时,我相信有很多非政府组织会前往给予帮助,但他们不会去照顾到受难居民的长期需要。”

协助自由走动

另外,菲律宾薄荷岛(Bohol)发生大地震时,派娜法兰西亚也前往探访,其中一位长者的情况引起了她的关注。她当时是被一个倒塌的架子压致臀部骨折,送到医院治疗后,医生就告诉她要做复健运动才能重新行动。所以她给自己买了一个助行架,但长达3个星期,她都只是躺在床上没起过身来。

派娜法兰西亚就说:“没错,医生把她的骨折问题治好了,甚至也提醒她要做复健运动,而她也给自己买了个助行架,然后呢?她居住的岛上没有物理治疗师啊,没人训练,就算买了一个助行架也不会使用。所以在我们的协助下,她现在终于能靠助行架自由走动了,而这就是我们跟医生之间的差别了。”

难忘尸臭味

而环境也包含在职能治疗的范围内,所以她们也给菲律宾的棉兰老岛建立图书馆,更给另一座小岛的孩子们建立校舍。至于负责心理疾患领域的素查妲就说:“我们会分出5个小组(每组有8个人),前往指定灾区提供心理和急救治疗,有时甚至要帮他们辨别尸体。但我们只会在指定灾区待一个礼拜。

“因为我们也要照顾到医疗人员的心理状况,毕竟看到太多悲伤的情景多少会给他们增加一些心理压力。最后大家会回到医院交接班,由上一队给下一队报告病患的情况,以免下一队要问回病患一样的问题,给他们制造双重的精神创伤。”

她也坦承,最令她难忘的是尸臭味,一直到今天都还忘不了。

最艰难挑战——人手问题

职能治疗目前最艰难的挑战又是什么呢?派娜法兰西亚与素查妲都异口同声表示是人手问题。

素查妲说:“其实全球有很多人都不懂职能治疗是什么,反而物理治疗就比较广为人知,在我加入职能治疗的前15年,我是泰国唯一一位职能治疗师,现在公共卫生部也只有18位职能治疗师。甚至许多国家的调查也显示,投入心理疾患的职能治疗师,比其它领域都来得少。”

而实际上职能治疗系的出路很广,所以不是每位毕业生都会投入职能治疗的工作。派娜法兰西亚则说:“但我发现愿意投入救灾领域的更少,我做了那么久,目前就只有20位较活跃的志愿者。很多人觉得平日在医院工作已经够辛苦了,为何还要去做没钱又更辛苦的救灾工作呢?

享受多元性

“当我决定要投入救灾工作时,我哥哥还问我,这能够赚钱吗?为何要去做不能赚钱的工作?但对我来说就只是一种满足感,我曾经也想过赚更多钱来帮助别人,毕竟帮助别人能有很多方式嘛,很可惜那就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啊。我曾经做过物理治疗的工作,专业是在中风康复中心,每天都重复在做一样的事情。

“所以我很快就对此工作感到乏闷,当你对工作失去热情时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但我就很享受职能治疗的多元性。”而目前正职就是大学助理教授的她更认为,在大学初期就要教育学生多投入救灾工作。

投入者不多

同行的马来西亚健康老化协会顾问纳登教授(Professor Nathan Vytialingam)表示,我国的情况也一样。

他说:“因为我国以前没什么天灾,所以很多单位都不怎么看重救灾措施,但看看最近频发的天灾或是意外事故,我们还能继续坐视不管吗?由大水灾、飞机事故到现今的地震,哪一次不是搞得手忙脚乱的呢?职能治疗在马来西亚也不是新领域,但就像派娜法兰西亚说的,毕业生不少可惜投入工作的却不多。

“没错,我相信帮助人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捐钱、食物或衣物等。但这不是他们真正‘最’需要的东西,捐献只是短暂的帮助,他们最需要的还是怎样回归正常生活。”

报道:洪诗迪、摄影:姚春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