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伐红木 生态灾难

150630g55

新华社近日报道,在高额利益的驱使下,大批珍贵的红木树被砍伐,原始森林遭到过度的开采,动植物受到灭绝的威胁。在新开始的一轮全球化掠夺中,中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们该思考我们到底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中国国内已基本没有红木原生树,蓬勃发展的红木行业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原料。

2003年至2013年中国红木家具发展“黄金十年”,中国市场愈演愈烈的“红木热潮”,对红木资源的畸形需求导致了全世界范围内对红木毁灭性的盗伐。

其中两个最大的“受害国”是缅甸和非洲的马达加斯加。

在远离中国的地球另一端,在印度洋的西部,有一座岛屿与非洲大陆隔海相望。

岛上有高大挺拔状似胡萝卜的猴面包树、幽灵般有着毛茸茸尾巴的狐猴。这里约90%的动植物在地球的其他地方难觅踪影。

千百年来的与世隔绝孕育了世所罕见的进化奇迹,岛上森林面积约1470万公顷,森林覆盖率达85%,这就是马达加斯加,一个被称为“世外天堂”的地方。

出口量暴增340%

2010年,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国家,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马达加斯加出口中国的红木数量比上年增加340%,达到了2万2000立方米。

马达加斯加大约有20个国家公园和保护区,现存的乌木、卢氏黑黄檀等珍贵红木木材都生长在这些森林保护地区。

中国对红木的巨大需求,致使人们把魔爪伸向了最后的伊甸园。成千上万伐木工人涌入森林保护地区,进行野蛮的采伐,不断拖拉被砍伐的红木,在道路上留下触目惊心红色的痕迹,大型红木运输车在国家公园周围地段均可畅通无阻。

“今年还能拉木头,明年怕就没有木头可拉了。”

一位在湄公河上从事了8年拉木头生意的船老大指着船上硕大的树根说道,这些树根连同船上的其他红木都是通过大象从雨林深处运出来的,“这么粗的树根,上千年了,都被挖了。”

数国森林覆盖率剧降

湄公河动植物受害大

150625A32_C3182-0

湄公河附近地区的生态因树木滥伐而遭到严重的破坏。

受红木再度流行影响最严重的湄公河地区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湄公河在茂密的雨林中穿梭,流经缅甸、泰国、寮国、柬埔寨和越南。

在70年代以前,柬埔寨、寮国的森林覆盖率高达70%;缅甸为66%;只有泰国和越南的森林覆盖率不到50%。而红木等滥伐的局面,致使整个东南亚的森林面积大幅度减少。

2010年,柬埔寨森林覆盖率下降为57%,寮国森林覆盖率只有40%,缅甸森林覆盖率为41%。

印支虎、云豹、金猫、中南大羚、长颌带狸、白颊长臂猿等珍稀动物都生活在此,而且尚未被人类发现的应该还远不只这些。

2014年6月5日,世界自然基金会表示,在大湄公河流域发现了大约367个新物种。

运一根木烧遍山林

“在寮国、缅甸的雨林中,也出现过为了把一根大口径的红木运出来,而把整片山林烧掉的事情。”

大量物种在保持食物链的完整、能量和物质循环以及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中扮演者重要的较色。

热带雨林是保存大量物种的宝库。

雨林的消失,意味着人类将永久丧失一大批物种。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

生物多样性程度高、食物链结构复杂的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一旦被彻底破坏,几乎是不可能完全恢复的。

雨林中的土地是非常贫瘠的,森林减少,植被减少,还会导致水土流失、山体滑坡或塌方、洪水肆虐,甚至改变地区性气候。

在高额利益的驱使下,大批珍贵的红木树被砍伐,原始森林遭到过度的开采,动植物收到灭绝的威胁。

缅甸禁出口保花梨木

记者随着一位据说已在东南亚从事木材生意20余年的广东商人蔡先生,从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出境,一路深入到了缅甸境内雨林的深处。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保证这一船的红木木材,主要为缅甸花梨(大果紫檀)和缅甸花枝(奥氏黄檀)原木顺利进入中国境内。

2013年,中国从缅甸进口的红木原木总量达到23.7万立方米,总价值3.24亿美元,三倍于2012年的进口量和进口价值,几乎六倍于2010年的贸易数据。

缅甸从2014年4月起,开始执行新的全面原木出口禁令。蔡先生说:“现在不管是缅甸花梨还是缅甸花枝,大口径的木料都比以前要难找了。要得到好料必须要进入到更偏僻的雨林。”

这两种树种在缅甸被列为“受保护”物种,只有在获得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部(MOECAF)明确许可的情况下才能采伐和贸易。

中南半岛梨木檀木濒绝迹

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部的数据表明,缅甸的森林中现存大约169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枝原生树,以及大约141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梨原生树。

这两种树种是缅甸出口中国红木的主要品种,如果按照2013年的出口速度,那么缅甸森林中全部310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梨和缅甸花枝全部将在13年或更短时间内被消耗殆尽。

由于旺盛的需求,主要原产中国海南的降香黄檀原生树已在中国绝迹,商业意义上灭绝。

“说不定过几年,缅甸花梨和缅甸花枝就会像海黄(海南黄花梨,即降香黄檀)一样,有价无市。”

越南已无大红酸枝树

产于柬埔寨、寮国、泰国和越南的大红酸枝(交趾黄檀)曾是分布广阔的树种。如今大红酸枝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 Red List)列为易危物种。

2011年的一项估计称,泰国仅存约10万棵大红酸枝树。

2012年的一项湿地调查证实,寮国境内没有发现成熟的大红酸枝原生树。

在柬埔寨,除了一些受严格保护的地区外,原生的大红酸枝树如今被视为稀有物种。

2014年,越南宣称境内已找不到大红酸枝树。

中国求“材”若渴

全球红木恐灭绝

150625A32_C3180-0

由于红木家具市场需求庞大,如今中国境内几乎已没有红木原生树。

清式家具以紫檀为贵,所用主材檀香紫檀产自印度,檀香紫檀耗尽,成材再难寻觅的时候,人们把目光转向东南亚木材颜色与之相近的红酸枝类作为替代,大规模收购最终导致红酸枝中的交趾黄檀野生数量骤降。

在交趾黄檀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之后,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微凹黄檀等树种继而遭到池鱼之殃。

而产自遥远非洲的卢氏黑黄檀,因与檀香紫檀木质相近,在上世纪后期作为替代品引入中国,经过数十年的采伐,数量已经大幅减少。在茂密的丛林和地势起伏的山峦中,搬运木头异常艰难。这个活看似简单,却是最辛苦的环节。

2013年6月12日,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生效,巴西黑黄檀、中美洲黄檀、伯利兹黄檀、檀香紫檀、交趾黄檀、卢氏黑黄檀和微凹黄檀等7种《红木国家标准》中的红木树种被列入CITES公约。

毁灭性盗伐

在全球化时代,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消耗的资源已不再局限于本地。

中国国内基本没有红木原生树,蓬勃发展的红木行业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原料。

2003年至2013年中国红木家具发展“黄金十年”,中国市场愈演愈烈的“红木热潮”,对红木资源的畸形需求导致了全世界范围内对红木毁灭性的盗伐。

面对越来越少的货源,中国商人支付越来越高的价格,购买越来越多的原料,并在原有地区的资源枯竭后探索新的地区。寻找并砍伐红木的脚步已从普通山区深入到各个严格受到保护的地区。

照现在的砍伐速度,红木不仅会在交易市场绝迹,也会在森林里绝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