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冲击才刚开始

大马工业生产指数今年2月及3月分别按年增长5%及7%后,于4月放缓至4%。这和消费税今年4月开跑后,需求放缓的现象吻合。

消费者和商家门为免消费税落实后缴付更多税务,而在此前大举扫货,然后在消费税落实后暂停采购。此外,4月出口大跌也拉低工业生产活动。

4月制造业产量按年增幅放缓至4.1%,远低于3月的6.4%,但稍高于2月的4%增幅。

同样的,电力指数也于4月放缓,走势和制造业一致。矿业指数同样走低,主要受原油产量下跌及天然气产量跌幅扩大拖累。

按月比较,制造业4月下跌3.9%,反观3月劲扬12.4%。电力指数4月增幅从3月的17.3%大幅放缓至2.8%。

我相信,制造业产量下跌,某个程度上是受到消费税的拖累。

但,有关跌幅并不严重,也不如我预料般糟糕。

也许,这只是有关负面冲击的开端,未来数月我们仍会感受到其冲击,而消费税拖累工业活动的情况可能会在未来数月恶化。

4月的其他消费与投资数据也出现好坏参半,但还未有确凿证据显示,消费与投资开支已经明显放缓。

汽车销量3月按年增长14%后,于4月按年大跌22.1%,,接着于5月将跌幅大幅收窄至8%。

同样的,消费信贷从3月按年增长3.5%,于4月稍微放缓至3.1%。相反的,消费产品进口从今年首季的按年增长4.4%,于4月按年大增12.4%。

商家暂时按兵不动

商业开销方面,商用车辆销量于3月劲扬16.4%后,于4月大跌31.4%,接着于5月收窄跌幅至11.5%。

同样的,资本财及半制成品进口于3月分别大起15.5%及6.8%后,于4月大跌16%及3%。

此外,企业贷款4月增长也放缓,但8.3%的按年增幅和3月杪的8.9%相比仍保持健康水平。反观私人债券经过连续4个月萎缩后,于4月按年增长14.2%。

在物价走势方面,通胀率4月按年增长1.8%后,于5月扬升至2.1%,反观2月低处于0.1%。

而且,5月物价全面攀升,显示消费税推高物价的效应继续发酵。与此同时,由于令吉贬值,也可能因此推高通胀率。但通胀率4至5月增幅低于我的预期。

我相信在消费税开跑初期,企业和商家们可能暂时按兵不动,暂时不通过涨价把额外成本转嫁予消费人,因为他们普遍还在尝试评估整个局势。

油价比去年同期偏低,以及消费人物价指数内的统制品,也可能因此协助抑制通胀率。

基于上述各项初步的数据参差不齐,我认为,目前要断定消费税对经济打击有多大仍言之过早。

但我相信,消费税的冲击在今年次季最为凸显,但随后会逐步冲淡。

 

白文春(资深经济学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