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意外责任险计算 伤者恐各仅赔1.2万

(台北29日讯)八仙乐园粉尘爆炸造成498人受伤,近200人在加护病房救治,但八仙乐园及狂欢会主办单位投保的公共意外责任险理赔上限合计仅5000万元(约611万令吉),等于每人只能获赔约10万(约1.22万令吉)。

根据金管会统计,八仙乐园及彩色派对主办单位,分别向泰安产险及苏黎世产险投保公共意外责任保险,投保上限新台币2000万元(约244.4万令吉)、3000万元(约366.6万令吉),由于有数百名伤者,届时伤者每人恐只能分到数万到数十万元不等保险理赔金额。

势必靠团体诉讼索偿

医界估计,这次意外的伤者伤势严重且人数众多,从使用敷料、移植到复健等漫长的疗程推估,每人相关开销恐超过300万元,推估所需医疗费用总额超过5亿元,业者目前的上限根本不够赔。

资深民事法官表示,这次意外伤者太多,个别提告求偿旷日费时且资源有限,势必得靠团体诉讼向业者求偿,弥补理赔不足。

虽伤者家属走团体诉讼途径后,就不能自行再提告求偿,但仍比单独索偿有利得多。

法界人士指出,现场的彩色粉末狂欢会虽非八仙乐园主办,但很多人买票时主观认知就是去八仙乐园参加活动,即使卖票者不是八仙,八仙还是需负赔偿责任。

法界人士推估,医疗、复健开支与精神抚慰,本案求偿金额可能达10余亿元台币。

才逃出烈焰 台汉又冲火场救童

在烈火焚身的灾难现场,有许多无名英雄在逃命之余不忘挺身救人。有男子将四肢严重灼伤的小妹妹从炼狱般的火场抱出,也有人不顾危险冲回火海,将跌倒、被人群踩踏的同学一把拉出,堪称是最勇敢的“无名英雄”。

脖子与脚踝有些微烧伤的25岁男子谢聿揆,28日在面子书向朋友报平安,并回忆起当时惨况,他说当时脑中只有“跑”的念头,他迅速翻过围墙只受轻伤,却在哀号人群中看到一名四肢遭重度灼伤脱皮的小妹妹。

谢聿揆说,他想都没想,立即回头将她抱起冲出火场,他听到小妹妹询问:“我的脸有怎样吗?”他很不忍心,安慰说:“没有!

你很漂亮!不要想太多。”

谢聿揆说,救完小妹妹后,他回头去协助其他伤患,确认体温、量脉搏,尽管过程中也感到害怕,更担心伤患会放弃活下去的斗志,但在救人让他感到开心的念头下,克服了崩溃的恐惧,一直在现场守候,祈祷每名伤患都能平安。

出租变更用途 八仙乐园违规

台湾新北市政府观光旅游局今天说,八仙乐园违规出租及变更游乐设施的用途,且未向主管的交通部观光局申请同意。

观旅局表示,八仙水上乐园虽在18日举行紧急救护及救难演练,这项演练是依据观光游乐业管理规则第35条,观光游乐业应设置游客安全及医疗急救设施,并建立紧急救难及医疗急救系统,针对园区营业项目水域游乐设施所可能衍生的意外事故来演练,如溺水、骨折、跌倒等。

这次彩色派对活动粉尘爆炸事故,因为不属于八仙水上乐园原营业项目及游乐设施,并非演练范围。

观旅局说,依观光游乐业管理规则,八仙乐园在园区水上游乐设施办理非营业项目活动(抽干泳池池水办理彩色狂欢会),涉及游乐设施出租及变更用途使用,并未向交通部申请同意,属违规行为。

儿子九成烧伤 母盼蔡依林祈福

台湾台中荣总接收5名八仙乐园爆炸事件伤者,其中最严重的刘致苇年仅19岁,全身烧烫伤达到90%,就读海洋大学设计系一年级。

他的母亲星期一早上在台中荣总心急等候表示,家住新竹的他因为放暑假与同学去八仙乐园玩,暑假还打算打工赚学费,但没想到意外让儿子严重烧伤,“全身只剩下眼睛两个窟窿”。

她说,儿子的偶像是吴季刚、蔡依林,立志要成为礼服设计师。

刘妈妈希望蔡依林能帮忙祈福。

医生说,刘致苇这两天是关键期,有生命危险,目前虽有意识,但无法表达,全身痛楚达到10分以上。

 

小故事:返火场救女友 少年半身烧伤

150630B14_C979-0

一名少年在八仙乐园发生尘爆时逃出,但中途折返图救女友,结果全身近一半被烧伤。

25岁房仲业者刘国盛偕同女友到八仙乐园参加彩色派对。在舞台突然爆炸时,他情急下拉着一只手往外逃,但跑到一半才发现拉到陌生女子。

刘在确定陌生女子安全后折返火场寻找女友,但没想到尘爆持续发生,他被人潮挡住走避不及,全身被大火烧伤,也与女友失散。

刘被送院时全身有近50%的3度烧伤,其女友则逃出生天且仅受轻伤。刘父(大图)听闻儿子出事后从南投赶到医院探望。他一脸难过地称:“他只是去玩乐,怎么会变成这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