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心乐:唱片年代

近些年来有把昔年友人赠送的东西原璧归赵的好习惯。去年底在一个老友嫁女的宴会里,就把佐汉先生昔年与黄润岳公子在台北街头的青年倩影“反赠送”给他。看他惊喜交集的样子,佐汉先生多半不记得更早的几年前,已经把他同一时期在台北录下的歌曲卡式带也反送回给他了。

最近想把两张老唱片反送给远在法国的老友M先生。

在市场绝迹的老唱片

第一张是1967年电影《无离疯狂的人群》的电影原声带唱片。这是他70年代初赴美读书前,把他心爱的东西广赠友人,我得了相当多,包括这张现在市场绝迹的老唱片。

大概是去年,M先生说《远离疯狂的人群》终于出高清版影碟了,他当然第一时间买下。本来很可以“恃情行凶”(恃老交情行凶)要他送一张。但想想糖果终归是回忆里的最香甜,没有开口。连他主动说要送我夏梦的《日出》,都婉拒了。上回他说要寄《赖安的女儿》高清版来,也回答说太麻烦不必了。还是记得电影中我记得的——浪涛沙,漆黑里怒海惊涛拍岸。窗外村人还在为婚礼嬉闹,屋内年龄有距离的新婚夫妇已经相敬如宾(那时性初成熟竟然也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个跛脚军官在夕阳里的树林沉思。

不久前M先生说这本哈代名著再度拍成电影了,虽然不及旧的,成绩也不错。然后他还兴致勃勃的去找电影原声带CD,但找不到。笑他:你肯定对《远离疯狂的人群》有少年阴影或者少年情意结,然后也帮他回忆了一些不适合写出来的往事,他坦然承认肯定是。啊呀,这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他找不到新电影的原声带,但旧电影的33密纹唱片唱片还好好的收藏在我老家。这张唱片还是牛忠先生当年在新大读书时,帮他带过来送我的。

多少足以供白头宫女诉说的陈年往事俱往矣。

没有看到就终身遗憾

当年我们几个都是英国女星Julie Christie的影迷,她如果是影片里的月亮,还有3颗雄赳赳的男明星烘云衬托,其中的Terence Stamp与Alan Bates也是我们喜欢的明星,早把此片列为“没有看到就终身遗憾”,幸好倒看到了,记得自己是在马六甲的国泰戏院看的,还看了两次。

那是个买唱片用唱机播唱的年代。那是个认真听歌的年代,不是一边玩手机游戏一边心不在焉用耳机听歌的年代。放唱片过程讲究手势细致,不是一心想听歌不会放唱片。

当年中学生M先生存下零用钱,用来买下这张《远离疯狂的人群》,自是他非常喜欢。现在物归原主是美事,这张唱片只不过是借我的手为他保留下来而已。如果当年留在他家,相信多半在卡式带风行时被家人当没有用的东西扔掉了。

雅蒙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