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自由贸易起步艰难(6):自由贸易的范围与限制

东盟部长级会议还要过一阵子召开,10国首脑峰会更是近年杪的事。

尽管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已经讲了好多年,自由贸易的可享用范围及各成员国的权利与义务,还有是万一在实行时发生争执,东盟区域组织通过怎么样的管道去监管和解决争执,对商界及东盟民众仍然是个未见可信靠根据的大问题。

从多次东盟首脑峰会的结论,可以找出只有三项目的共同承诺:

一、成员国之间一般关税免除。

二、东盟域内贸易圆滑化。

三、相互投资自由化。

企业界及国际投资者最关心的非关税障碍,是无关税及服务贸易二大项,列为有条件的自由化,也就是仍然有一定的阻碍,不可能如欧盟组织那样完全自由化。

有限度人力流动

特定的项目,也就是各国仍然觉得有必要保护的项目,列为限定自由化考虑,即仍有关税,不会完全自由贸易。

服务业也有同样问题存在,只为可望实现的项目,不过,真正实现服务业自由化,看来十分困难。

十分重要的另外三项目,是人力流动、资本移动及规格的统一。

曾经有一种乐观预测,东盟一体化后,人力流动,尤其是技术的专业人才,可望自由在东盟10国的人才市场上活跃。

如此人力自由移动,已证实只是一个目标,暂时不会实现。其实,欧盟都无法兑现,东盟更不容易达到人才自由流动的大目标。

完全不考虑的另一项目,是统一货币。

东盟国家的特质,有政治的不同、经济力的强弱、信仰与民族各自的存在,可以成为一个共同整体,已经是赢得国际称赞的成就。不过共同货币与规格的统一,这两项目,不在东盟一体化的考虑范围。

争执与解决方案

虽称作东盟自由贸易区,其实可以自由通往的仅是关税、货品来往及相互投资,还有多项的自由度受一定的限制,也仍有各自的保护障碍。

作为东协的整体组织,率先实行的六国自由贸易,一旦出现争执,还没有一套解决方案。

近日,缅甸罗兴亚族大逃亡,分明是东盟内部事情。可是,东盟组织竟然连一次共同探讨的会议都无法召开,罗兴亚族的问题搁到一边,没有国家承担责任,完全暴露东盟结构上虚弱的一面。

自由贸易必然遇上争执摩擦,令人担心的是问题来了,东盟凭什么去处理与解决?

游枝(国际评论名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