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

政府会否限制24小时营业的餐饮与熟食业者营业时间这课题,当是峰回路转,转了又转。 一开始是首相署部长沙希淡说,政府从24小时餐厅所收到的税收还不够用来作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开销。因此国家社会理事会将开会讨论是否要限制娱乐场所及熟食店营业时间不能超过午夜12时。

部长的官方理由很简单,就是午夜后用餐的游客不多,反而很多人及非法移民喜欢游荡,当这些人留在熟食店内游荡及抽烟,就是一种社会问题。

这样的建议自然引起反弹,可就在首相纳吉才宣布政府不会限制餐饮业营业时间,且餐饮业者对首相的宣布大表欢迎后,沙希淡又说话了。他说,国家社会理事会仍要开会讨论这些24小时餐厅的营业地点及操作模式。沙希淡的谈话或可从两个角度来解读。

下属顶撞上司政策

第一个,为何沙希淡身为首相署部长,在提出一项让外界觉得相当反智的建议后,轮到顶头上司来扮演英明睿智的角色,为政府灭火宣布原有政策照走后,他竟然“顶撞”上司,声明会继续开会讨论?

当然,这个政府出现大官小官不同调,甚至“暴走”的现象已不是第一次。但如果连首相的宣布都不算是真正的拍板定案,那么小老百姓只能做好心理准备,应付更多朝令夕改,政策U转的冲击。

第二个,沙希淡的谈话与思维其实在官场上并不鲜见。基本上来说,是官爷常有的现象,就是把问题简单化,尤其是处理社会问题。

曾经有高官在谈到要如何减少街头犯罪,尤其是摩托骑士攫夺案时,就直接提议不许摩托骑士进入市区。这个例子说明了有些高官的想法往往是要寻找一个“代罪羔羊”,然后解决这个“代罪羔羊”就算解决问题了。

把社会问题简单化地归咎于24小时营业的餐馆及娱乐场所,也是一例。

节省粮食禁止酿酒

这就让人想起《三国》简雍跟刘备的故事。话说,刘备在四川当政时,由于遇上严重旱灾,为了节省粮食,就下令禁止酿酒。因为酿酒就会消耗粮食。

由于他下令凡酿酒者处以刑罚,结果官吏在老百姓家搜索到酿酒器具,朝中就有大臣说要把这些老百姓视同酿酒一样,处以重罚。

这时,作为刘备幕僚的简雍有不同意见了。有一天,他跟刘备在街上走时,看到一男一女路过,简雍就对刘备说:“这男女要做通奸的伤风败俗丑事,应该马上把他们捉起来重罚。”刘备就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

男女在一起就通奸

简雍答道:“他们身上有可犯通奸的淫具,就跟那户家里有酿酒器具的人家一样。”

刘备听了大笑,令人赦免了那有酿酒器具的老百姓。

简雍用这生动的比喻让刘备了解把家有酿酒工具者,视同酿酒行为的荒谬,而刘备也马上领悟从善如流。

今天,首相署部长沙希淡把24小时营业的餐馆及娱乐场所,视同制造社会问题的一环,而要加以限制,其中的荒谬跟简雍提及的例子是类似的。

只是就算简雍复生,对我们的部长官爷们说了这番话,很可能他们都不觉得荒谬。因为一来他们都要习惯简单化问题,二来是想像力太丰富了,看到女人露腿就要围纱笼,看到男女走一起就联想到要犯通奸罪,恐怕也不奇怪。

许国伟■新闻从业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