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农民的困境与展望(下):农民土地拥有权 百年悲歌

金马仑山河变色,是政策还是人为的因素!

金马仑山河变色,是政策还是人为的因素!

农民土地拥有权,在许多国家,是理还乱的政策,因为当中涉及太多个人和集团利益。

温室气候曾经在科学领域争论不休,因为许多科学家为了保护能源生产商的利益,编造理论掩饰气候激变的危机。当世界各地不断发生的天灾,成为科学家的现眼报,气候激变对农业的冲击,马上成为各国建立保护墙的课题,因为大部分国家并没有赋予农民拥有土地的权力。

科学家预测,粮食生产将会由于气候激变减少10%,同时也会降低农产品的品质,包括失去人类必需的营养,以及水果产量减少和品质下跌,蔬菜形状和质地出现变化等。但科学家无法预测各国天灾对粮食生产的冲击,尤其是疫病蔓延对农民的打击,因此气候激变对粮食需求的冲击,实际比科学家的预测,还要严重许多。例如,非洲2014年的伊波拉疫情,威逼农民放弃农田;摧毁尼泊尔经济的2015年大地震,就是科学家所料不及的。

在联合国鼓吹之下,许多国家许诺赋予农民更大的土地拥有权,以便克服全球性的粮食生产障道,为粮食生产注入新的的刺激。可是,土地永远是企业家争夺的对象,要将其拥有权归附于农民,是一条坎坷的道路,因此在马来西亚的农民,经过百年的农业建设史,依然在唱着同一首悲歌,也不知道何日才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农田。

同样的,将土地拥有权归还农民,是那么困难吗?在某种眼光来看,它确实很难。但也不是那么难,它其实是要不要,肯不肯,愿不愿意的问题。只要有心,一个月就能在政策上解决,然后落实在部门工作上。

茶山是金马仑的特色。(本报档案照)

茶山是金马仑的特色。(本报档案照)

三元共治维护土壤

真要落实“三元共治”(是指:人类、地球、宇宙原本是一体的,所以,必须借助三者的力量来维护和滋养土壤,生产出健康的农产品),没有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创建深层生态学(deep ecology)的阿恩·内斯(Arne Naess)在阅读《寂静的春天》之后,获得灵感创造深层生态学。在他的观念中,各种生物和动物之间,作为其中一种生物,人类并不是最尊贵和独一无二的。因此生态不能只局限于人类,也包括一切生命,而这些生命对人类的生存极为重要。

这是生物动力学(Biodynamic)农耕技术祖师哲学的延伸,他认为,土壤、微生物、植物和人类(动物)是一体的。土壤生病,人类就会生病。

他这一句话,让我沉思:即对生物应该如此,对人类不是更应该如此吗?社会生病,自己是不会活得更好的!

“三元一体”的思想,在1940-50年代,发展出“一切生命为一”或者中国人所谓的“万物皆一”的思想。当科学家发现没有生命的环境毒素,可以模仿有生命的基因,然后造成人类和动物生病。这一套思想,就不再是思想,而是经得起科学验证的科学。

因此,鲁铎夫·史登纳经常强调,要“化神话为生产力”,让灵性哲学变成科学可以验证的事实,并且对经济作业有用途。

牛角塞牛粪制造肥料,和韩国自然农法的培菌法异曲同工。

牛角塞牛粪制造肥料,和韩国自然农法的培菌法异曲同工。

生物动力学科学实验

当一批又一批农民和专家,到鲁铎夫·史登纳的家去投诉土壤退化、作物营养减少、动物有病、植物有病,他即默不作声的开了一条方子,叫学生准备材料。然后将牛粪塞入牛角,埋在树根下,进行生物动力学第一次科学实验。他们等了一段时日,在一个下午将牛角挖出,鲁铎夫·史登纳就亲自向农民示范制造益生菌液,施放到农田的方法。

许多科学家唱反调,说他没有田,不会耕田。这样的技术,是魔术表演,但生物动力学农民尝试牛角肥料和菌液之后,确实得到增产利益。这样的“魔术表演”,真的成为农民所依赖的增产技术。(韩国发展的自然农法,以白饭埋在竹树根下培育益生菌,是异曲同工)

他在1924年完成生物动力学的8场农业课程,告诉学生,目前最刻紧的事情,不是实验生物动力学的技术是否在科学上可行,而是马上利用在农田,解决土壤退化和植物生病的问题。如此慈心,具体显露了他对人类健康的关心。

他在1925年病逝,生物动力学在欧洲大陆迅速发展,越洋传播到美国。如今,全球超过一半酿酒厂以生物动力学种植葡萄和酿制葡萄酒,许多食品和饮料公司以生物动力学制造产品,使神话般的力量,真的成为经济动力。

以生物动力学酿制的葡萄酒,是有机的,而且有认证。

以生物动力学酿制的葡萄酒,是有机的,而且有认证。

茶香飘向国际

翻开金马仑的历史,原来英国测量师威廉金马仑(William Cameron)是在1885年发现金马仑群山围绕,树木丛生,天气如伦敦,环境如蓬莱的山地。早在1886年,一名住在霹雳州的英国人已经向英殖民地政府建议在金马仑建设老官退休、英国人休闲和进行农耕的地方。英殖民地政府领了他的建议,拨出2万英镑修建桥梁,接着在1902年将上山公路加长到34英里。从那个时候起,金马仑就开始种植蔬菜和花卉。

威廉金马仑发现金马仑高原40年之后,乔治马斯威(Sir George Maxwell)巡视金马仑的休闲设备,决定在这里建设行政站,并将上山公路升级为50英里的高速公路。当时,英国人已经开始将中国的茶叶西化和发展到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和马来西亚。金马仑第一个茶园,大约在1929年由约翰阿兹巴达鲁西尔(John Archibald Russell)开发,成为金马仑农业特色之一,茶香远走国际。

游客神往带动发展

稍后,华裔居民逐渐迁入,在1930年代开始在这里大量种植蔬菜,而形成生产茶叶、花卉和蔬菜的著名产地。过后,日军占领大马,金马仑成为共产党游击队的活动区,日军则利用金马仑的英军设施,建立司令部。

英国人期待将金马仑变成生态乐园,但他们的梦想,被日本人粉碎了。走过100年,金马仑已经不再是寂寞的农产地,它的气候和甜美的蔬菜令游客神往,因此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到金马仑,带动酒店和度假旅舍的发展。进入80年代,金马仑的经济建设突飞猛进,变成以农业和服务(旅游)业框架成现代经济建设的文明钢架。

深受海外市场信任

金马仑的滴灌和水培种植,是农民求变求进的技术开发成果。大约在90年代,为了解决农耕技术问题,实现高产和高素质,到欧洲和日本等国家考察,而引入金马仑蔬菜种植的科技中。此后,网棚种植即成为金马仑菜农的选择,技术和产量进入新的科技年代,种植面积随着国内和海外人口不断增加而改进,市场越走越远,也愈来愈大,尤其是金马仑分子育苗的花卉种植,已经抢进日本、澳洲和其他国家的市场,深受海外市场信任。

100年过去了,金马仑的蔬菜和花卉种植,从自供自给,变成远走国际的品牌,上游和下游产业,以及旅游业和其他行业,养育着成千上万的人口。它带动经济建设,使社区学校、公共交通、高尔夫球俱乐部、庙宇教堂、茶馆、食楼、茶菜市场、补习中心等到处林立。已经从最初的英殖民地政府行政中心,变成经济富裕的农业和旅游业发展区域,而产区范围也从山顶,一直伸延到山下,如此庞大活泼的农业建设,并非一些国家的农业经济体可以比拟的。

马仑的蔬菜和花卉种植,从自供自给,变成远走国际的品牌和招徕旅游业的“观光产物”。(本报档案照)

马仑的蔬菜和花卉种植,从自供自给,变成远走国际的品牌和招徕旅游业的“观光产物”。(本报档案照)

永续发展生态农业

从远处看去,金马仑依然是一座山。它的绿色虽然被棕色取代,可是,在这个生态区,或者在社区生活的一切生命,都会由于绿色的改变而出现变革。要么就是变好,不然它就会向坏处发展。

现代人类已经体验过天灾对人类的破坏力,也知道疫病和慢性疾病是没有贵贱的分别的。要减少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确保土壤和生态的纯善,让生态保护人类。

英国人发现金马仑,当它是仙境,在此安享晚年,我们当它是什么?100年无规划的开发,没有约束的使用农药和化肥,已经不是见水灾治水灾、见土崩治土崩即能解决。肃清外劳,更是题外话。农业发展的目标,是建基在社会的健康与文明,技术的改进与醒觉。生态的健康,就是人类的健康。生态出现问题,农业也即出现问题,整个社会体系与文明,也会出现问题,甚至崩溃。

环境激素长远危害

鲁铎夫·史登纳的哲学验证,土壤有问题,人也会有问题。如果金马仑的生态和土壤出现问题,我们还要对人的问题视若无睹吗?

发达国家政府,已经承认环境激素(包括潜伏在空气、水源和土壤的农药残余)对人类长远的危害,但碍于政治利益,他们不能罔顾企业诉求,对化学物质进行严厉的管控,并且恐怕会造成失业附生的政治后果。因此,像没有天灾拯救队一样,全球依然没有针对环境病态进行急救的组织。鲁铎夫·史登纳告诉我们,这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事情,难道我们在不断发生天灾和承受病苦的时候,不知未雨绸缪的意义是什么吗?

对症下药稳固地基

我认为金马仑的农业命运,是政策所成,要解决金马仑农业和生态等等的问题,采取“象牙行动”和驱赶农民是无济于事的,反而会使问题恶化。当务之急,是针对农业和其他建设所衍生的问题对症下药,减低恶性后果,规划产区,安定农民,开放土地拥有权,让它的永续农业经济体,成为架构社会文明永续发展的稳固地基。

今之所求,是组织国内外专家团,观察和分析目前的空气素质和生态状况,进行癌症、哮喘病、孤独症、儿童和老人疾病等流行病和社会调查,研究永续发展金马仑的技术措施,包括根据需要修改法律,引入生态式农业概念,重新规划农产地和经济区,尊重人民需要安全食物的权利开放土地拥有权,保护水资源和农业生态区,全面改变金马仑的农业结构和社区产业模式,让金马仑的山区出现可持续的生机,才能够让其他社区和经济区得到发展的刺激。

金马仑是否能出现可持续的生机,让有问题的土壤、有问题的政策一一获得改善?有赖于当地农民与政府的展望在何处。(本报档案照)

金马仑是否能出现可持续的生机,让有问题的土壤、有问题的政策一一获得改善?有赖于当地农民与政府的展望在何处。(本报档案照)

本报特约:陈来安(作者为马来西亚农民产销合作社顾问,同时也是一位积极推动有机耕种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