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政局波谲云诡

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断交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争吵还是没完没了,以致由公正党主导的雪兰莪州政权出现微妙的不稳定,主要是因为三党的势力不相上下,任何一方退出都足以使到州政府倒台。

不过,如果维持现状,三方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会继续纠缠不清。

究竟雪州的政局会起变化吗?如果没变化,又如何维持原状呢?

根据雪州大臣阿兹敏觐见雪州苏丹后的文告说:“我(向苏丹)保证雪州政府稳定完整,以通过经济发展与社会公正继续专注满足人民的愿景;而苏丹殿下要求雪州政府继续稳定,以发展雪州,履行对人民的责任。”

这就是说,苏丹希望现状得以维持,阿兹敏继续领导雪州政府。在这方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率先表态,他促请全体的雪州议员继续支持阿兹敏领导的州政府。他在声明中强调只要没有违反可兰经及圣训,伊党将继续与民联政治结盟。

行动党不会轻易撤退

民主行动党又如何回应这样的“合作”呢?这对行动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若是退出联合政府,联合政府可能倒台。这也不是行动党的初衷和目的,毕竟雪州政府得来不易,也首次反映出种族结构的平衡。

因此,我们认定行动党不会轻言撤退;反之它可能会提出某些调整的方案,避免行动党人与伊党人直接碰头或一起工作,以免瓜田李下,被指“暗渡陈仓”。这显然是行动党不能接受的。

不过,对阿兹敏来说,任何的调动若“伤及”伊党的利益,又会掀起风波。在顺得哥情失嫂意的情况下,我们相信阿兹敏及公正党已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除非行动党有“软化”其“断交”的诠释,不然大家“老死不相往来”,也就可能出现变局了。

不过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哈迪阿旺的声明中并没有提出“回教刑法”的字眼,显然是为了缓和对峙的局面。行动党会否以此要求伊党不在雪州议会内提及此事也不辩论法案?同时不再强调回教刑法,伊党会如何回应,我们不得而知。

在其他方面,又有不同的信息披露新民联会出现,包括安华深信重组后的反对派会更加团结与强大。

回巫合作可能性不大

遗憾的是,安华没有详加说明,也不知他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指伊党的“开明派”另起炉灶,并获得大多数伊党员参加,包括雪州的伊党州议员,那政局就会大有改变。

问题是“开明派”能否一蹴即成地如同安华组党的快速?如果要等百日后再观察或伊党仍留在雪州政府内继续操作,那形势对开明派是不利的。

于是另一种说法浮现,既然民联已“不存在”,伊党的支持又不获赏识,那可能会促使伊党与巫统寻求合作。可是,这种合作是不完美也不值得鼓励的,因为巫统的12席加上伊党的15席,再加独立人士(前大臣卡立)的1席,总共28席就形成半数的局面,至多逼州议会解散重选。即便组成新政府,在缺乏华裔和印裔的州议员下,岂不是成立种族政府?为此在现阶段回巫合作的可能性不大。

公正党必须两面讨好

反过来,行动党若能尽快促成新民联的诞生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好事多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既然新形势的涌现不易催生,那么,“保持原状”又是否行得通呢?

当下阿兹敏领导的公正党只有13个席位,它不但需要行动党15席的支持,也同样需要伊党的15席支持。因此,保留原状成为他唯一的选择与苦恼。下来就看行动党的新立场了。

总而言之,在表面平靖的情况下,暗流汹涌是难免的,我们只能用“波谲云诡”来形容雪州的政局。它也可能成为未来大选的一个“反面教材”,这是行动党最为讳忌和伤脑筋的课题。

谢诗坚■资深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