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市场庞大 Air Asia 抢进印度阻碍重重

cover

当亚洲航空展翅飞翔,计划冲出区域市场时,印度,就成为其中的目标市场。

这个位于印度洋的古国,拥有12.5亿人口,有上百万人口没有搭过飞机,而在国内二、三线城市的每天的航班数量,更是寥寥无几。

在这蓝海市场,亚航准备以单趟20美元(75.37令吉)超低价飞机票的策略,吸引印度人民或游客,从陈旧缓慢的火车方式,转改乘搭飞机。

但是,亚航在印度开发市场时,却面对挑战重重。

印度亚航多事之秋

尽管印度亚航在印度政府对外资放宽限制措施中获利,然而在旧有的繁文缛节,加上对新公司的税务条规,让这家新诞生的廉价航空公司,增加了不少成本,营运方面也相当复杂。

除了来自当地政策的负担外,也需面对当地强劲的对手,竞争日益增加,削价战随即展开,让公司赚幅大大减低。

自去年6月12日开始营业的1年来,亚航仅占印度国内航班市场的1%,营运部也开始重新调整市场策略。

一开始,印度亚航主要集中在较小的印度南部城市,如今开始从该国最大城市德里起飞。

印度亚航总执行长米都参迪雅(Mittu Chandilya)提到:“我们意识到,必须让政府和更多搭客知道我们,往返德里得以让更多人有机会乘坐并体验亚航服务。”

暂停拓展计划

同时,当地对航空公司的管制严谨,启动国际航线也有“附带条件”,也导致印度亚航在不久前宣布暂停一切拓展计划,直到政府给予更明确的政策指引为止。

东尼参迪雅一拍即合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到印度发展的念头,是在2013年萌生。

当时他遇到了来自印度,到大马给予航空咨询工作的参迪雅。东尼的父亲也来自印度,两人一见如故。

很巧的是,东尼曾担任培训会计员,而参迪雅则在英格索兰(Ingersoll-Rand)从事合并和收购项目长达10年,两人都是在社会打滚多年后才投身航空领域。

34岁的参迪雅回忆那次见面的过程:“当时我和他的会面不到20分钟,但在那短暂的时间内,我们的理念却一拍即合。”

保持低票价策略

他当时满怀雄心地对东尼说:“你看,我认为我们可一起合作,打造印度最好、最大的航空公司,我需要你的协助,共同完成!”

为了解东尼的管理模式,参迪雅决定逗留在大马一段时间,观察亚航的地勤、工程员,以及服务员工的作业,尝试找出亚航的“个性风格”,也对亚航的快速营运方式感到佩服。

随后,他研究了印度国内十几家航空公司。“我想亲自去了解这个市场,要清楚知道印度航空监管条例和所有价格。”

他最后所设定的营运模式,类似母公司亚航“保持低票价”的营运策略,但决定避开德里以及孟买两大城市,因为那里的航班起降费用高,而且航班也出现严重饱和的情况。

错估监管环境

然而,参迪亚如今承认,他错误预估印度的航空监管环境,并且对公司来说挑战不小。

印度的航空税,比任何国家都来得高。每一家航空公司,甚至包括只有几架飞机的小公司,都被要求必须飞往偏远地区。在这些航班中,大部分的乘客量只是半满。

无法开通国际航线

印度亚航也面对无法从事利润丰厚的国际航班业务,因印度政府要求,唯有经营五年或以上,并且拥有20架商用飞机的航空公司,才能够开通国际航班,这就是所谓的“5/20航空条例”。

“我相信每一个国家政府,都会提供自由市场以及开放空域给予航空业者,但在印度这并不存在。”

杠上IndiGo掀削价战

新加入印度航空战局的亚航,打着廉航的旗号,直接杠上已经营多年的另一家印度廉价航空IndiGo。

印度亚航每新飞一条航线,IndiGo就会跟随在后,削价战随之展开。

成立于2006年的印度本土航空公司,IndiGo拥有96架A320空巴机队,以航班准时和舒适的良好口碑,截至2015年,在印度航空市场已攻下了38.9%市占率的江山,也是少数能够在印度获利的航空公司。

积极宣传打响品牌

亚航极力让印度民众知晓“印度亚航”的品牌,在德里市区内数十个广告牌,以及时常出现堵车的交通环,做广告宣传。

5月,为了庆祝印度亚航在德里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枢纽起飞,该公司举行了一趟特别航班,驾驶着新加入的第四架商用飞机,乘载数位政府官员以及公司投资者,飞越北印度村庄,再到泰姬陵上空盘旋,最后返回德里。

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也是IndiGo的大本营。

“回想当时,当我们目视第一架印度亚航飞机在停机坪上时,我确信我们能够在IndiGo的飞机之间站稳。我们正在对方的堡垒内,我们正与对方激战,我们要让IndiGo的乘客看见我们。”

参迪雅要让印度亚航飞得更高、更远,继续翱翔于高空中。

与官员周旋冀改政策

为了应对削价战,参迪雅与政府官员周旋,冀望推动降低航空燃油税等政策,希望借此降低成本。

在印度,不同的邦政府,有不同的税收制度,大部分的燃油税都高达30%,这对印度亚航来说相当吃力,因为燃油占公司近半成本。

同时,飞机维护也需要支付高税务。当地航空公司的应对方式,就是将飞机送往邻近的国家修护。

印度亚航也计划将已飞行两年的飞机,送到大马和新加坡修护。

“我已经很努力说服政府官员,提到如何通过减低税务,来发展印度的航空技术领域,减少对国外修护的依赖,然而,这些税务紧系地方经济发展,因此他们不接受我的看法。”

“也许他们心里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因此不打算和各地方政府洽谈。

5/20条例有望放宽?

据了解,印度民航局已经提出,放宽5/20航空条例。

该局建议,新航空公司可通过飞往航班稀少的区域,来获得“国内航班积分”,以得到飞往国际航班的权利。

若要更快达到目标,可以收购其他航空公司来达成。

印度经商排名下跌

虽说民航局踏出了改革的第一步,但对参迪雅来说依旧懊恼,因为这项条例仅从5/20,减少至3/15,只赋予经营3年或以上、拥有15架飞机的航空公司。

毕马威(KPMG)驻印度航空航天和防务业务负责人安伯杜贝,也对此条规相当不满:“这种条例非常过时,寡头垄断的法律限制,让印度的‘经商环境’在全世界189个国家排名中,跌至第142名。”

为了等待印度当局新的政策方向,印度亚航也已经暂停拓展计划。

参迪雅表示,印度亚航目前拥有5架空巴A320飞机,直到印度政府决定是否修正5/20航空条例前,不会再租用更多的飞机。

亚航营运模式失灵?

自2001年接手后,东尼以低成本模式发展亚航,并通过附属服务来增加营业额,如飞机餐、娱乐服务,以及托运行李和可伸腿空间座位的额外收费。

而亚航也将在大马的营业模式,复制至菲律宾、泰国以及印尼,试图跟随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步伐,快速在当地建立起航空业务。

发展至今,根据亚太航空中心的数据,亚航在东南亚廉价航空的市占率达三分之一。

不过,亚航的业务扩展,面对了不少挑战,包括在2013年撤出日本市场。

在2011年,亚航在与全日空(All Nippon Airways)展开联营计划,成立日本亚航。

不过,由于营运不如预期,亚航在2013年6月撤资,日本亚航在2013年8月进行公司改组,转成目前营业中的香草航空。

另外,印尼亚航在去年底的坠机事件,让亚航面对巨大的业务挑战,这也是亚航首次发生的空难。

财务受质疑

更甚的是,香港GMT研究最近对亚航的财务提出数项质疑,称亚航与联号公司的现金流状况缺乏透明度,更因此促使亚航股价下跌至历史新低。

不久,亚航否认GMT研究所提出的疑问,更说明该公司目前“业务基础扎实、资产负债表稳健、资产雄厚、拥有良好的业务展望”。

亚航也公布一系列集资计划,包括为印尼以及菲律宾联号公司筹资及上市的大计。

 

Air Asia CEO Tony Fernandes (L) shakes hands with Air Asia India CEO Mitu Chandilya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New Delhi on July 3, 2013. Over four months ago the 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Board (FIPB) cleared a proposal for the setting up of a newairline, AirAsia India, by Malaysian carrier AirAsia which has joined hands with the Tata Group and Arun Bhatia of Telestra. AFP PHOTO/ Prakash SINGH

东尼费南德斯(左)与参迪雅的理念一拍即合。

Travellers prepare to board an IndiGo flight at Netaji Subhash Chandra Bose Domestic Airport in Kolkata, India, on Friday, April 15, 2011. Travel is surging in India, where the economy is estimated by the government to grow 9.25 percent in the current fiscal year, the fastest since the 12 months ended March 2008. Photographer: Brent Lewin/Bloomberg

新加入印度航空战局的亚航,打着廉航的旗号,直接杠上已经营多年的另一家印度廉价航空IndiGo。

epa04296387 Tony Fernande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AirAsia group (L) with Former Tata Group Chairman Ratan N. Tata (R) addressing the news conference during the launch celebration of AirAsia India, in Bangalore, India, 03 July 2014. The Indian arm of Malaysia's no-frills airline AirAsia started operations on 12 June with a flight from information technology hub Bangalore to seaside resort Goa. AirAsia India is the first airline with foreign investment to operate in the country. The joint venture between India's Tata Group, investment firm Telestra Tradeplace and Kuala Lumpur-based AirAsia Berhad received a permit from the national aviation regulator in May. Even before its scheduled debut, AirAsia had started a price war among budget airlines by offering a 990 Indian rupee (about 16 US dollar) promotional fare for the Bangalore-Goa flight.  EPA/JAGADEESH NV

亚航与印度塔塔(Tata)集团合作,瞄准印度国内庞大的航空市场。东尼费南德斯(前排左起)与塔塔集团掌门人拉丹塔塔在印度亚航推介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