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块文章:羊的故事

新疆草原上黑白毛混身的绵羊在嚼草。

新疆草原上黑白毛混身的绵羊在嚼草。

小时候住甘榜,家畜有狗,鸡,鸭和鹅,田地有鱼、蛇、老鼠和牛,倒是羊,难见踪影。有关羊最深刻的记忆,发生在外公家。

外公务农,包括养羊来卖。外公的板屋,两间毗邻,其中一间是羊寮,羊住久了,遍地堆积羊粪,干了的羊粪化成褐色的粉,板墙底层的木板长期接触羊粪因潮湿而腐蚀,粉末“入侵”外公家。某天读初中一的我对妈妈投诉羊粪和异味时,言者无心,岂知表妹反应激烈,对我怒吼:“我们家穷,只能住这种地方,怎比得上你们有钱人,住砖房!”我看着妈妈,目瞪口呆。

许多年过去了,外公家从务农到经营碾米厂,富甲一方,外公不再养羊,我对羊始终没有好感,一直到在纽西兰旅行,风吹草低见牛羊景色如画,才渐渐喜欢羊。去年随团到新疆旅行,途经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忽闻游客高喊:“瞧,这些绵羊活脱是穿白色西装的奥巴马,你们说像不像?”大家起哄说像,我纳闷,绵羊和奥巴马总统怎扯上关系,仔细看,原来是黑白毛混身的绵羊:头至颈呈黑色,身体披盖曲卷白毛。

老实说,这位仁兄的戏谑还真刻薄,奥巴马总统听了,他的反应肯定比当年我表妹的反应来得激烈。

冬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