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支付系统超落伍 运财童子要疯狂重塑

wu

乌贝罗知道,SWIFT的存在会集合舆论将代理银行换成一个更高效的系统。

在今年54岁的高盛前技术主管汉克乌贝罗(Hank Uberoi)看来,“混乱”的全球支付系统,已经像磁带一样过时了,他要重塑规模高达21兆美元(约78.75兆令吉)的全球支付系统,他能成功吗?

当汉克乌贝罗(Hank Uberoi)在2004年告别他漫长、高薪的华尔街职业生涯后,他本可以从事他热爱的风险投资,过上收藏2万瓶红酒的退休生活。

但如今,他工作到很晚,为改变世界资金在各大洲之间的流动方式而飞来飞去。

54岁的乌贝罗是前高盛全球技术系统主管,他在彭博最新的五月份《彭博市场》杂志中,公开承认他的疯狂举动。

云计算替代支付网

在过去的近40年,跨国支付系统一直被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掌控,这是一个为全球1万800家银行提供金融交易服务的非盈利国际合作组织,运营着世界级的金融电文网络的同时,还向金融机构销售软件和服务。

目前,乌贝罗是Earthport公司的总执行长和最大个人股东,这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公司,建立了一个基于云计算的替代性支付网络。

在上一个财年,它只录得1100万美元(约4125万令吉)的销售额,利润还为零,然而,乌贝罗打赌他的微型企业,可以连接一台能将全球约21兆美元流通到各个角落的机器。

乌贝罗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坦言,一开始他觉得自己处在暂时的疯狂中,但依旧认为这是他30年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大机会。

乌贝罗说,现在的国际支付体系,像八轨磁带一样过时,大银行几乎没有重启过它。

全球支付业绝对混乱

今天,金钱通过成千上万的代理银行网(跨国付款可以通过多达五个不同机构)环绕世界。

每家在转账时,都会收取菲薄的小费或通过货币兑换赚取小小利润,如何及何时传递金钱也由他们决定。

这个过程由成立于1973年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负责,但它存在一个根本性缺陷。

仅指引不转移

它就像空中交通管制员指引海外交易到达目的地,但实际上不转移资金。

SWIFT只是银行间告诉对方该向哪里传送现金的消息传递系统而已。

这种分散式处理方法效率低下,例如误转和延迟。

来自加州门洛帕克市的公司Glenbrook Partners(主要提供支付行业的策略、研究及培训)的分析师艾琳麦克卡尼(Erin McCune),用“绝对混乱”评价全球支付行业。

即便如此,它组成了全球经济的金融血液。

空巴(Airbus)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等跨国公司,每天通过代理银行系统发放上兆资金给世界各地的供应方。流动工人用它汇钱回家。

这股现金流每年增长:世界银行预计,2020年跨国电子商务将翻三倍达到9000亿美元(约3.375兆令吉),汇款业务如今每年5000亿美元(1.875兆令吉)。

瞄准大型银行

建立金钱快递知易行难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乌贝罗认为这有些讽刺。

“把物理包(计算机概念)从世界的一部分,发送到另一个地方,比发送金钱更快、更便宜、更透明。我们看到为金钱建一个‘联邦快递’的需求,实施起来却很困难。”

4年政府许多银行

“银行被严格监管,不愿意冒险,转账是他们一个至关重要的功能。2011年我们进入市场,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但银行看着它说‘你疯了!一个亏损的公司(指Earthport)告诉我能做不同的支付方式?算了吧!’”

但4年后,乌贝罗的坚持获得了回报。美国银行、世界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巴西银行、西联汇款(已有150年历史的特快汇款公司,拥有全球最大最先进的电子汇兑金融网络)甚至SWIFT,均加入到Earthport的支付支持体系中。Earthport帮助他们将客户的现金交付给60多个国家,涉及120多个币种。

Earthport的股价在24个月中飙升89%,在3月16日收于42便士(约合0.62美元)。它的市场在增长: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预测,处理跨国支付产生的全球收入,自2010年来一直以11%的年增长率攀升,并将在2020年达到774亿美元(约2903亿令吉)。

mo

革命浪潮席卷银行业

神秘业务成热门金融技术

曾有一段时间,投资者毫不在意全球支付基础建设的内部运作。

突然,这个神秘业务就成了金融技术(Fintech)最热门的领域,数字革命的浪潮将银行带入不断变化中。

知名风险投资公司指数创投(IndexVentures)合伙人简哈默(Jan Hammer)认为,理想情况下,基于云计算的网络,能破除老化的代理银行系统的效率低下。

诸如PayPal、Visa、万事达这类支付公司,正竞相超越旧的模式。

去年12月,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第三方支付公司Adyen(可用于Facebook和 Airbnb中的国际支付),从泛大西洋投资集团、淡马锡、指数创投等处融得2.5亿美元(9.375亿令吉)的风险基金。

“这只是管道,但体量巨大的支付市场已经开启。”哈默说。

SWIFT的银行业负责人雷梅克斯(Raymaekers)说,做出根本性改变的时候到了。

该组织位于布鲁塞尔的总部附近,运作着一个软件和设计实验室,正逐步采取措施提高效率。

在澳洲,SWIFT与当地银行合作一项10亿澳元(约合7.74亿美元)的项目,使客户可以瞬间发送和接收国内支付。

“电汇不再满足所有的需求,全球化对传统模型施加压力。”Raymaekers说。

将SWIFT转成高效系统

连接银行越多成本越低

通过向银行示好,而不是回避他们,乌贝罗已经挤进了这个市场。

根据他在高盛时期学到的全球金融文化,乌贝罗知道,SWIFT的存在会集合舆论将代理银行换成一个更高效的系统。所以,他决定为SWIFT做这个系统。

汉克直接干脆地说:“我将建立一套连接,参与的银行越多,成本越低。”

美林银行全球支付主管,每天移动金额超过1兆美元(约3.75兆令吉)的威廉姆斯说:“只要我保证钱款将到达那里,我们的客户真的不在乎我会用什么样的支付网络。”

交易顶额限制发展

构建跨国支付管道迈向成功

不过,如果他们的银行合作伙伴的大额交易量不能通过其系统,Earthport的势头可能会萎靡。

乌贝罗说,由于(交易额)指数级的发展,超出了其制定的最高线,在接下来的36个月,公司面临着一个至关重要的测试。

持有公司7.7%股份的亨德森全球投资高级投资经理罗布贾尔斯(Rob Giles)解释:“Earthport很难预测这些合作什么时候会产生收入,以及增速会有多快。但如果Earthport可以构建运行银行跨国支付的管道,那么它将是这个领域的赢家。”

乌贝罗成忙碌推销员

作为一名技术极客,乌贝罗却像一名忙碌的推销员,将他的时间花在伦敦和他在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的家中。

他和人的交谈中,接二连三使用商业“行话”:达成一个交易是“多赢(win-win-win)”;阻碍前进的事物则被称为“痛点(pain point)”。

今年2月,他加入了陪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出访印度的企业高管代表团。在这场旅行中,他令印度银行官员选定Earthport作为连接外部市场的全国性支付方式。

天生善于抓住大机会

抓住大机会是乌贝罗的天性。他出生于印度,是一名军官的儿子。

17岁时,他听到班里两个富裕的同学谈论去美国大学上学。

好奇之下,他也寄出了一些申请并收到威廉姆斯学院——马萨诸塞州一所声望极高的文理学院——的奖学金,在那里他学习了计算机和物理学。

1985年毕业后,乌贝罗继续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他在招聘会遇到一位摩根史丹利的招聘人员,当时华尔街计算机交易初露曙光,投行在寻找懂技术的人。

在1988年跳槽到高盛前,乌贝罗在摩根史丹利工作了3年。

加强资本市场

公司派他到东京帮助建立日本股本权证业务。在与交易员共事安装销售、贸易和证券市场系统时,他沉浸在加强资本市场的工程中。

1998年,乌贝罗作为高盛的全球科技业务联席总运营长回到纽约。

2002年他作为COO加入了传奇对冲基金经理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Griffin)的对冲基金公司作为总运营长。

乌贝罗不愿意把家从新泽西搬到公司所在地芝加哥,所以他在两年后辞职,用自己的“几个千万美元”成立了天使基金HU投资(HU Investments)。

Earthport从电子钱包转型电汇

2008年,乌贝罗听说一家名称很科幻的公司试图创造一种替代性的国际支付网络。Earthport于1997年被两个企业家在伦敦共同创建,做为一个网站处理英国红十字会融资部门发行的彩票支付。它于2001年在伦敦上市。

乌贝罗出现的时候,Earthport已经建立了一个电子钱包,可以使用户在其网站上通过国际信用卡和现金交易。

当Earthport宣布扩大业务范围,涉及拉丁美洲和中东地区汇款公司时,其股价从2007年6月30日至2008年6月30日,上涨了205%。

看好Earthport的前景,乌贝罗在伦敦的交易所积累了价值500万美元(1875万令吉)的该公司股票。

2009年遭遇低谷

到2009年末,Earthport遭遇低谷,当时在做空该公司股票的亨德森投资公司的贾尔斯说,因为它未能将其宏伟战略转化为实际销售。

损失积累,Earthport市值暴跌75%。

“公司管理很好,但是引擎盖下面没有多少东西。”吉尔说。

那年他押注Earthport为他的客户获得了85%的回报。

乌贝罗并没有预见到这个情况。

“这有些尴尬,我感到被欺骗了。”他说,“但我仍然喜欢这个概念。”所以在2010年2月,乌贝罗接任公司的执行董事。

他拒绝了工资,回收了公司100万英镑(约合150万美元)的债务,通过出售1100万英镑(约合1632.07万美元)的新股调整Earthport的资本。之后他开始设计重塑计划。

“我认为这需要6到12个月。”他说。

五年后,乌贝罗成了总执行长,Earthport的中心辐射型模型成为现存规则的一个可行的替代。

跨国支付价格更低

在这个体制下,当一个跨国支付开始,银行将它转交给Earthport,5美元便可将钱送至目的地。

相比之下,代理银行电汇价格从平均5美元到50美元以上,还需要加上0.25%至3%的费用处理外汇转换,还需要20美元不等的着陆费。

5年磨一剑

现在,Earthport必须向投资者证明银行确实可以通过其崭新的网络转移数十亿美元。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2014年下半年,公司的销量成拱形达到172%。

乌贝罗必须继续赢得客户。

各银行正在犹豫是否要将客户的现金委托给公司,这可能需要他们用一到两年尽职调查以达成协议。

此外,SWIFT或银行是否使用乌贝罗的模型,也可能妨碍Earthport的增长前景。

加速增长最关键

就像乌贝罗在2月185名Earthport员工参与的伦敦一次全体会议上设想的那样,未来两年内产品需要大量的工作,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加速增长。

他认为,公司追求的不是招揽一个地方的一个客户,而是目标30个,50个地方的更多客户。

乌贝罗跃跃欲试。他把自己的700万美元(2625万令吉)和多年的辛劳都投给了这家公司。

五年来,他一直在等待这一刻。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建好了他们的机器。

现在,它只需要启动即可。

fi01

 

来源:彭博市场杂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