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抗议种油棕有效吗?·朱乾海博士

有注意油棕动向的朋友一定知道业内的尤索夫峇瑟隆(Yusof Basiron)博士此人,他从大马橡胶研究院的化学师身分很快擢升到大马油棕局做总监。退休后现任大马棕油促进局的总执行长,刚刚被委任为央行董事。

他主编大马棕油促进局的季刊“世界油与脂商业杂志”。他讲话慢条斯理,态度彬彬有礼。

所写社论浅显有力,不温不火。

非政府组织指责油棕破坏环境,他见招拆招。

绿色和平组织强大

大马棕油协会(MPOA)的总执行长告诉我,他和尤索夫博士参加一个欧洲的植物油会议,会议上有人指着尤索夫博士骂:此人总是说油棕没有伤害环境,对健康有益,他吃错药!

说尽油棕坏话的一方包括强大的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

在1969年时,一小撮关心环境课题的志愿人士在加拿大温哥华发起组织绿色和平。

今天这组织有2500名员工,还有比这数目更多的志愿人士参与,赞助人290万,在40个国家活动,拥有3艘船,其中一艘是潜水舰。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些数字真吓人。

棕油有什么不好而招来抗议、示威、抵制?就说示威,方法很多,最吸晴的莫过于打扮成猿猴,哀声向人群乞怜。

媒体一旦报道,示威的目的就达到了。如果不是这样,就很难做到令人信服的指控。

除非有数据显示多少濒临绝种的动物,如猿猴、老虎、小种象及苏门答腊犀牛被拯救,多少公顷原始森林开发不成。种植人习惯性看数字,比如种地有多少公顷,鲜果串产量有多少吨等,有数据及图片才真实。

创新品牌应对讨伐

为什么有人走上街头,为这事那事抗议。这些人可能以为自己做了好事,保护地球有功而自爽。

另外一些人因为找到示威同道,排遣自己无聊的生活,乐一乐。又有另一些人,破坏公物,扰乱社会秩序,自以为轰轰烈烈干一场,再爽不过。

抗议、示威真的有效吗?

1985年法国真的火了,炸了绿色和平的船,不幸一个义工被炸死,弄到法国政府很尴尬,而绿色和平则赢了同情和支持。

埃及开罗2011年那场在达喜广场的抗议示威,成就了 新政权的诞生。相反的,中国1989年天安门事件却成了中国人历史的伤痛。

在油棕方面,应付非政府组织的讨伐应该是创新及品牌。中国人那句老话“真金不怕火”,或许可用在这里。

靠尤索夫博士提供的资料写本专栏,我借花献佛。

 

朱乾海博士( 橡胶研究专家 )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