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软体抢攻寂寞商机

 

 

每到夜深人静时,在深圳工作的蔡杰克(译音)总会在手机应用“探探”上翻看单身女性的照片。

当他发现某位颇让人心动的女孩时,他就会点击一个心形按钮。

随后,这位现年25岁,去年7月来到深圳的工业设计师,就开始等待对方回应他的聊天请求。

他说,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这是一种非常方便的交友方式,他希望最终能收获一段持久的恋情。

男女比例恶化

艾瑞顾问公司(IResearch)预测,随著中国日益恶化的男女比例将导致大量适婚年龄的男性面临“找不到媳妇”的尴尬。

到2016年底,中国的网上约会业将产生大约100亿人民币(约61亿令吉)的年销售额,较2014年增长17%。

尽管观察家一直对Tinder和Hinge这类美国约会应用能否让客户花钱购买服务存有疑虑,但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认为,他们可以更加轻松地迈过这道障碍。

“我觉得赚钱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探探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宇说。

他目前还不打算提供收费服务,直到这款上线一年的应用用户数从现在的200万增至1000万。

在中国大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

“中国人将结婚视为一种他们无法逃脱的‘刚性需求’,”他说。“为了提高成功概率,用户们非常愿意掏钱。”

德国媒体巨头贝塔斯曼公司(Bertelsmann)今年向探探注入500万美元(约1882万令吉)的投资。

苹果公司的早期投资者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 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的子公司祥峰投资控股(Vertex Venture Holdings), 已向另一款名为”请吃饭:的约会应用投资了2050万美元(约7714万令吉)。

这些新生力量希望重演约会应用“陌陌”的成功。

瞄准毕业大学生

根据移动互联网综合资料服务商Talking Data提供的资料,陌陌目前拥有6900万用户,是2015年前三个月中国手机用户下载次数最多的约会应用。

获得阿里巴巴集团支持的陌陌公司于去年12月成功上市,募资2.16亿美元(约8.13亿令吉)。

总部设在北京的探探公司以20岁至26岁,通常刚毕业或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作为目标使用者群体。

在中国,这类年轻人往往需要搬到一座新城市从事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他们必须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社会关系。

这款约会应用最终向那些希望使个人资料更加突出的用户收取费用,“请吃饭”则更进一步。

这款移动应用允许其1000万注册用户提供一对一的午餐或晚餐邀请。

它的旁边将出现一个图示,用来显示这位潜在的请客者将如约赴宴的“信用值”,而这个信用值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他们支付的发帖费确定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