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人物访:时代女性的动与静

xun

现代女性,个性百花齐放,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女性的大同小异,甚至六七十年代的千篇一律,大相迳庭。

职业各异但热爱生活,她们懂什麽是对自己最好的,有一些仍在摸索中,但生活与事业的目标明确。

年龄相若,但阅历与举止谈吐不同,成熟娴静、灵巧开朗、历尽沧桑,型态各异。

她们的共同点在于人生理念:女人一定要靠自己!

真人版杜拉拉

蔡静宜

(ìÅ)ר·Ã±£ÏÕҵŮ¾«Ó¢

电影《杜拉拉升职记》有一句醒目的标语:要不怕,Fighting,坚持到底!

女主角杜拉拉以拼搏的干劲、自信坚韧的意志,不断提升自己的知识和技能,证明了努力的小人物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也许没有天生的优势,但绝对要相信后天的努力,26岁的Adeline蔡静宜就是现代版杜拉拉。

她仿佛与生俱来就有着杜拉拉的奋战特质,目标明确,在保险业闯出一片蓝天。

Adeline中六毕业后从事自由工作,诸如大品牌烟酒等大型活动的促销员。3 年后,她开始对未来迷茫。

“自由业只能是短期工作,虽然收入也很可观,但一旦面临淡季或没有job,就等于失业了。没有收入,谁支撑家里的开销?”

她曾在加入保险业前,梦想过储蓄一笔钱来开设自己的美容院或经营小生意,但自由业工作与收入的不稳定,使梦飞远,遥遥无期。

保险界创出事业

“贵人”这句话一定要信,凑巧一位从事保险代理的朋友邀她参与座谈会,之后又接触到保险界业务导师拿督蔡明敏博士撰写的书籍,她毅然加入了保险业。

“到目前都没后悔过,当时也没想过转行会面临什么问题,想到要做,就投入地去做了。”

2012年11月,Adeline正式成为保险代理。一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大家都不看好她能挨多久,事实上,访问过程也隐约觉得,她不是那种天花乱坠地演说型的人。但幸运女神眷顾,她的事业一帆风顺。

万事起头难,保险代理需有强大的人脉网络,她便利用上一份工作累积的人脉。“我把所有收集到的名片摊在桌面上,一个个打电话联络,幸好他们愿意给我机会。”

可怜这准杜拉拉,当保险代理前因不会驾车,第一年四处见客户时常迷路,偶尔还有客户拒见,使她陷入了低潮期。

坚持达成目标

但此时贵人又一句话:抓住目标!她恍然大悟,原来工作没方向是因为缺乏一个明确的目标。

“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分心,每次只专注于一个目标比专注几个目标更容易成功。这句话至今都深深影响着我,使我坚持达成目标。”

调整好心态,她的事业仿佛一百八十度转变,成交保单数额频频创新高。过程中虽然艰辛,在上司的支持和鼓励下,她短短两年成功做到高达51万5000令吉的保单,之后还成了百万圆桌会员(Million Dollar Round Table, 简称MDRT)。

成功在于信念

Adeline每周除了参与公司会议、座谈,每天都会见3 至5个客户,与客户聊天、分享生活趣事或人生经验,她乐在其中,敬业乐业。

“自由工作时只忙于工作、赚钱,觉得生活毫无意义。对我来说,保险经纪不仅是一份工作,更可接触不同的人事物,吸取经验和知识。”

入行近3 年,她设下希望在30岁时可成为百万富翁,招揽更多人加入团队,并每年都能成为MDRT会员。

“业界成功例子很多,所以成功是做得到的,就在于自己的信念。”

肩负家庭重任

谈到家庭,Adeline似乎眼泛泪光,“身为长女,照顾父母和妹妹,是我最大的责任。”

那双蛮阔的肩膀,承担着沉重的家庭责任,她毫无怨言,一字一句都表现远超同龄女孩的坚韧,“父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只想有能力给他们过更好的生活,吃好、住好。”

月入颇丰,但她不向往纸醉金迷,只希望每年最少出国旅游3次,放松心情后再冲刺。

“我应是比较实际的人,不特意追求名牌,多余的钱也会存下来,有机会想伴家人去旅行。”

下小女强人光环,她也憧憬幸福美满的婚姻,她认为婚姻关系关键在于另一半需与她思想一致,并彼此尊重对方事业。淡淡的妆容、衣着简洁大方、笑容温婉,这位看似柔弱的小女子身上的坚韧的气质掩不住,“我相信踏入不同的年龄阶段会有不一样的追求,目前努力达成设下的目标就好。”

就是要·爱自己

龙诗慧

Snake_yp

年龄相若,但25岁的资讯工艺管理员兼平面设计师龙诗慧,个性和Adeline 恰好相反。Adeline 是静态的,她是动态的。

她认为,马来西亚设计领域不比邻国,国内的设计倾向经济化的。例如客户要设计一张广告纸,他们要求的并不是设计,而是如何在有限范围内把产品全呈献出来。设计讲究潮流,她常浏览一些平台例如behance或是pinterest,参考他国设计概念。

“客户有意见时,我会尽量满足他们的需求,但若不尊重我的设计甚至出言侮辱,我宁可不接。目前还没遇过那么坏的客户。因为多数是看过作品才上门或回头。”

玩手机游戏解压

意外的是,她靠打game疏解压力。或许我们误会了许多握着手机狂打Game的青少年。

“试过没带手机出门,感觉很不自在,一直想回家拿。也许手机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身为设计师没有电脑应该会很惨。我们就靠电脑赚钱的啊,没了他们,我岂不是要转行?”

只要是好玩的游戏,无论电玩或平板,她都有兴趣。之前曾经疯迷过的线上游戏是“赤壁”,因为要练级,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上面。

“我也有玩dota,可是不怎么擅长。最近迷上GTA。也喜欢玩打歌游戏例如sdo,平板就是节奏大师,这应是比较男性化的game。想买套virtuix omni,家里有一间游戏房,里面有ps4,超强电脑,影院。那就完美了。哈哈哈。”

她帮姐夫工作,多数下班吃饭回到家都很夜了,她通常会看一些连续剧然后按按ipad游戏例如hayday,roller coaster tycoon,有时间看一下书吧,然后睡觉。“假日或逛街或赖在家里玩一整天的game,过一天懒人日子这样。我不喜欢动漫。有时会出门找朋友啊。应该不算是宅女吧。”

提到网上疯传的游戏,她说,好玩的她会跟风。“不过,冰桶挑战不算游戏,是为捐钱助ALS病患,如果当时有人了解其背后意义并捐款挑战我,我会接受。如果对方只是为了跟风玩而没捐款,那我应该不会接受。最近流行的摸肚脐我有玩。呵呵。”

话匣子打开,她渐入状况。

另类特殊嗜好

龙诗慧与众不同,在于她有一种对大部份女性来说,属于“恐怖”的特殊嗜好。

她养狗之外,还蛮喜欢爬虫类,例如蛇啊蜥蜴啊,都有。“是爬虫类都喜欢,喜欢但没养,因为需要蛮多时间照顾,但男友在养,所以他养我玩,目前有缅甸蟒蛇和多种蜥蜴。

“男友曾养过一只草原巨蜥(Savannah monitor),我叫它‘大肥’,因真的很肥也很可爱,但已逝世了,还有变色龙、反应较迟钝的胡须蜥等。”她认为这些动物看来冷血没感情,其实很有人性,比如说男友的蟒蛇都不喜欢她,每次抱时都会朝他蠕窜而去。看来她已变专家。

但是,她克服不了喂蛇进食那一关。“因为它是吃生的动物,比如老鼠。看到活生生的老鼠就吃掉,我的心会痛痛的。之前试过喂,把老鼠放进笼时那一刻她哭了。一直说服自己说这是生态,没法子的。“所以基本上都由我男友喂食,我不忍心看。生态如此,改变不了,只能对死去的生命祷告说声对不起。”

喝酒建人际关系

她超爱旅行,看来马来西亚人都应该感谢亚航。断说道:“其实应该说多数女生都爱旅行吧,我超爱的。喜欢看外国的风土人情,最希望到罗马、意大利观赏艺术,因为那是艺术的发祥地。海岛旅行就还好,因为不懂水性。血拼?哈哈。会疯狂买哪些本地买不到的便宜商品。”

喜爱夜蒲是生活方式,但龙诗慧说,太过不实际的应该不适合她,宁可伴友坐着喝喝酒聊聊天。“喝酒社交我觉得有意思,毕竟人需要有点人际关系,出外靠朋友嘛。”

时下男女多属低头族。“我不算是‘病得很重’的低头族吧,看心情吧,如果和死党出门,自拍是少不了的啦!”

中西交错的爱情观

“对我来说,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不想勉强。对爱情,没有100%的相信,也没100%的怀疑。遇到了就敢敢去爱。我是敢爱敢恨的人,不爱的话会直接走,不喜欢拖拖拉拉。至于爱情可不可靠,是看对哪一方面咯。如果爱一个人会伤害到家人,我会放弃。不过,如果只是反对,我会尽量说服家人,目前没遇到过这状况。若恨一个人,会很不想见他,也不想再有半点瓜葛,把一切删除。不过,或许是天蝎座关系,我很快会恢复心情,也可能不会再理他了。”

龙诗慧随口就有精句,她说,曾经听过一句话很好“学会爱自己,这样才会有人爱你。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还需要别人爱你吗?”她说,“恨是因为在乎,如果不在乎了,又为何恨呢?当一个人不存在于你的世界时,自然恨也就跟他走了。如果我真的不提不闻不问的时候,我也没必要恨他了呵,浪费我心里的位子。”

父母属较开通的人,不干涉她私生活,因为知道她有分寸,她有问题会告诉父母,父母帮她分析。

可是,她不忘补充,不管怎样,女人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事业。女人还是要靠自己,别样样靠男人。“女人应该做好自己,洗衣煮饭免不了,没必要去埋怨的。”

但对于婚烟,她却传统得回到六十年代。“婚姻?现在还早啦。不过还是一句话,女人最好还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事业吧。婚是一定要结的,结婚生子是必须的,那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但没这麽快。”龙体内像住着一个法国现代女人和一个传统中国女性,令人好奇。

“我才25 岁,还有时间想干什麽就干什麽,正在寻找一个停下来的点吧,有朝一日真的找到了,再来规划。不过,会尽量在28岁前停下来。”

现在满街是创业女性。“当然想啊!所以趁年轻什么都试试!毕业至今三年来也换了三份工作!但历练及经验真的都不简单。感恩。”

人生啊?我没什麽规划人生,我是想到什麽就做什麽型的。上天安排了我这一生做人那我就好好去做吧!是这样说吗?觉得要干什么就干吧!

生活艰难 开心就好

Cheryl Lee

New Image3_yp

拥有猫一样的眼睛的女人不多,Cheryl Lee 是另一个不同类型的女人。

像一轮新月,不大但有点慵懒,水灵皎慧,像会说话的窗子,窗内有一丝的不确定。

她说,暂时找不到平衡点,对于脱离产业经纪这一行,全职当模特儿这件事,她还需要时间考虑。

生活艰难,但,她说:开心就好。

爱穿靴子不崇尚名牌

哪一个女人不爱美,Cheryl 是一个怕太阳的女人。

她怕晒,驾车时手套及肘,很爱海滩但因炎阳是她的死敌而少出游,出门必先做足肌肤防护,防晒。闲时在家也常做面膜保养。

死敌在的地方,如人家驾车时,她会把双手藏在包包里,避过透过车镜入室的灼热。

她不崇尚名牌。

“我觉得名牌与否不重要,只要搭配得当。但我喜欢穿靴子,一是因为太高的高跟鞋不但危险,而且伤脚。靴子鞋跟不会太高,又很衬我的衣著倾向和适合我的个性。”

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

她在家做面膜,她是那种一有损伤就会留明显伤疤的女人。“你怪不得我,因为我容易受伤,更易留疤。”冲着这句,男人都不应该伤害她,但她偏偏遇上了。

她说,没有所谓的对与错,那男人占有欲极强,不让她出门,甚至要她辞掉产业经纪的工作,因为怕她出门会吃男人的亏。分手后,她伤心过,必然的。如今她说,也没有什麽他不好,也没什麽谁不对,就这样,风过无痕。那伤,许是在心里某个角落吧。

年轻时曾经放肆过,但她不放纵。她才廿九岁,语调讲到好像四十岁似的。

产业经纪兼职模特

提到当全职模特儿,她暗忖,马来西亚不比外国,人家江山辈有新人出,但这里一个人红十年还是这一个人,好像没有新陈代谢的死穴幽潭。

在模特儿界,被人唐突地问要包一个月或养她之类的事,也曾发生过,但她不想这样对自己。更不想当那些出席大老板一起谈生意兼饮酒作乐时,本身只能在旁当花瓶的人。也因为这样,她现处两难,全职模特儿还是怎样?她也不确定。

她觉得目前过得还好,当产业经纪的收入还可以。省得就省,不崇尚名牌,穿得好,吃得饱。

在旁的他打岔下,她才说,觉得自己是那种常听到很多声音的人。

“曾有一次在家里,屋后就是一条铁轨,有一夜听到声音,就叫母亲陪她睡,半夜突闻窗外传来许多像是军队冲锋陷阵的杀戮声,她惊吓得抓住妈妈的手,但妈妈叫她噤声,原来也听到了。

她甚至说曾见过精灵,而且绝对不像做梦。“那是一个就像卡通片里的小女孩,但嘴里长着利牙,就坐在我的腿上。”她再提几个声音的例子,我们绕过了这课题。

就这样,有的没的,和她和男性朋友聊了两三个小时,一个和路人甲乙丙丁一般不平凡的城中女人的琐碎故事。

 

 

文: 黄秋桦、 伍雯缨 / 图: 黄亮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