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政治化的悲剧

叶邹失去大部分中委和州董联会的支持,也失去大部分重要华团,特别是华教团体的支持,其实大势已去。然而他们似不甘心,使出各种招数来挽救权位,包括利用司法程序、和解议程、群众声援集会、冻结或流会会议等都无法扭转败势,而冻结董总银行户头的手段,既不高明也没奏效,不但无法改变局面,反而使自己更加四面楚歌,更加人心向背。

叶邹的众叛亲离,被自己阵营的人半途逼下台,华教同仁没有多少人同情他,一般华社民众也袖手旁观,搞华教搞得如此狼狈不堪,无疑是个悲剧!

这个悲剧,是把教育政治化的后果!

教育非搞权斗平台

这里所谓政治化,有两层意思,其一是指搞权力斗争,其次是指把教育和政治挂钩。

教育越来越专业化,是集体性非常强的工程,需要各方面的配合努力才能见成效。教育工作者,包括教育机构领袖不能搞个人英雄主义,突出个人作用而抢走群体的功劳,叶邹却搞个人英雄主义和权力集中化。

无论是个人或团体,任何抢其锋芒者就加以排挤,威胁其权位者就撤换或革除。许多政策措施和主张,以个人意志为团体意志,不经集体讨论和协商而执意推行。许多华教精英就被排除华教队伍之外,也与许多华团交恶,与并肩奋斗的团体决裂。这一切皆因把权力和个人放在第一位,华教前途放在其后。不顾学生利益,不顾华教前途的冻结董总银行户头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教育不是搞权位的地方,政治才是。政治是争斗权力和利益的地方。叶邹选错了平台。

没有建设华教大计

“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是个伪命题。董总的过去和叶邹时代,都参与和牵涉政党政治。林晃升时代的“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和之后的搞两线制,华教人士积极加入反对党,不能说是超越政党;叶邹后期的呼吁华社响应反对党的改朝换代号召也不能理解为超越政党政治。叶邹把关中课题政治化,把董总纠纷也政治化,认为是执政党,特别是马华要消灭华教的阴谋。

把主要目的在提升我国教育水平的教育蓝图也政治化,认为是图谋按部就班消灭华教的计划。把教育政治化的目的其实是制造群众危机感,以保其权位。

由于对整个教育的发展缺乏宏观认识,没有实际可行的宏观华教建设计划,只会搞民粹,以获取报章曝光机会,最终其权威日趋低落,群众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

华教领袖如果诚恳地搞教育建设,就不会计较权位或岗位,懂得功成身退,让位给后浪。世界没有自己,依然会转动;华教没有自己,依然会前进。

黄圣铭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